08. “痴汉”杜甫的追星日常:太白太白你慢些走!
 2.22万

试听18008. “痴汉”杜甫的追星日常:太白太白你慢些走!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2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说起李白和杜甫当然是顶级流量,两人风格不同,却各自有如此出色的成就,于是CP粉就出现了。而且CP粉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主角亲自撒糖。

 

亲自读读杜甫的诗,就会发现,杜甫这家伙就是个“李白控”。自从和李白认识了一年多,发生了“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也就是“ 酒后同睡一张床,盖同一个被子,白天手拉着手,四处招摇 ” 的纯洁的友谊关系。之后二十多年,他的人生就像一部难民生活记录片,持续的愁云惨雾中,他写给李白的小纸条,能考证的就有15首,题目也是够露骨:《冬日怀李白》、《春日忆李白》、《梦李白》、《天末怀李白》……当李白入狱、被流放,所有人都对他喊打喊杀的时候,杜甫站出来,为李白辩驳。

 

【演绎】

杜甫:为了你,我愿意对抗全世界。我是杜甫,我为李白代言。

 

杜甫与李白相遇在初夏的洛阳。李白44岁,杜甫33岁。在这之前,李白贵为国民偶像,在文坛、朝廷、黑社会、道教界、隐士圈都是大红人,简直是会写诗的“韦小宝”。而杜甫,出身于主旋律公务员世家,小时候是“五道杠”,看“新闻联播”都会佩戴红领巾,因为觉得是国家大事。24岁时考科举,落榜,索性来个全国自助游。

 

那时李白刚刚遭遇重大的仕途挫折,拿着唐玄宗给的遣散费离开朝廷,携带着被摔碎的治国梦,内心极度失落。治疗失意者的最好方案,就是陪伴。这场相见被闻一多称为“四千多年里,除了老子见孔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 如果给这次相遇加个场景,我想大概是在初夏的傍晚里,杜甫随意走进一家酒馆,酒馆里的人三三两两的坐着,三教九流都有,包括那个一袭白衣,摇头晃脑正念诗的家伙。杜甫定睛一看,那家伙是个大叔,比自己大挺多,看着不咋靠谱,胡子拉碴,长得还像西域来的,可是念出的每一句诗都极为精彩,简直就是神仙。

 

【演绎】

杜甫:请教前辈姓名?

李白:姓李,字太白,小子,你呢?

杜甫:晚辈……杜甫。

李白:哈哈,好名字,来来来,喝酒喝酒!

杜甫:(内心OS)我叫杜甫,万万没想到,我在洛阳的小酒馆遇见了史诗级NPC,李白大大,那个坐拥百万粉丝的流量大V,虽然他醉醺醺的还邋遢,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但是……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坐下了,我一抬头大大正对着我笑,从这一刻起,我,沦陷了,我要刷爆他的好感!

 

杜甫此时的内心OS都要溢出来了。李白花了三秒钟,给杜甫这个冒着星星眼的崇拜者打分:长得正派,扣3分;诗写得还行,加5分;酒量不错,加100分!于是,这段“”的友情,他就很随和地笑纳了。

 

杜甫斗胆向李白要了联系方式,二人相约,秋天去开封、商丘一带游玩。唯一不和谐的是,杜甫的好友高适本来在老家搞现实版“开心农场”,种种田、钓钓鱼,一听说杜甫要跟李白同游,非要加入。于是,三个人Cosplay《笑傲江湖》,过起了游山玩水、骑马狩猎、打打杀杀的快意人生。

 

镜头中,只要有了白衣飘飘仙气过剩的李白,就完全是偶像剧画质。杜甫直到晚年回忆这段经历,都饱含深情: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白刃仇不义,黄金倾有无。杀人红尘里,报答在斯须。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

 

总之三人结伴当了回“驴友”,高高兴兴地玩儿到秋冬时候,这才挥手告别。等到第四年秋天,杜甫看着落叶,他又想起和大大一起玩耍的时光了,于是再次“面基”。可这次两人一起玩的时间比较短,半个月就分别了。

 

许多小分队成员恐怕已经沸腾了,这是什么浪漫韩剧啊,继续继续!对不住,说个扫兴的消息,李白和杜甫一共见面几次呢?三次,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兖州这次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分别之后,杜甫常常提到李白,就连写《饮中八仙歌》,假装夸了八个人,可描绘的,却都是李白的醉态: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看我家李白多拽,皇帝邀请他,他都不甩。我说杜甫,你一个“三好学生”怎么还反夸起教室最后一排那个被老师孤立的小孩了?

 

杜甫还沉浸在这种情绪里——

春天到了,想他。

秋天到了,想他。

 

一个月有32天都在回忆跟李白出去玩的场景,当粉丝真的不容易。但李白写的是什么呢?写了首《赠孟浩然》,开头两句就是“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扎心了。其实仔细想想,李白比杜甫大了整整十一岁,第一次相遇,对于三十三岁的杜甫来讲,李白妥妥是个潇洒大叔。可你想想如果你是李白,这样的粉丝每天都能见三百个。你会每条微信都回复吗?不一定。

 

那李白为啥又总给孟浩然发私信呢?很简单,因为孟浩然又比李白大十一岁,这三个人可真是各自差辈了。划重点,对于李白来讲,被逐出宫后是他人生中最丧的阶段,而杜甫这样的小年轻还体会不到。诶杜甫,你这么欣赏李白大哥,为什么不干脆主动去找他?因为穷啊!忘了吗?杜甫常年是吃饭都费劲儿。想来想去,杜甫只能找人帮忙,孔巢父是他的朋友,生病要回家了,向他讨要一首诗,他却在诗里说 “ 南寻禹穴见李白,道甫问讯今何如?”,孔巢父啊,你见到李白,一定帮我问一下,他过得怎么样?其实,他更想问的是,李白问起我了吗?你让人家生病的孔巢父尴尬不尴尬。

 

公元756年,李白参与永王起兵与肃宗争夺皇位的军事行动,被朝廷审判。“谋反”是顶级罪名,大部分人躲的飞快,而跟李白分别了十一年的杜甫,写出240字的长诗,为李白辩驳。杜甫好像成了李白营销团队的首席顾问,为李白拍了一部个人形象宣传片,简直是危机公关第一人。前四句成为千古名句,尤其是 “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直接促成了李白在诗坛超神的地位。杜甫下这么重磅的定义,就是要告诉世人,李白没有被高估,反而是被低估了!李白本人就是超越时代的存在。在这首长诗里,杜甫还用了不少典故来阐释李白的处境,说他跟着永王,不是有什么政治野心,仅仅是生活所迫,也并不是心甘情愿——

 

【演绎】

杜甫:请不要冤枉我们家李白,他是无辜的!

 

杜甫就这么不安地等待有关李白的消息,最后得知李白被捕入狱,后来被判长期流放夜郎,杜甫竟然连续三夜,频繁地梦见李白。在梦里,二人终于重逢,却没有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

 

反复读杜甫给李白的15首诗,从头到尾,他对李白是,担忧他、维护他、为他感伤,替他叫屈,却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的处境。如果他回头看看自己,就会发现,自己分明是衰神附体。读他的诗总让人感叹,就算是上天为了制造一个被后世知识分子最为推崇的大师,多拨一些倒霉配额给他,刺激他的痛感、激发他的情怀,也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当年的小鲜肉版“三好学生”,早就变成了腊肉版杜甫。他心痛于李白的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却忘了自己身患糖尿病、肺病、风湿、疟疾,可以说是备受折磨。

 

杜甫是什么时候彻底读懂李白的?当他变成课本上咱们认识的那个杜甫,他就懂了!一晃杜甫也到了当年爱豆的年纪,四十四岁,他终于明白当年爱豆是什么样一种心情了,快乐只是一种保护色,原来李白大大唱的不是嘻哈,是孤独!但李白已经不在了,他和爱豆其实没能做到深入的交心,就擦肩而过了。要形容的话那就是,缘分浅。

 

网上有太多版本的李杜CP,一个比一个戳萌点,不过我觉得,调侃终究是调侃,他们只不是过着各自的人生,感受到各自的快乐痛苦而已,不一定手牵手才是好朋友,君子之交,可以浓烈也可以平淡如水。

 

有时候仰慕他,不一定要接近他。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的“追星模式”,莫过于我的偶像满身光芒,激励我也不断前进,向着我人生最好的方向靠拢,活成我自己最好的样子。我想,杜甫用行动告诉“追星党”一句话:你很好,我也不差!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