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寿】我的黑道老婆
 16.63万

试听180【孙寿】我的黑道老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3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人物小传:
孙寿:东汉权臣梁冀之妻。梁冀身世显赫,飞扬跋扈。但极怕其妻孙寿。孙寿美貌而善妒,且私通家奴。夫妻二人为非作歹,贪赃枉法,奢靡无度。后来在政治斗争中,畏罪而自杀。《后汉书·梁冀传》中有孙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眉啼妆、堕马髻。”

完整文稿

讲解:
东汉有个叫梁翼的“跋扈将军”,在他手里废立了三任皇帝,还毒死了一任。一物降一物,他的老婆孙寿更是个厉害角色,要知道一位将军的老婆尚能在史书上留下一笔,可见坏事做得有多么过分。但有意思的是,孙寿看上去不像什么悍妇,她不仅美,而且特别喜欢打扮成娇弱无力的林黛玉,甚至还开创了中国古代女子“以弱为美”的时尚风潮。

这两个人,在历史上都是反面教材。要讲孙寿到底有何能耐,还是要从她的丈夫梁翼说起。梁冀出身于东汉的世家大族,他的父亲是当朝大将军,妹妹是汉顺帝皇后。一边是皇后的哥哥,一边又承袭了父亲的官职,于是在顺帝驾崩之后,梁翼以一人之力,立了年仅一岁的冲帝当皇帝。一年之后,冲帝驾崩,梁翼又立了八岁的质帝。但是八岁的质帝也懂事了,不满梁翼的做法,说他是“跋扈将军”。于是,梁冀就把质帝给毒死了,皇帝死的时候才九岁。

梁冀随即又立了十五岁的桓帝。你看,梁冀掌权二十年,历时四位皇帝,有三个皇帝是他操纵扶上台的,还有一个被他毒死的,真是煊赫无比啊。看他不顺眼的官员,不是被杀死就是被毒死,或者用各种借口塞到监狱里。看中谁的钱财,梁翼就会把他折腾死,然后没收归为己有。

据说,这个梁冀奇丑无比,竦肩驼背,斜眼歪鼻,说话还口吃。除了声色犬马,杀人越货,其余一无所长,斗大的字也不识几个。但他仗着背后的权势,就是这么嚣张,就是这么跋扈。这样一个作威作福的人,还有涎着脸挨骂,被人拎着耳朵,打得跪地求饶的时候吗?有。对手就是他的老婆——孙寿。

孙寿,容颜娇艳,体态婀娜,尤其还善作各种媚态。不过,她虽然美貌,本性却很恶毒,跟她的丈夫一同戕害了不少人。梁冀对孙寿,那是既爱又怕。孙寿天性善妒,对梁冀管束得特别严格。

举一个例子吧。汉顺帝有个妃子叫友通期,被废出后宫了,顺帝让大将军,也就是梁冀的父亲梁商,安排把她改嫁。正碰上梁商去世了,梁冀就派人把友通期抢了回来,两人偷偷地在城西同居。这还是在父亲的热孝期间呢。结果,老婆孙寿知道了,就趁梁翼不在,带了许多奴仆,把友通期抢回家来,剪去头发,划破脸皮,痛加笞打,并要上书给顺帝告发这件事。

梁冀听了,非常害怕,只好在老丈母娘面前,又磕头又作揖地求情,孙寿这才放了他一马。可梁冀却不知悔改,还照常与友通期私通,还生了个儿子叫伯玉,藏在夹壁墙里,见不得光。孙寿便唆使儿子杀死友通期和她的一家,梁翼连吱一声都不敢。听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这夫妻俩的关系一定很差?其实并非如此,古代是允许有妾的,妻子对妾的处置不一定会影响夫妻感情。那么,像梁冀这么跋扈的人,怎么会这么怕老婆呢? 

独白:
这男人啊,见了女人就像猫闻到了腥!
连皇帝废出宫的妃子都要拣!
你怎么不从垃圾堆里找女人呢?
而且,你爹已经把这个蠢女人再嫁给别人了,你还抢回来!
抢也就算了,还在你爹的热孝期间跟她勾搭上!
唉,这个男人百般愚蠢,好在,他还知道立了一个一岁的小孩当皇帝,牢牢地把握住了朝政,让那些清流、浊流,都没有可乘之机,还是对的。
那死鬼怎么懂,他还以为我是吃醋呢。
那时,老皇帝还在,还不能得罪,他犯得着为一个臭女人搭上前途吗?
生下的孩子到底是他的,还是皇帝的?
会不会给大将军府带来麻烦?犯傻啊!
别人以为他怕我,其实,那是因为,没有我的提醒点拨,大将军府恐怕早给人灭了几回了!

讲解:
梁冀之所以这么怕老婆,更大的原因可能是基于对老婆权谋的折服。孙寿对友通期如此凶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收留这个皇帝的前妃子,可能是一颗定时炸弹,会危及大将军府的安全。

其实,暗地里,孙寿也不是个安分的女人。梁冀宠爱一个叫秦宫的美少年监奴,还把他升官至太仓令,让他可以自由地出入自己的居所。没想到,孙寿一眼就看中秦宫,与他私通。秦宫内外受宠,权力大增,想要攀附梁翼的官员都纷纷巴结贿赂他,一时风头无两。

不得不说,这夫妻俩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俩的默契还不仅仅体现在出轨这一件事上。

首先,他们清楚地知道,彼此是利益共同体,在疯狂攫取权力上,两人是有共识的。梁翼,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三万户侯”;孙寿,也被册封为君,享受长公主待遇。

为了得到地位和财富,他们干了哪些坏事呢?实在太多了。比如,梁冀杀了父亲的亲信吕放,又怕父亲知道责怪,就将此事嫁祸给了吕放的仇家,还特意让吕放的弟弟当洛阳令,前去捉拿吕放的仇家,把他的整个宗族及一百多个宾客全都杀掉了。

又比如,太守马融和田明上任前得罪了梁冀,梁冀就派人诬陷他们,将两人剃光头发毒打,并流放到北方去。结果,一个自杀未遂,一个死在路上。类似这样的事,不胜枚举。

孙寿这位心机美人也没有比她的丈夫好到哪里去。她深谙驭夫之道,擅长吹枕边风。她成功地说服梁翼,剥夺了许多梁家人的职权。对外似乎给了人一种谦让的感觉,但实际上却是为了抬高自己宗亲的地位。

这样做的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孙寿的娘家人中,担任侍中、卿、校尉、郡守、长吏等官职的就有十几个;这些人当上官以后,把富户都敲诈了个遍,把他们抓到监狱严刑拷打,让他们出钱赎自己,给钱物少的就被处死或遭流放。

其次,夫妻二人对时尚都有着近乎偏执的疯狂。先说孙寿,她虽然很坏,但却为中国古代的美容美发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据《后汉书·梁冀传》记载,孙寿身上有五种“妖态”:作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最绝的当属“折腰步”,就是我们常说的猫步,走路时如风摆柳,腰肢细得好像要折断一样。为了媚惑男人,孙寿还自创了许多楚楚可怜和惹人疼爱的扮相,引领京城洛阳的时尚。

自此,中国女子普遍盈盈不堪一握,眼角眉梢羞怯不自持,柔弱慵懒得像一只波斯猫,让男性萌生一种想保护的冲动。哪怕纤纤玉手像赵飞燕、孙寿一样,杀过无数的人,抢过无数的钱,搂过无数的男人,也一定要表现得娇羞无力,风一刮就飘走。

而梁冀呢,他不甘屈居在妻子之后,但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化妆,于是,梁翼想了一个新招:那就不如改变一下车乘服饰的规制吧。说做就做,他制作了带帷障的平顶车,将头巾扎得很低,再带上狭小的帽子,用大扇障身,朝服的后摆拖地,看上去就像狐狸的尾巴一样,摇曳多姿。

不要觉得这只是一种时髦。在古代,穿着打扮可是“礼”最重要的内容,穿错阶级的服制,是可以要命的,可见他们有多么肆无忌惮。

盛极而衰,物极必反,随着梁翼的势力权倾朝野,如日中天,他渐渐不把桓帝放在眼里,真的把皇帝当成了摆设,最后居然还敢虐杀桓帝的亲信,让原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桓帝忍无可忍,发怒将他们灭族抄家。孙寿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根据《后汉书·梁冀传》记载:“梁冀家财折卖,合三十余万万,以充王府,用减天下税租之半。”梁翼和孙寿贪污的金额丝毫不逊于历史上有名的贪官和珅,可见他们平时的生活过得有多么纸醉金迷、奢侈糜烂。只可惜,再绚烂的外表,也掩饰不了他们恶毒的本性,以及,他们是百姓的食血狂魔这个事实。

独白:
不要以为,我们政治斗争失败了,
你们就是对的。
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我们夫妻,废立了三位皇帝,毒死一位皇帝,你们能吗?
我们手握天下兵权,权倾天下,敛财是国库的十倍,你们能吗?
我们将会写进史书,不管是佞臣还是奸雄。
做不了名垂青史,就要遗臭万年。很值得!
我怪过夫君,觉得他的心还不够狠,
不过没关系了,我不怨了。
人生在世,我们早捞够本了,哪管你们洪水滔天!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