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受戒》1 | 原著精华:它是一个八十年代中国人的感情总和
 1.83万

试听90汪曾祺《受戒》1 | 原著精华:它是一个八十年代中国人的感情总和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5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课程文稿

《受戒》


作者,汪曾祺。


明海出家已经四年了。


从小他就是确定要出家的,明海家的田很少,三个兄弟就足够种了,他是老四。在七岁那年,他当和尚的舅舅回家,和父亲商议着叫他当和尚。当和尚有很多的好处,一是可以吃饱饭,二是可以攒钱,将来还俗娶亲也可以,买几亩田也可以。舅舅给明海相了面相,又让他喊了几声,确定他准能做个好和尚,于是就送明海去学堂开蒙,做和尚也是要识字的。


几年后,舅舅按照约定的日子回家,明子给爹娘磕了一个头,就随舅舅走了。


一路上明海路过了一个很大的湖,又穿过了一个县城,明海什么都想去看看,但舅舅一个劲催促他:“快走!快走!” 他们走到了一条河边,河上有一只船在等待渡客。船上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伯和一个跟明子差不多大的正剥着莲蓬吃的女孩。船开了,女孩和明子搭起话来。


“你叫什么?”


“明海。”


“在家的时候?”


“叫明子。”


“明子!我叫小英子!我们是邻居。我家挨着荸荠庵。——给你!”


小英子把剩下的半个莲蓬扔给明海,一路飘飘荡荡到了荸荠庵。


荸荠庵是个幽静闲适的地方,庵里一共只有六个人,小和尚的日子清闲得很,每日只需一早起来开山门、扫地、烧香拜佛、挑水喂猪,然后,就是等舅舅起来给明海念经了。当家的和尚就是明海的舅舅,法名仁山,他屋子里摆的是一张帐桌,一本经帐,一本租帐,一本债帐,仁山爱吃水烟,连出门做法事也要带着水烟袋。二师父仁海是有老婆的。三师父仁渡很聪明,打牌的时候总是赢,而且身怀绝技。他们都很爱打牌,吃肉也不瞒人,年下也杀猪。这个庵里无所谓清规,大家只不过是过着清简的世俗生活。


明子总是爱往小英子家里跑,她的家是个充满田园野趣的地方,家里人口也不多,一共四口人。小英子和她的姐姐和她们娘长得很像。眼睛尤其好看,定神时像是一汪清水,闪动时像是天上的星辰。浑身上下都苗条标志,头发柔顺滑溜,衣服也整齐干净。大英子性格文静话少,小英子却活泼好动。大英子已经许了人家,所以这两年一直在房里赶制自己的嫁妆,但她想要更好看的花样给自己做鞋子。喜鹊就向她保举了明子。


明子在念书时,得了半套《芥子园》,所以挺会画画。请来明子之后,小英子就做参谋把花掐来要明子照着画,大英子就按照图画绣花。到后来,明子什么都能画了,这也让他在方圆三十里声名大振,姑娘们都拿了纸来央求小和尚画画。


因为姐姐要赶嫁妆,小英子把田里零碎的活儿都包了,明子就经常来给她做帮手。低田上水的时候,两人车半天就够了。明子和小英子就伏在车杠上,不紧不慢地踩着车轴上的拐子,轻轻唱着山歌,时间就这样缓慢而从容的流过。


“扌歪”荸荠是小英子最爱干的活。荸荠藏在烂泥里,赤了脚,在田里搜寻,发现一个荸荠就像发现了一个宝藏,小英子总是故意用自己的光脚去踩明子的脚。


荸荠采好了,小英子挎着篮子回去了,田埂上留下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小英子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脚趾头,平平的脚掌,细细的脚跟,缺了一块的脚弓,这一串脚印踩过明海少年的心口,像是一股轻飘飘、软绵绵的春风,吹得明海心里痒痒的。


明海终于要去受戒了,小英子划船送他去。善因寺是全县第一大庙,庙门的门坎比小英子的膝盖都要高,到处释放着森严的气息。


第四天一大清早,小英子就去看明子,她知道明子已经受了戒了。过了两天,小英子又来把受过戒的明海接上船,这天,她穿着一件细白夏布上衣,下边是黑洋纱的裤子,一双龙须草的细草鞋,头上插了一朵栀子花和一朵石榴花,分外的美丽动人。一路上,她问了明海很多善因寺的事情,明子告诉她,善因寺的老和尚说寺里有意选明子做沙弥尾,沙弥尾日后可以当方丈。小英子听了以后把船划了一气,看到芦花荡以后,她突然把船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明子瞪大了眼睛。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说:“要!”


“快点划!”


芦花的新穗,泛着柔软的银光,小英子有些慌乱地跳到中舱,气氛突然变得潮湿而朦胧,不一会儿,两只桨都飞快地划起来,打散了芦花荡之前温吞的摇动,惊起的一只青桩就像被惊起的懵懂情愫,在温柔润泽的春风中扑鲁鲁地飞远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