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哲学思维的第一特征:“追究终极”
 11.08万

试听1803.13 哲学思维的第一特征:“追究终极”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5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那么下面我们就进一步讨论狭义哲学的三大特点。注意我前面讨论了古希腊哲学的基本内核。


我现在讨论哲学的三大特点,哲学的第一特点叫“追究终极”。什么意思呢?要知道我们一般人看待任何事,我们是就我们眼下的具体对象进行多因素分析来处理问题的。比如你看一个陶瓷烧的杯子。一个瓷杯烧的好不好,诸多因素影响它。比如最初的瓷土质量好不好,比如你研磨这个瓷土的粉碎程度高不高,比如你给它做的质型好不好,着色和上面的绘画好不好,然后你烧窑的时候火候把握得是否到位等等这些因素都在影响一个瓷杯是不是烧得好,这叫多因素分析。我再举个例子,比如你得病感冒,它也是多因素造成的,感冒并不仅仅是你着凉了或者病毒感染了,一场流感病毒过来,有人得有人不得,有人轻有人重,为什么?因为你的先天免疫素质是有差异的,而且你当时是否受寒,因为受寒会导致抵抗力临时下降,原来正常寄居的病毒会突然变成致病菌、致病病毒。比如你当时的身体状况,焦虑程度,你当时的运动状态,各种因素都可能对你的感冒造成影响。


那么多因素分析会出现一系列问题,大家知道科学研究为什么要建实验室?所谓建实验室,就是把所有多因素屏蔽在外面,一回只调进来一个因素,在其同条件对比下研究每一个因素对这件事情的作用量,把这一个因素研究清楚,把它甩出去,把另一个因素再调进来进行孤立研究。但是即使你把所有的因素都在屏蔽实验室中单项做了研究,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因为各因素排列组合是一个无穷大的数字,因此在多因素分析下,任何问题你都永远得不出真正确定的见解和结论。


所以哲学在它当年追究的时候,它就不承认多因素讨论问题的方式是一个可以解决的方式,它在纯逻辑游戏上要求必须追究第一因。请大家注意第一因,也就是终极之因。大家注意,第一因就排除了因果论,因为没第一因就没有第一果。我们知道因果这种链条,因转出果,果又成为因,转出下一个果。在因果链条上讨论问题是要出严重偏差的。这个话题我们在讲休谟的时候再谈。那么第一因的讨论就是找终极原因,这叫第一因探讨方式。第一因探讨方式有两种方式,第一在所谓的本体上找第一因,也就是在外部世界中探求第一因,这就是典型的本体论。


第二,找逻辑基点,也就是在纯逻辑游戏上找纯逻辑的那个启动点。我刚才讲欧几里得他从公设、公理和定义出发,他为什么从不证自明的那个最简单的点,最终讨论非常复杂的问题,是他要找见逻辑上的那个基点。所以追究终极包含有对象的终极,比如神学,哲学是继承神学追究第一因的思路。这就是我一再讲神学、哲学和科学是一脉思路的原因。因为神学是追究终极人类最原始、最粗糙的简单模型的开端。


这也就是为什么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上曾经对神学、科学和哲学做过一个说明。他说神学和哲学都是探讨终极原因的。这就是神学和哲学的一致性。而哲学和科学也有一个共同点,但是科学是探讨具体问题的。所以科学在这个地方和哲学、神学有区别。但哲学和科学又有一个相同点,它们使用的是都是理性这个工具,而神学的不同点是它使用的工具是信仰。那么罗素这个区分方式虽然太简单,但是它大致说明了哲学思路的第一特征,是它继承了神学追究终极的这个思路。这是哲学不同于一般学问和一般科学的关键点。而且大家要注意,如果我们讲逻辑基点也是追究终极的一个关键部位,那么你就要注意这个逻辑基点是漂移的。人类不断地追问,其中就包括这个逻辑基点的前移。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欧几里得当年做几何学,他是设定一切几何现象是发生在平面上。欧几里得那个时代从来没有人想到过空间是一个曲面。那么直到十八、十九世纪,西方数学界出现一个著名人物叫黎曼。黎曼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在曲面上建构的。那么如果这个世界在基点上,也就是在欧几里得推导的逻辑起点上,就发生了一个移位,从平面到曲面的移位。


那么整个逻辑学或者说几何学建构就会被全面颠覆。所以在黎曼几何中两点之间是作不了一条直线的,第一公设就不成立。因为空间是一个曲面,而且三角形内角之和在平面几何上等于180度,在曲面几何上大于180度,那么整个几何学的建构就全部重新开始。大家知道这叫逻辑基点前移。黎曼几何后来构成爱因斯坦相对论,时空弯曲的数理表述基础。请大家听懂我在讲什么,追究终极,而且追究逻辑基点终极的漂移,构成哲学思脉的纵深开端。


我在这里做一个说明,当罗素表述“科学不追究终极”这个说法的时候,它是有失误的。我前面讲,因为科学就是哲学的继承,因此科学在本质上是追究终极的。我们一般人使用的其实是应用科学。我前面讲过真正的哲科是不求实用的。我举例子,牛顿当年研究他的经典力学,万有引力学说,《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他是追究终极的,他是要追问上帝操纵这个世界的方式。牛顿在把他的经典力学著作完成以后,他居然后半生花了近乎十年左右的时间研究炼金术,成为历史上的笑谈。


他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当他认为他把上帝操作世界的方式搞清以后,他的下一个问题是要搞清上帝制造宇宙的材料。于是他做了多年的炼金术的研究,最后以失败告终。最后英国人为了照顾他,让他出任造币局局长,发点小财,过好养老的日子。我们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真正的科学大家也同样是追究终极的,几乎跟神学、哲学追究的方式完全一样。而我们一般人所受到的科学训练,大多是工程科学训练或者叫应用科学训练,也就是工程师水平上的训练,这才使我们脱离了哲科思脉原本的追究终极的那个境界。由于我们学习科学较多的在学以致用的角度上进行,因此导致我们的科学教育距离真正意义上深刻的哲科终极思维产生距离。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