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人类灭绝并非危言耸听
 15.41万

试听1802.12 人类灭绝并非危言耸听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4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我给大家举例子,地球上最原始的生物就是发生在38亿年前的单细胞上。单细胞生物的生命力极为强大,它从来几乎可以说没有生老之死这个现象。今天存在的单细胞细菌,它是38亿年前那个一分为二的细菌的继续。除非资源限定,没有听说过单细胞老死了,它不断分裂,资源受限,分裂数量被限定,但是没有老死这个说法。所以生死状态平衡,反倒是越高级的物种生死轮回紧迫,而且它存在了38亿年,从来没有灭绝过,不但没有灭绝过,它迄今仍然是地球上质量最大,生命力度最强的物种。它在海洋中叫单细胞藻类,如果它的总质量不是大于所有海洋生物质量之总和若干倍以上,那么海洋生物的基础食物链早就崩溃了,海洋生物早就系统性消失了;它在地表上叫单细胞菌类,它也是质量最大的物种,因为连土壤的形成都要有细菌的参与,它的生命力度强到什么程度?它在火山口90度以摄氏度以上高温的液体中生存,它在深海下1万米高压下生存。大家知道人类潜水一潜到30米以下,就出高压病了,它在废矿业的强酸强碱液体中照样生存。我们今天污染太湖、污染滇池的那个单细胞生物叫蓝绿藻,也叫蓝藻。它就是38亿年前最原始的单细胞生物之一种。可见原始单细胞生物生命力度之强大。


我下面不一项一项讲,比如海绵生物、软体生物、衍型生物、节支生物等等,我们直接看中等高度的脊椎爬行动物恐龙。恐龙在地球上只发生了1亿6000万年,且在6500万年前突然灭绝了。我们今天讲恐龙灭绝,说是小行星撞击地球,导致恐龙瞬间灭绝,这就是著名的灾变说。可是这个说法有一个问题,因为生物学家研究发现,恐龙的灭绝至少经历了上百万年乃至数百万年的过程。早在小行星撞击地球以前,由于植食性恐龙,它的食料蕨类植物灭绝,被被子植物所取代,也就是所谓花朵消灭了恐龙,植食性恐龙灭绝,以植食性恐龙为基础食物链的肉食性恐龙相继灭绝。


因此恐龙的灭绝早在小行星撞击之前,上百万年就开始逐步发生。而且就算是小行星在6500万年前撞击地球,最终导致恐龙骤然全部灭绝,有一个问题不能回答,就是为什么比恐龙低级的大量物种不灭绝?


我们再看高等生物——哺乳动物。要知道我们人类就是哺乳动物中的一纲。哺乳动物在这个地球上发生种类只有7000万年到9000万年,却在人类还没有问世以前,绝大多数早就已经灭绝了。它的存在度极低,种群量也极小。我们再往下看,哺乳动物中最高的一类叫灵长目,灵长目的最高的一族叫直立人。直立人才在地球上存在了300万年到500万年。我前面讲课提到,7万年前到25000年前骤然间全部灭绝了。而我们说今天的人类——现代智人在地球上只存在了不到20万年,我看离灭绝也不远了。我们拉大尺度会发现一个情况,就是越低级越原始的物质存在形态或者物种,它的存在效价或者存在度反而越高;越进化越高级的物质存在形态或者物种,它的存在效价或存在度反而越低。我们还发现一个更奇怪的现象,就是存在度越低的物质形态或者物种,它的属性和能力反而越强。我为什么把能力叫属性?是因为所谓生物能力,比如人类的感知能力,其实不过是物理原始感应属性的增益产物。


我下面举例子,存在度最高的基本粒子,它的属性能力极低,只有强弱作用力,到原子出现电磁感应,到分子出现布朗运动,到单细胞细胞膜上布满受体,它居然能够分辨宇宙中绝大多数原子和粒子,到扁形动物出现视觉,到脊索动物出现五官和神经网,到灵长目动物出现高级神经中枢和大脑皮层,到人类出现额叶新皮层,出现理性能力也就是我们会发现存在度越高的物质存在形态或者物种,它的属性和能力反而越低,存在度越低的物质存在形态或者物种,它的属性和能力反而越强越大。请大家注意,它跟我们的直观感官完全相反。我们认为能力越强,存在状态越具备优势。错了,拉大尺度看,能力越强,存在度越低,两者成反比函数关系,严格到几乎可以计算的程度。大家一定要明白,我们只有拉大尺度,才能看清世态。我举个例子,人类古代视野极小,他看大地是一个平板,于是形成盖天说、天圆地方说,因为大地是一个托在神龟背上的平板,天空像一个穹窿一样扣在地上。古希腊毕达哥拉斯一直到柏拉图,他们观察发现月亮盈亏和月食,实际上是地球弧形影子投在月球上的一个表现。他们站在了远高于地球的大尺度上,建立了地球说和后来的地心说,尺度在进一步拉大,迄今这个尺度已经大到时空尺度为137亿光年,也就是光以每秒钟30万公里,走一百三十七亿年,如此之大的空间尺度,是我们今天人类的视野和尺度,于是我们形成了今天的宇宙观。


而且大家还要注意,现象和本质总是相反的。你拿眼睛看,太阳分明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明明是太阳绕着地球转,可事实上却是地球绕着太阳转。因此当我拉大尺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跟我们常识上所建立的观念和物质形态全然不同。我们会发现在物演进化的过程中,物质的存在度是一路递减的,而物质的属性和能力代偿是反比例递增的。我把这种现象叫递弱代偿原理,或者我把这个现象的逻辑整顿模型,叫递弱代偿法则。


这个看法在人类文明史上或者这个事实、这个法则,在人类文明史上继续贯彻。比如人类前文明状态——旧石器时代持续上百万年,农业文明1万年左右,工商业文明迄今也不过就300多年,今天已经被信息文明所覆盖,我们可以料定信息文明绝不会超过100年,就一定被一个更恶劣的文明浪潮所覆盖。我们会发现越高级的结构一定越不稳定,它在人类文明史上继续表达。这个反常的能力和属性,越增益存在效价标志其越低下的状态,很可能才是宇宙物演的总状态。我们今天人类拼命地提高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会由此获得永生,获得生存优势,提出更高更快更强。你想干什么?你前面只有一个目标,快速奔赴死灭,这才是在大尺度上展现的物演进程。这个学说,有效地解释为什么我们人类文明程度越高,反而危机越深重这个重大问题。


大家知道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人类才发现我们今天的高度文明给我们带来了一系列重大灾难。我给大家举例子,大家先看环境污染,我们人类今天已经把地球上最丰富的三大物质:空气、淡水、土壤全部污染。由于空气污染,一旦降雨,空气中的污染物质会随意将到土壤中,再加上由于我们早就已经把地球上淡水资源的97.85%全部污染,也就是所有江河湖海被污染,大概现在只剩下深山老林里的溪流还没有被污染,农民灌溉只能用污染水灌溉,导致土壤全面污染。早在近十年前,全球的土壤学家普遍调研,发现地球所有现在庄稼田地的土壤污染率高达60%以上。污染究竟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损害,我们现在说不清楚。但是你要知道,你今天吃的每一口饭,吃的每一口水果,甚至你今天抽的烟,甚至你每呼吸一口空气,你都被污染所损害。上个世纪50年代,荷兰医学界发现荷兰男子精子数大量下降。这个消息传到英国,英国医学界开始做普查,调出1950年英国各大医院男子精子检测报告与2000年各大医院男子精子检测报告做对照研究,结果发现50年间,英国男子正常精子数下降45%。这个信息传到中国,中国医学科学院在中国局部大医院展开调研,调出1975年男子精子检测报告和2010年男子精子检测报告做对照研究,结果发现35年间,中国男子正常精子数下降30%。要知道所有哺乳动物它灭亡前的第一指征,就是雄性精子数下降。


我们再看生态破坏。据联合国野生生物基金会调研,现在每小时36个物种灭绝,每天大约75个物种灭绝,每年3万到6万个物种灭绝,被生物学界称作地球上第六次生物大灭绝,而且灭绝速度极高,比前五次的速度快得多。要知道现在正在灭绝的物种都是比我们人类低级得多,也就是存在度高的多的物种,连他们都在快速灭绝,我们人类离灭绝还有多远?


我们再看气候异常,2009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气候大会,世界各国首脑都要参加。今天地球上气候异常的程度已经严重威胁全人类的生存,大会上讨论主题是两度问题(2℃),从1788年第一次产业革命到今天不到250年间,我们人类居然把地球平均温度抬高了将近1℃。要知道地球上的气温本来就是波动的,可是它的自然波动周期极长,几十万年乃至几百万年才发生一个波动周期,而且总的波动方向是制冷形成冰河期。可是人类在工业化以后迄今短短数百年,居然快速把地球平均气温抬高了0.8——0.9度,其速率是自然地球气候波动的成千倍以上。为什么大会讨论两度问题?是因为如果人类把地球平均气温抬高2℃以上,那么存在于西伯利亚冻土下和北极浅海下的一种物质,叫固态甲烷,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可燃冰,就会从固态释放为气态进入大气圈。而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025倍以上。换句话说,如果人类把地球平均气温抬高2℃以上,那么固态甲烷这个定时炸弹就会爆炸,人类从此就没有解决气候异常问题的任何可能了。


可是有学者计算,根据人类现在工业化发展速度。要知道南美洲、非洲、阿拉伯各国工业化才刚刚开始,按照这个速度继续发展只需要30年。大约在2050年前后,甚至2050年以前,地球平均气温将升高两度以上。又有学者计算,如果要打断这个进程,至少需要现在把人类所有的工厂及其工业产品,包括汽车飞机关停70%以上。请大家想想,这可能吗?要知道,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仅为达成一个减排协议,都以失败而告终。最近达成了一个巴黎协议,美国还退出了。因此我们基本上可以断言,人类已经失去了解决气候异常的前途。我们再看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早在上个世纪末叶,联合国计算,全世界当时的核武器存量,相当于全世界几十亿人口,每个人屁股底下坐了2.5TNT的核能量,足以把全人类炸翻几十遍。就这我还没有算更恶毒的基因武器,生化武器、气象武器等等。请大家注意,我们今天高度文明了,我们人类却处在全面危机的深渊之侧。人类远古时代生存非常艰难,但作为一个物种总体上是安全的。

我们今天高度发展、高度进步的结果,却是面临灭绝之险。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我们今天人类根本对自己的生存形式毫无了解,我们的宇宙观、世界观可能发生了重大问题。要知道今天的学界、知识界,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几乎没有任何学术人员对这个问题产生进行讨论。东西方所有学者都在主张更快的发展,都在推动更快的进步。我们究竟往什么地方去?我们拼命的赶着跑车往前跑,却没有人说清楚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究竟要到哪里去?如此大信息量程度的时代,全人类思想界却处在遮蔽状态。


我们反观老子,他居然在2600年前就已经对这个问题敲响警钟。大家注意老子的道论是什么?我前面讲“弱者道之用”,它的深解释——弱化现象是道的实现方式。大家注意它核心点、落脚点叫“柔弱”。大家再想老子的德论是什么?“无为”——不要提升你的能力。也就是老子的道论和德论,恰好盯在了递弱和代偿这两个点上,可谓慧眼独具,是整个人类思想史上唯一一个最早对这种自然现象有所猜测的思想者。所以老子他目光深远而别致。老子在他的书中竟然有过相当准确的预判性描述。比如他讲,“天无以清,将恐裂”。他说天将来会没有清澈之时,将恐裂开,表征着大气污染;他说“地无以宁,将恐废”,对大地上的土地、河流将遭到污染做出模糊的预判;他说“谷无以盈,将恐歇,对我们今天河流枯竭的现象做出预判;“万物无以生,将恐灭”,对生物的第六次大灭绝做出预判。可见当时老子眼光之深远。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