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听】24 政权更替中,消失的人口去了哪儿
 81.44万

【试听】24 政权更替中,消失的人口去了哪儿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32

知识点卡片 


重点内容 

中国人口数量的大起大落与中国郡县制下和封建制下的统治有关,封建制下的人口变化的趋势是比较平缓的,很少出现剧烈的大起大落。但郡县制下的统治导致人口数字经常会剧烈波动,而这个波动的幅度,有点吓人。欧洲中世纪的历史,充满了战争和动荡,高层政治也一样充满阴谋、血 腥和野蛮,但欧洲历史上的人口损失却不如中国剧烈。


文稿 

上一集我们讲了中国历史上有频繁的政权更替和农民起义。


如果政权更替只局限于政治高层之间的打打杀杀,其实无论多乱也没什么了不起。你们官 二 代之间,人脑袋打出狗脑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但问题是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动荡,导致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情况,那就是全国人口数量的大起大落。


中国历史上,和平时期,人口密度一直是比较大的。因为中国这块土地适合农耕,加上又有多子多福的观念,所以中国历史上人口密度大部分时间是高于西欧的。但是如果你翻一翻二十四史,你会发现这个人口数字经常会剧烈波动,这个波动的幅度,有点吓人。


《汉书》说,“汉极盛矣,口五千九百五十九万四千九百七十八”。有整有零,非常精确。也就是说,汉代的人口高峰是近六千万人。


然而到了三国,人口变成多少呢?


《通典》也给出一个非常精确人口数字:“七百六十七万二千八百八十一”。只有极盛时的八分之一。从字面上来理解,八分之七的人口被消灭了。


隋朝的人口高峰,正史记载是四千六百多万,经过威武雄壮的“隋唐演义”,正史记载,唐 代建立时人口只有一千万左右,只剩下隋代的五分之一。


到了开元盛世,唐 代人口达到最高峰,正史数字是五千二百九十一万,然而安史之乱一来,人口又剧减70%,降为一千六百九十二万……


安史之乱


你看,人口动不动就被消灭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甚至接近百分之九十。这实在太恐怖了。


当然,我们要看到,正史记载的数字,往往是有问题的。


第一,   这些数字大部分只记载了中原汉族地区的人口变化,而忽略了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人口情况。


第二,   动乱时期很多流亡人口往往没有体现在官方户籍之中。


所以近年以来,学术界对正史数字进行了很多修正,其中公认学术水平最高的是复旦大学葛剑雄先生主编的六卷本《中国人口史》。这部人口史得出的数字和正史记载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讲到三国时期人口,葛剑雄先生论证说,通典给出的七百多万,他们没有考虑到各地豪强大户隐藏起来的人口,以及屯田的人,还有少数民族的人口,你把这些都算上,三国的人口应该是二千三百万左右,而不是七百六十七万。


不过,即使按二千三百多万,其变化幅度仍然是很惊人的。东汉从人口高峰6000万,降到2300万,也已经减少了60%,也就是十个人里有六个死掉,这仍然非常可怕。


所以我们在这一集里不妨就按照这部多卷本的《中国人口史》,来看一看中国历史上人口变化。


秦始皇统一的时候,中国人口接近4000万,经过秦汉换代,降为1650万左右。损失率为一半左右。


西汉末期,中国人口达到6000万,经过王莽一顿折腾,刘秀建立东汉,人口又降到3000多万,死了一半。东汉后期(永寿三年,157年),再一次突破6000万。三国时期,人口损失达到百分之六十,剩了2300万。


魏晋南北朝,北方人口损失更为严重,在十六国期间北方人口损失了四分之三。隋朝全国恢复到6000万。经过隋末唐初大规模的战争,让人口再次损失超过一半,唐初中国人口只有2500万。


唐 代在安史之乱前,人口达8000万左右,创了历史的新纪录。但是安史之乱使全国的户口数从891万户,一下子减到了130万户。


南宋加上金朝的人口超过一个亿。又一次刷新了历史记录,但是元朝征服中国,北方人口又损失百分之八十。


明初人口最高峰突破2个亿。但是明清易代又损失百分之四十。所以读了这些数字,相信你一下子就会明白为什么中国会有所谓“离乱人不如太平犬”的说法,明白战乱给人们带来的痛苦,以及中国人为什么盼望统一。


确实,中国历史上由战乱造成的悲惨场景,实在是太触目惊心了。


仲长统目睹了三国时的动荡:“以及今日,名都空而不居,百里绝而无民者不可胜数”。那些著名的大城市都成了空城没人居住,在农村走上一百里地不见人烟的情况,在各地非常普遍。


袁谭为青州刺史时,“邑有万户者,著籍不盈数百”,很多县人口只剩百分之几。曹丕称帝时,“人众之损,万有一存”,一万个人只活下来一个。这当然说的太夸张了,但曹操的名句“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却并非夸张,而是写实。


在中国历史上,最惨的一个省是四川省。南宋时期,人口非常繁荣,达到了千万。经过宋元战争,“蜀人受祸惨甚,千百不存一二,死伤殆尽”,死了百分之八九十。这还不是最惨的,后面还有更惨的,更惨的就是 “张献忠屠蜀”


张献忠屠蜀


“张献忠屠蜀”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一个说法,事实上导致当时四川人口大量损失的,除了张献忠的军队外,还有其他军队以及饥荒、瘟疫很多因素。具体人口损失有人说的非常夸张,说整个四川省到最后就只剩下几十个人了。


《中国人口史》经过详细的研究,认为是从崇祯三年的735万,降到清初的50万,也就是说,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死亡了。当然,人口损失不可能是均匀的,所以有些地区的人类已经基本灭绝了。


南明兵部尚书李乾德说,他到了四川,发现这里不像是人间,更像是地  *狱:“自从进入四川,只见遍地是荆棘塞道,万里人烟断绝。荒野之中,只有野兽成群,不见人类踪迹。偶尔见到一两个幸存下来的人类,又都是五官残缺,被张献忠的军队割去耳朵,或是截掉了鼻子,砍掉了手或是脚,看上去像是妖魔鬼怪,所以四川真是一个非常让人恐怖的地方。”


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朝廷委派了一个巡抚去治理四川,他到了四川之后向皇帝汇报说,您委派不委派我这个巡抚的意义不大,因为四川很多地区事实上已经没人需要他来管理:“四川有土无民”,只剩土地,已经没有了居民。


以上我们讲的是中国郡县制下人口的变化情况,那么,封建制下人口变化情况如何呢?


封建制下的人口变化的趋势是比较平缓的,夏商周时期,中国人口数据很少,但是大多数人口史家都认为从夏朝、商朝、西周、到春秋战国,中国人口变化的趋势是缓慢增长的,很少出现剧烈的大起大落。


如果说夏商周时期因为人口数据太少,没有太多的说服力,那么我们不妨来看看欧洲。欧洲封建制下,就是中世纪小国林立,战争连绵,所以说欧洲的人口有没有这样的大起大落呢?


也没有。


我们来看英国经济学家麦迪逊的一部很有名的作品《世界经济千年史》。这本书提供了一份2000年间西欧人口变化的统计数字。


公元0年(原文如此,应该为公元元年),西欧人口2470万。公元200年,2760万。公元400年,2290万。公元600年,1860万。公元800年,2040万。公元1000年,2541万。1200年,4088万。1300年,5835万。1400年,4150万。1500年,5726万。1600年,7377万。1700年,8146万。1820年,13288万。1998年,38839万。


 我们把这个数字做成图表如下。


                                欧洲人口变化图(元年-1700年)

制图:胡列箭


如果把这个数字做成一条曲线,和中国的人口曲线做一个对比,你就会发现,欧洲的人口曲线太平滑了,远远没有中国的起伏的这样厉害。


在这条曲线上可以看出,西欧人口下降主要出现在两个时段:

第一个是公元200年到600年,这个是罗马帝国衰败导致的,注意这个是帝国的衰败导致的,而不是帝国的灭亡导致的。

第二个是1300年到1400年,这个是黑死病导致的,在这此后人口又开始上行曲线。


薛涌对此的具体解释是:


欧洲公元二〇〇年前的人口发展,是罗马帝国前两百年最繁荣时期的写照。自此之后,人口不断下降,反映着罗马帝国的衰落。这种下降趋势,一直持续到公元六〇〇年,其间并没有因为日耳曼人的入侵和西罗马的灭亡而出现大的波动,说明“野蛮人”的入侵并没有加速人口的衰减。


从公元六〇〇年开始,人口呈加速度的反弹,到一〇〇〇年时几乎接近了罗马帝国鼎盛期,一二〇〇年则远远超出罗马帝国的鼎盛期。到一三〇〇年,西欧人口竟比罗马帝国的高峰时期人口还要高出一倍多。一四〇〇年人口的下降,则体现了十四世纪中期黑死病所造成的祸害。这时正好也进入了文艺复兴时代。


也就是说,欧洲历史上的两次大的人口下降,都不是因为战乱。


                                          中西人口发展对比图

 注:圆点实线为中国人口数字,菱形点虚线为西欧人口数字。

制图:胡列箭


秦晖先生总结说:

中国人口繁荣时期增长比欧洲快,而崩溃时期的剧减更是骇人听闻。西方人口最多下降三分之一,中国要高出一倍以上。……所有这几次“封建”欧洲史上的大难,都与“改朝换代”无关。西方的人口下降主要表现为瘟疫,次数比中国少,下降的幅度也没有中国大。


欧洲中世纪的历史,充满了战争和动荡,给民众造成沉重的负担和不断的痛苦。高层政治也一样充满阴谋、血 腥和野蛮。那么,为什么欧洲历史上的人口损失不如中国剧烈呢?


因为在封建制下,天下并非一统,即使有战争他也局限于局部,不会造成全面的破坏。郡县制下在和平时期,人口的恢复和增长要比封建制下要快的多。


因为集权郡县的统治在有效的时候,它的效率是很高的,可以保证全国范围内的社会秩序,这是郡县制的优势,但一旦政治秩序崩溃,带来的破坏是全面而剧烈的。


所以中国宋代学者罗泌比较郡县制与分封制时说的:“建封之时,一人纵失德于上,而万国之中各有政化。郡县之世,一人失德,则波颓瓦解,而海内共惧其祸。”


封建制下,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不靠谱,关系不大,因为它只能影响天下的一小部分,影响天下万国当中之下的一两个。但是郡县制下,最高统治者个人要是犯了重大错误,这个代价需要全体臣民共同承担,一旦打起仗来,全国都要卷进去,你想躲都没地方躲。


所以人口的变化背后体现出的是中国历史上的治乱循环,它的代价是很沉重的,那么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不停的治乱循环,为什么不停的要改朝换代,这个我们下期再讲。


中国部分数字如下:前221年,4000万,前202,1650万(《中国人口史》第一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312页)。2 年, 6000万,36年(建武十二年),3290万(《中国人口史》第一卷,411页)。157年,6000万。220年,2300万。300年,3500万。(《中国人口史》第一卷,458页)320年,1600万。(北方十六国期间,最低点人口只有500多万,《中国人口史》第一卷,第473页。东晋人口初时一千万,《中国人口史》第一卷,464页)520年,5000万(《中国人口史》第一卷,475页)。609年(隋大业5年)6000万。618年,2500万。755年, 8000万((《中国人口史》第二卷,182页))。770年(大历中期),3000万。980年,3540万(《中国人口史》第三卷,621页)。1100年,14300万(《中国人口史》第三卷,621页)。1130,9000万(《中国人口史》第三卷,621页)。1207年,14000万(《中国人口史》第三卷,621页)。1290年,7500万(《中国人口史》第三卷,621页)。1630年,20000万。1644年,12000万。1700年,20000万。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