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哥的法理学9:平等主义的噩梦
 1396

帆哥的法理学9:平等主义的噩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9:14

第九讲  平等主义的噩梦


机会平等有两种情况:平等地利用机会和起点平等。平等的利用机会仅仅是形式上机会向所有人开放。但是由于后天条件的不同,平等地利用机会可能仅仅是一句空话。后天条件(如家庭环境、所处地域等)的不同,可能导致大家站在不同的起跑线上。为了实现起点的平等,需要对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进性帮助,使角逐某种机会的人起点平等。但是政府进行财富的再分配,使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的结果仍然是有胜出者,有失败者,原因在于竞争者的先天禀赋不一样。


对这种情况可以采取两种办法。


一种是改造禀赋使其相同,一种是调整后果,使其公正。


《哈里森·伯杰龙》库尔特·冯内古特写的一个短篇小说。小说描绘了2081年的人人平等的社会。在那时,人与人之间没有聪明与愚笨的区别,没有俊俏与丑陋的对比,也没有强壮与虚弱的差异。为了保障这种绝对的平等,政府组织了专门的部门为那些天赋高于常人的人设置障碍。譬如政府在智商高的人的耳内戴上一个微型智能障碍收音机,一坐政府发射台每隔20秒就会发送一种尖锐的噪声以阻止他们不公平地使用他们的大脑。而哈里森·伯杰龙则由于他过高的天赋而被人为设置了很多的障碍。哈里森·伯杰龙年仅14岁,他异乎寻常地聪明、英俊并拥有天赋,因此他不得不装配比大多数人更重的障碍。与那种微型耳塞式收音机不同,他佩戴着一副巨大的耳机和厚得像酒瓶底似的眼镜。为了掩盖他那英俊的外表,哈里森被要求在鼻子上戴一个红色的橡皮球,刮掉眉毛,洁白整齐的牙齿上则套着胡乱造出的黑色暴牙套子。此外,为了抵消他强壮的身体优势,他不得不在走动时戴着沉重的破铜烂铁。在人生的这条赛道上,哈里森负重300磅。


这是一个平等主义的噩梦。是改造禀赋高的人向禀赋低的人看齐。当然这是一种极端的方式,只是文学家对极端平等主义者的调侃,从来没有那个国家的进行过这种改造。


接下来的问题是对由于自然禀赋差异而导致的结果差异该怎么对待?有两种路径。


一种理论认为,这个世界的现实是天生人不齐,禀赋各异,这无需改造,因为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有人甚至认为不但禀赋无需改造,即使后天出身的不平等也无需改造,只要获取手段正当,加上交易正当,结果即使悬殊很大也是正义的。


另一种理论认为,事物所是的方式并非其应当所是,你有某种天赋,并不能说明你应当有某种天赋。天赋是大自然随机分配的结果,并非你自己的选择。一个人对他自己不能选择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并不承担责任,那么有什么理由对能让他独享自己不能选择的行为带来的好处呢?比如说刘翔因为跑得快而收益颇丰,原因在于刘翔有跑得天赋,且获得了奥运冠军,因而收入不错。但是跑得快这种天赋就应该属于刘翔吗?是刘翔自愿选择的吗?其次,刘翔因为跑得快而获益,那是因为刘翔恰好生在了这个喜欢看他跑的社会中,这个社会环境显然不是刘翔自己缔造的,而是千千万万社会成员努力缔造的结果。那么刘翔难道不应该回馈社会吗?如何回馈,慈善或者征税。当然慈善不能强制,但是征税就可以强制。


平等还可以指经济平等。经济平等是强调财富的大致相同。如何实现呢?两条途径:向上看齐和向下看齐。向上看齐就是给没有财富的人和最富的人一样多的财富,人人都是王健林,这当然不可能。第二条途径是剥夺所有人的财产归政府所有,简称“国有”,让大家都成为“无产者”。平等吗?非常平等。但是这种社会可能是没有效率的,因为如果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我为什么要努力去干?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