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电竞正青春
 10.19万

【060】: 电竞正青春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6

樱木、流川枫,晴子可能各走各的路,晴子可能嫁给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偶尔回味湘北的加时赛绝杀球,还有100比99。


这三个人,可能终有一天会到神奈川的湘北篮球场,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好像从来没有为一场高中联赛流过泪,打败山王的神奈川亚军,也就是一段茶余饭后偶尔提及的回忆。


毕竟也只是个小小岛国的高中联赛而已,911都过去了十几年,一战都过去了100多年,少了这点支线,地球还能不转了不成。


但我们总还是会期待一个故事,希望同学会上樱木在阳平的拉扯下还能傻傻追着晴子,流川枫冷酷地在NBA搅弄风云,宫城娶到了彩子,三井当上了教练........


我们有时候会用樱木的眼睛去看,有的时候会用三井寿、宫城良田的,但那些真正让我们感动到落泪的,却是我们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影子。


《灌篮高手》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民间结局,因为我们真的需要一些故事,即便它看起来有多么弱智。


但我们知道,它终归是个故事


“樱木军团”里的水户洋平没有天赋,在篮球馆里投球,三分没中,他摸摸头笑笑说,“好难啊。”井上是偏爱他的——他显得格外非凡的理智孤独,十四五的少年自立辛苦,所以才对同样身世的樱木那么关怀备至。这不仅是友情,他渴望从樱木身上看到过早消逝的那些美好的东西。


大楠叹气说樱木花道没再打破“失恋纪录”,洋平说,因为他正把精力集中在篮球上嘛。大楠说无聊,洋平说你也去找个目标吧。大楠反问,洋平那你自己有目标了吗?洋平愣住了。


洋平不可能没为自己设想过未来,可能是为了某些原因而百般推迟,或者宁可抛弃目标也要抓住为数不多的默契与快乐。


他终有一天要走向自己的未来,也终归要无奈地疏离乃至舍弃所珍视的东西。


洋平不愿意,但我们也知道,终有一天。


我们谁也没法再体会一个个炎热的夏天


在神奈川,在甲子园,大海的风向变了,可已无球可投无心去投。


我们这代拉到尾巴,见证光华的一代人,也终归过了能沉溺其中的年纪。


二十年前,《灌篮高手》动画版完结,年轻的科比开始流淌紫金的血液。二十年后,他说:“manba out.”


连科黑们都有些怅然若失,一旦他终归离去,突然觉得,自己藏在心中的那一段漫长而又充满活力的快乐时光也失去了一样。


就算再有一个你,我们也已没有青春再去追随,而下一代的人们,自会有属于他们的科比,属于他们的灌篮高手。


列侬不会永远年轻,小野丽莎和村上春树也不会,但总有一代人正在年轻。

 

HP系列的开篇,学院的幽灵、会动的画像和楼梯,当时的他们想到了么?


这将是一段伟大的旅程,神秘的魔幻国度,承载着我们少年时的梦。


十五年前新华书店《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卖十九块五。


十五年后泰晤士报版头叫《再见,霍格沃茨》。终章里有一句:“It all ends here.”——开启魔法的地方,最终结束了一切。


人往往对于影响年少时世界观的东西高看一眼。青春期太多人将自己的感情赋予一些事物,一首歌、一个道标、一部电影。很多人对贯穿自己青春期的哈利波特情有独钟,因为它实在太过漫长。而如今,它又变得渺远。

 

当我们真正追随沉溺于它们时,我们没有钱;


而当我们能够轻松负担起它们的时候,却往往已经错过了沉浸和感知的黄金时代。


过了气的可乐,就只是糖水而已

很多人会自我安慰:我们成熟了。迭代和递进的潜台词是“继承和超越”——留下了好的弃掉了坏的又加了些更好的。


但系统理论告诉我们:“更广”并不意味着“更大”和“更多”,而意味着不同。


情怀之所以是情怀,就是因为我们隐隐明白:逝去的怀念的不都是坏的好的,也有不坏不好的,更有不能用坏好评价的——但他们都曾有一刻是那么得非凡绝伦无可代替。


人们怀念并不是沉溺于过去,而是怀念沉溺过去的自己。


哪有不老的东西呢


Faker将来也会在没有比赛可打后退役,和他的前辈教主Flash退役时一样。


巴黎的浪漫也并非禁锢在对往日时光的缅当中,巴黎是现在的,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巴黎的现在。


如阿兰.德波顿所言:“行走中我们从一个地点的最大获益,正是先行人贡献给它的刹那,永恒盛宴。”

 

很多人上车很多人下车,但下车的比上车的多。也许迟早有一天,车会倒空的。


但是,总还是会有人坚持到车倒空的最后一刻。

 

南淮月,楼船雪,终不似当年。

铁甲安在,昔日风流谁人殓。

旧梦远,春风似少年。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