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电竞网游化
 5.96万

【058】: 电竞网游化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19

《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和段小楼的师傅说:“是人他就得听戏,不听戏他就不是人……你们呀,是赶上好时候了!”


老一辈电竞人可能不喜欢腾讯把电竞网游化,因为与”竞技精神“相悖,但不得不承认,正是腾讯投入ARPU远低于其它网络游戏的电子竞技项目,用金字塔体系把电子竞技从以前的校园文化,拉到了一个更广泛的社会文化层面。



《英雄联盟》全球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突破1000万,日活高达3700万,巅峰时期一秒钟内的玩家可以挤爆2个柏林——这是《魔兽世界》都没能企及的成就。《王者荣耀》日活8000万,注册用户超过3亿,地球上每20人就有一个玩过。


中国电竞从1998年校园网吧的红警星际帝国CS的时代走出来,走向了NBA的联盟产业化结构。运营商、赛事、俱乐部、选手、媒体,大家人人有份。

2003年夏天,苏昊参加WAR3比赛拿不出30元报名费,而如今总决赛搬到了斯台普斯、麦迪逊广场花园,乃至鸟巢。


 在主流舆论对御宅文化颇有微辞的时候,EVA是一个强悍的音节


它的强悍正来源于商业的全面侵攻。正因如此这个作品才能跨越时代年龄并广为人知。


御宅们最具自尊的时刻,不是在小圈子里抱着一部尘封在历史里的作品独立于世,而是周围原本不感兴趣的人也来跟你讨论某个作品。


弹子机房的老流氓们跑进漫画店租《北斗神拳》回家看,世博会上日本周来

的70%都是动漫领域的名流,某歪嘴前首相也假模假式举着一本也许他根本不看的漫画上秋叶原去发表竞选演说……


动画不再只是面向宅了,而是成为了更广泛的符号和入口。


而拥有这个力量的不是大友克洋,不是宫崎骏,而是庵野秀明。

腾讯和它的电竞版图构建了一个“入口”——如果万事都有一个过程,那么偏误总比空白好。


吴晓波说过,生活如一条大河,所谓的“源头”都是后来者标示的产物。而在水文水文学家标示之前,这条大河已经奔流哺育了千万人。


十年后也许人们会回忆,那个撬动电竞星球的阿基米德——不是暴雪不是阀门,不是任天堂索尼EA育碧,而是那个土的、利欲熏心的、千夫所指的腾讯。


游戏产品永远无法摆脱一种两难境地:玩家不喜欢不上瘾就称不上是一款好游戏,而过度沉迷又会被钉上“沉迷”“戕害青少年”的耻辱柱。


腾讯官方表态承担更多的教育责任——“保护长城计划”公益活动和“长城守卫军”,来发挥游戏作为“历史索引”的作用。


鲍勃·迪伦曾说,“被禁止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这在每一个时代都是最有影响力的作品才有的资格。


80 年代,人们批评金庸的十四天书,却无视八部天龙的佛性隐喻;


90 年代,人们对张艺谋和姜文、对《大红灯笼高高挂》和《阳光灿烂的日子》保持缄默,却没有看到看到它们是如何伟大地抓住了民族情绪、安全感的缺乏;


00年代,人们又对《魔兽世界》口诛笔伐,却对游戏所能承载的厚度、归属

感一无所知。


中国文化土壤强调成熟中正的文化,向来对游戏缺乏宽容


强调勤奋出仕的儒家,李渔、张依这样醉心于"玩物"的知识分子只能落下乘,贾宝玉是"丧志"的不肖子,但个人主义盛行的现代社会,"志"的内涵变成为个人价值。王国维说“贾宝玉是去玉,去欲,铸解脱之鼎。”从这个角度来看,贾宝玉是《红楼梦》中最“玩物得志”的。


“游戏污名化”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鲁迅的阿Q不是解药,而是让人回首病灶。



十多年中,偏见的主体从网络转变成了游戏,而赋予某种新兴娱乐形式“病理化”的做法,它的阴影终于远去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