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登峰造极境
 10.44万

【055】:登峰造极境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49




IG是一支怎样的队伍?


IG成军7年,自远古双子星时代后,wcg2011中国区冠军,swl杯冠军,iem新加坡站冠军,一共3个不痛不痒的小杯赛冠军,其中一次还被人扔了水瓶。两个LPL亚军,三年进一次世界赛。


人称电竞阿森纳电竞利物浦,谁都能赢,谁都能输,能进欧冠决赛,也能输联赛保级队俩。


管理层以缺乏纪律性出名,一年断腿好几次石膏都拿不下来,没周边没粉丝运营没商业活动,队服上赞助商标都没几个。

最惨的是从S3没落,S5势起,S8回归,粉丝数量只减不增,输了比赛倒是少有粉丝追着骂,但又被其他队伍粉丝追着骂。做IG粉丝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春季赛十八连胜总殿军,虚空第一上单,S8之前巅峰时刻国庆投降,Ning王封名号时IG依然波澜不惊。

随便搜搜赛前数据分析,IG队历史成绩都是反面教材。

唯一的优势大概在于,反正大家并不抱有希望,所以大概也不会让人失望。

18连胜总殿军,夏决的追二,五连胜小组第二,又在让二追三的边缘,杀不死IG的,最终洗练了它。

 

谁都没有想到,在游戏深度透支、运营趋近极限的多年后,LPL的第一个S赛冠军,来自这支最不被看好的IG,至暗时刻的至高之光,就像队服所写,登峰造极境。


正如他出生时一样,靠的是莽夫的血性和精神的豪赌——回到了电子竞技魅力的本源。




至暗时刻,漆黑封闭的地下电话室,温斯顿·丘吉尔默默地搁下电话,静静地抽着烟斗。他只能独自领导英国对抗法西斯。这个患有双向精神障碍的老人一生都在跟自己的绝望战斗,正因如此,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内在的绝望,他知道如何在绝望中抓住一线希望。风中烛火,微弱的光芒也会照亮整个黑夜,穿越历史直到永恒……

  

基督末后的艰难时期,暴君尼禄以御花园作刑场,保罗在罗马监狱里写下《新约·提摩太后书4:7 4:8》,他已经老了,这位昔日的法利赛渔夫、激烈地和基督唱反调的人,在大马士革的路上觉醒,成了圣保罗,为教义奔走一生后筋疲力竭,等候处斩,助手提摩太留下了保罗最后的作品。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耶稣受六次审判,罗马总督把他的手脚钉在耶路撒冷西北骷髅地的十字架上。门徒胆颤心惊缺乏信心,在耶稣被捕后都弃他而逃。

死后第三天的拂晓,耶稣越过贴着罗马封条的巨石,复活于十二使徒身前,空坟墓和主的圣行在耶路撒冷被传颂千年。




1991年克罗地亚战争爆发,拉基蒂奇的父母在瑞士生下了他。克罗地亚正式独立之前,国家队已经踢了一场比赛,这显示了足球对于人们,对于一个国家,对于观众来说意味着什么,无论人们居住哪里。


拉基蒂奇小时候穿着红白格的球衣入睡,这是一个独立抗争的民族的集体记忆。然而事实是,拉基蒂奇穿着瑞士球衣踢了五年球。


他的父亲卢卡曾经也是个球员,穿4号球衣,如今则在工地干活。


“很多时候,我感觉我在实现两个人的梦想。当我打电话决定最终为哪个国家效力时,我能听见父亲在门外焦急又克制的脚步声。这是个大时刻,我决定开一个小玩笑。”

l

 "我会继续为瑞士踢球。"

"哦,好的。不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支持你。"

"不,我最终选择了克罗地亚。"

父亲开始哭泣。

这届世界杯前,拉基蒂奇订做了一个特别的盒子送给自己的女儿,里面是崭新的红白格子球衣——就像当年他父亲送给他一样。

“我经常想起和父亲的那个时刻。我知道父亲的愿望,我也知道那么多克罗地亚人的愿望。捍卫你的祖国出战……没有语言来形容。”


因为当地人对足球的热忱,过去的南斯拉夫,如今的塞尔维亚都不会因战争而消沈,因政治而没落。


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是南斯拉夫战争重灾区,但即使在最惨的时候,依然有“在城墙上踢球的孩子”。


伟大体育的永恒魅力似乎就在于此——它也许会黯淡一时黯淡一地,但夜再长,也不会把梦做穷尽。


“如果这里有坚固高大的墙,有撞墙即破的蛋,我会站在蛋这一边。”——村上春树,耶路撒冷演讲,面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

“这才是小说家的演讲。”——尼尔·巴凯特,耶路撒冷市长


所以18年世界杯,即便克罗地亚看起来是螳臂当车,大多数人却依然站在弱者这边——所有人都希望俄狄浦斯变成奥德修斯,魂归故里。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