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谋杀(1):失眠三四年的中年男人
 1.29万

完美谋杀(1):失眠三四年的中年男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29

坐下后,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不停地吸鼻子、动手指,或者是神经质地皱一下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眼前的这位中年人正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并因此而不安。我望向搭档,发现他此时也正在望着我,看来他也注意到了。

搭档:“你……最近睡得不好?”

中年男人:“不是最近,我有三四年没睡好了。”

搭档:“这么久?为什么?”

中年男人:“说来话长,”他叹了口气,“我总是做噩梦,还经常思绪不宁,所以我才来找你们的。”

搭档点点头:“工作压力很大吗?”

中年男人:“不,这些年已经好很多了。”

搭档:“家庭问题?”

中年男人:“我们感情很好,没有任何问题。我老婆是那种凡事都依附男人的女人,对我几乎是言听计从,很多人羡慕得不得了。我儿子也很好,非常优秀。总之,没有任何问题。”

搭档:“噩梦?”

中年男人:“对,噩梦。”说到这儿,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搭档:“什么样的噩梦?”

中年男人严肃地看着搭档,停了一会儿:“嗯……说这个之前,我想问一件事儿。”

搭档:“请讲。”

中年男人:“行为会遗传吗?”

搭档:“行为?行为本身不会遗传,行为心理会遗传,但是那种遗传有各种因素在内,包括环境因素,这是不能独立判断的,必须综合起来看。”

中年男人认真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找对人了。”

搭档:“现在,能说说那个噩梦了吗?”

中年男人:“好,是这样:从三四年前起,我经常会梦到我把老婆杀了。”

搭档用难以察觉的速度重新打量了一下他:“是怎么杀的?”

中年男人犹豫了几秒钟:“各种方式。”

搭档:“如果可以的话,能说一下吗?”

中年男人略微有些紧张,并因此深吸了一口气:“嗯……我会用刀、用绳子、用枕头、扭断她的脖子、用锤子……而且杀完之后,还会用各种方式处理尸体……每当醒来的时候,我总是一身冷汗。”

搭档显得有些惊讶:“你是说,你会完整地梦到整个事件?包括处理尸体?”

中年男人:“对,在梦里我是预谋好的,然后把尸体拖到事先准备好的地方处理。”

搭档:“怎么处理?”

中年男人:“啊……这个……比如肢解,放一浴缸的硫酸,为了防止硫酸溅出来,还用一大块玻璃板盖在浴缸上,还有火烧,或者开车拉到某个地方,埋在事先挖好的坑里。”

搭档:“你会梦到被抓吗?”

中年男人:“最初的时候会有,越往后处理得越好,基本没有被抓的时候。”

搭档:“那你为什么要杀她?”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的膝盖,沉默了好久才开口:“我不知道……杀人的欲望,真的能遗传吗?”他带着一脸绝望的表情抬起头。

我和搭档对看了一眼。

搭档:“你的意思是说……”

中年男人:“大概在我9岁那年,我爸把我妈杀了。”

搭档怔了一下:“呃,你看到的?”

中年男人紧紧抿着自己的下唇,点了点头。

搭档:“他……你父亲当着你的面?”

中年男人:“是的。”

搭档:“原因呢?”

中年男人:“我不是很清楚,但据我奶奶说……哦,对了,我是奶奶带大的。据她说,我妈算是个悍妇了,而且……嗯……而且,我爸杀她的原因是她有外遇。”

搭档:“明白了,是在某次争吵之后就……”

中年男人:“对。”

搭档:“你父亲被判刑了吗?不好意思,我不是要打听隐私,而是……”

中年男人:“没关系,那时候我还小,再说那也是事实。判了,极刑,所以我是奶奶带大的。”

搭档:“下面我可能会问得稍微深一些,如果你觉得问题让你不舒服,可以不回答,可以吗?”

中年男人:“没事儿,你问你的,是我跑来找你们说这些的,尽管问就是了。”

搭档:“嗯,谢谢。你对当时还有什么印象吗?”

中年男人:“那时候我还小,就是很多东西在我看来似乎……嗯……似乎不是很清晰,或者有些现象被夸大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搭档:“明白,童年的扭曲记忆。”

中年男人点点头:“嗯,我亲眼看着那一切发生,印象最深的是:血喷出来的时候像是有自己的意志一样,洒向空中,然后溅到地上。而且……后来我曾经梦到过那天的情况。”

搭档:“跟困扰你的噩梦不一样?”

中年男人:“不一样,这个不算是噩梦。只是在梦里重现我爸杀……她的时候,血喷到地上并没有停止,而是流向我。”

搭档:“嗯?怎么解释?”

中年男人:“就好像是血有着我妈的意志……而且我知道血的想法。”

搭档:“为什么这么说?”

中年男人皱着眉努力回忆着:“就是说,血是有情绪的,它热切地流向我站着的地方,在梦里,我能知道那是我妈舍不得我的表现……这么说可能有点儿古怪。”

搭档:“不,一点儿都不古怪,我能理解。”

中年男人:“嗯,反正就是那样。”

搭档:“那个梦后来再没有过?”

中年男人:“本来也没几次,大概从我30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搭档:“我注意到从你重现当时的场景到你梦见自己杀妻,中间有几年空白,这期间没有类似的梦吗?”

中年男人:“没有,那几年再正常不过了。”

搭档:“能描述一些你杀妻的噩梦吗?”

中年男人:“我说过的,我几乎用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杀她……嗯……你是要我举几个例子吗?”

搭档点点头:“对。”

中年男人带着尴尬的表情挠了挠头:“说我印象最深的几次吧。有一次是我梦到自己勒死了她,然后把她拖到浴室里。我还记得当时浴室里铺满了装修用的那种厚塑料膜,把瓷砖和马桶还有洗手盆什么的都盖上了,但是在下水口的地方留了个洞。你能明白吧?在梦里我都设计好了一切,就等着实施杀人计划了。我用事先准备好的剔骨刀、钢锯,还有野外用的小斧头把她的尸体弄成一块一块的,大概是茶杯那么大,然后分别装进几十个小袋子里,准备带出门处理掉。这些全做好后,我把铺在浴室的塑料膜都收拾干净,浴室看上去就像是往常一样,很干净,除了下水道口有一点点血迹。”

搭档:“在梦里就是这么详细的?”

中年男人:“对。”

搭档:“还有吗?”

中年男人:“还有一次是梦到我把她闷死了,然后装进很大的塑料袋并放进一个旅行箱。在半夜的时候,我拎着箱子轻手轻脚地走楼梯去了车库,把旅行箱放进后备厢,然后开车去了郊外的一个地方,那里有我事先挖好的一个很深的坑。我把尸体从塑料袋子里拖出来,扔进坑里,还扔进去一些腐败的肉和发热剂,最后倒上了一桶水,再埋上……很详细,是吧?”

搭档皱着眉点了下头:“非常详细,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你把尸体直接掩埋,以及用腐烂的肉,还有发热剂、水,是为了加速尸体腐败?”

中年男人:“对,就是那样。”

搭档:“你在梦里做这些的时候,会感到恐惧吗?”

中年男人:“不,非常冷静。好像事先预谋了很久似的。”

搭档:“在现实中你考虑过这些吗?”

中年男人:“怎么可能,从来不。甚至醒来之后我会吓得一身冷汗,或者……想吐。”

搭档:“你的冷静和预谋其实只会在梦里才有,对吧?”

中年男人:“就是这样的……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会不会是我说的那样?我的基因中就有杀人的欲望?”

搭档:“目前看来,我不这么认为,你父亲杀你母亲并不是为了满足杀人欲望,是因事而起的冲动性犯罪。”

中年男人显得很紧张:“不怕你笑话,对那种梦我想过很多,难道说我和父亲都是被某种可怕的……什么东西……操控着,做了那一切?我是不是有问题?我……我……”

搭档:“你怕有一天你因为梦到太多次而真的这么做了,所以你才会来找我们。”

中年男人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是的,就是这样。有一次在梦里杀完我老婆之后,我抬头看了一眼镜子……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表情,和30多年前我父亲当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搭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扬起眉。

我摇摇头,搭档点了点头。

我的意思是今天没办法进行催眠,因为我把握不了重点,他表示赞同。

 

中年男人走后,搭档歪坐在书桌旁,把一只手和双腿都搭在桌上,闭着眼似乎在假寐。

我靠在窗边看着搭档:“看上去很离奇,对吧?”

他轮流用手指缓慢地敲击着桌面:“这世上不存在无解,只存在未知。”

我:“那,答案……”

搭档睁开眼:“答案……应该就在他心底。”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