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柜里的朋友(1):天才少年唯一的朋友,竟是一个女鬼?
 1.36万

衣柜里的朋友(1):天才少年唯一的朋友,竟是一个女鬼?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55

点击保存海报,打开微信扫一扫,加入催眠师手记读者群!

即获福利:

1、每天免费领取1本悬疑、心理类经典、畅销电子书。
2
、与《催眠师手记》作者高铭,心理学家魏知超在线互动。

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挂了电话后,我就开始走神儿,以至于不知道搭档什么时候从书房溜出来,坐到催眠用的大沙发上好奇地看着我。

搭档:“你……怎么了?”

我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他:“什么?”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从刚才接完电话后就走神儿,失恋了还是找到你亲生父母了?”

我完全回过神:“什么亲生……你才不是亲生的呢。刚才一个朋友打电话说了件奇怪的事儿。”

搭档:“有多奇怪?”

我想了想,反问他:“你相信鬼吗?”

搭档:“你是指和爱情一样的那个东西?”

我:“和爱情一样?你在说什么?”

搭档:“大多数人都信,但是谁也没亲眼见过。”

我叹了口气:“我没开玩笑,你相信有鬼魂的存在吗?”

搭档略微停了一下:“相信。”

他的答案多少让我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不会信……”

搭档:“干吗不信?用鬼来解释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会方便得多,而且这种神秘感也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否则这个世界多无聊。你刚才接电话就是听了这么个事儿?”

我点点头。

搭档露出好奇的表情:“打算说吗?”

我:“嗯……是这样。刚打电话的那个朋友说到他远房亲戚家里的问题。那两口子有个儿子,原本挺聪明的,后来大约从13岁起,就能看到自己衣柜里有个女人。那女人穿一件白色的长裙,类似睡袍那种,长发。”

搭档:“嗯……标准女鬼形象。”

我:“开始的时候,男孩跟家人说过,但是没人当回事儿,觉得他在胡闹。后来,他们发现男孩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他们就问他到底在跟谁说话。男孩说,衣柜里那个女人有时候会跑出来跟他聊天,并且劝他,‘活着很没意思,上吊自杀吧……’”这时,我留意到搭档的表情已经从平常的散漫转为专注,于是停下话茬问他,“怎么?”

搭档:“嗯?什么?我在听啊,继续说,然后呢?”

我:“然后这家人被吓坏了,找和尚、道士什么的作法,家里还贴符,甚至还为此搬过两次家、换了所有家具,但是没用,那个衣柜里的女鬼还是跟着他如果没有衣柜,就转为床下,或者房间的某个角落。依旧会说些什么,并且劝男孩上吊自杀。就是这么个事儿。”

搭档点了点头:“真有意思,一个索命害人的吊死鬼找替身……现在还是那样吗?”

我:“对,还是这样。”

搭档靠回到沙发背上,用食指在下唇上来回滑动着:“传说自杀的人,灵魂是无法安息的……”

我:“嗯,我也听说过这个说法,所以我刚才问你信不信鬼的存在。”

搭档:“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那个男孩现在多大了?”

我:“大约3年前,那孩子现在16岁。因为经常自言自语,并且行为怪异,现在辍学在家。”

搭档:“哦……这样啊……可以肯定他父母都快急疯了。那现在他们住在哪儿?”

我说了一个地名,那是离这里不远的另一个城市。

搭档沉吟了一下:“不远嘛……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我吓一跳:“怎么个情况?”

搭档:“我感兴趣啊,有可能我会有办法。”

“这个事儿……”我疑惑地看了搭档一眼,“超出了我们的领域了吧?”

搭档眯着眼想了一下:“不,这的确在我们所精通的领域中。”

 

大约一周后,我们沟通好一些所需条件,驱车去了那个男孩所在的城市。

在路上的时候,我看到搭档脸色有些阴郁,并且显得闷闷不乐。我问他是不是后悔了,他点了点头。

我:“你感觉没什么把握?”

他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好一阵儿才缓缓地说道:“这趟酬劳有点儿低。”

接下来是我叹气。

 

由于拉着厚厚的窗帘,房间显得很阴暗。少年此时正靠着床坐在地板上。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木讷与偏执,看上去是个身材消瘦、面容苍白的少年。

搭档拒绝了他父亲递过来的椅子,在离少年几步远的地方慢慢蹲下身,也盘着腿坐到了地板上。

我也跟着坐了下去。

少年的父亲退了出去,并且关上门。

现在房间里只有我们3个人。

当眼睛适应黑暗后,我发现少年此时正在用警惕和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搭档保持着沉默,看背影似乎是在发呆。

“你们……不像来作法的。”先开口的不是我们。

搭档:“嗯,不是那行。”

少年:“那你们是干吗的?”

搭档:“我是心理分析师,我身后那位是催眠师。”

少年显得有些意外:“有这种职业吗?”

搭档点点头。

少年:“你们不是记者?”

搭档:“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有过从事新闻行业的打算,后来放弃了。”

少年:“为什么?”

搭档:“我不喜欢站在中立的角度看事情,而喜欢站在对方的角度看事情。”

少年似乎没理解这句话:“中立的角度?对方的角度?有什么区别吗?”

搭档:“有,一个是足球裁判,一个是某方球迷。”

少年:“哦……你们来干吗?”

搭档:“听说,你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朋友。”

少年点点头。

搭档:“她现在在衣柜里吗?”

他抬起手臂指向衣柜:“她就在那里。”

搭档:“我们现在打开衣柜也看不到,对吧?”

少年依旧没吭声,只是点点头,看上去他似乎一直在观察我们。

搭档:“她长什么样子?”

少年想了想:“她有一头黑色长发,很瘦,穿着白色的长裙,脸色也很白。昨天你们不是来过吗?我爸我妈不是都告诉过你们吗?”

搭档:“你自己说出来比较有趣。我能打开衣柜看看吗?”

少年好奇地看了一会儿搭档,迟疑着点了点头。

搭档缓缓地起身,走到衣柜前,慢慢拉开衣柜。

由于房间里比较昏暗,此时我脑子里全是恐怖片中高潮部分的画面。

适应了一会儿之后,我看到打开的衣柜里满满地堆着各种书籍,没有一件衣服。

搭档扶着衣柜门,歪着头仔细看了一会儿:“看样子她在这里比较挤啊。”

少年轻笑了一下:“她不需要我们所说的空间。她从衣柜中出现,也消失在衣柜里。”

搭档:“现在她在吗?”

少年:“在,正在看你。”

搭档:“盯着我看?”

少年:“盯着你看。”

搭档:“她经常跟你说话吗?”

少年:“嗯,她知道我在想什么,所以总能安慰我。”

搭档:“还有吗?”

少年:“她劝我:‘上吊吧,活着真的很没意思。’”

搭档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随手抄起一本书翻了翻:“《天边的骷髅旗》  ?写海盗的?”

少年:“不是。”

搭档:“那是写什么的?”

少年:“写佣兵的。”

搭档:“为了钱卖命那种?”

少年:“为了钱出卖杀人技巧的那种。”

搭档:“而且还是合法的。”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