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面人(1):街上只有怪物
 1.69万

半面人(1):街上只有怪物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51

点击保存海报,打开微信扫一扫,加入催眠师手记读者群!

即获福利:

1、每天免费领取1本悬疑、心理类经典、畅销电子书。
2
、与《催眠师手记》作者高铭,心理学家魏知超在线互动。

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好,我知道了,晚上回去发到你邮箱。”中年女人挂了电话,略带着歉意地望着我们,“不好意思,刚刚是公司的电话。”

搭档点点头:“没关系,我们继续?”

她:“好。刚才说到哪儿了?”

搭档:“说到前天你又做那个梦了,结果吓得睡不着,睁着眼等到天亮。”

她:“哦,对。后来我给我老公打电话的时候还说到过这事儿,他说是我工作压力太大了造成的。”

搭档:“这次你记住梦的内容了吗?”

她:“没记住多少,只记得很恐怖,我在逃跑。但是有一点我记住了,好像那些让我睡不着的梦都是一样的,又不是一样的。”

搭档露出困惑的表情:“我没听懂。”

她:“就是说,那个场合我曾经在之前的梦里见过,我知道该怎么做才能逃开,但是跑着跑着就是新的了,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然后……然后我记不住了,总之觉得很可怕。”

搭档:“内容是衔接的?”

她:“不完全是,有重复的部分。”

搭档:“我听明白了,你是说,每次都能梦到上一个噩梦的后半段,然后继续下去,对吧?”

她点头:“嗯,差不多是这样。”

搭档:“所以,你很清楚后面会发生什么,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对对,就是这样。”

搭档:“但是再往后,就是你从没梦到过的了,你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一直在点头:“对,没错!后面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好像是被什么抓住了,然后就吓醒了。”

搭档:“我明白了,你所说的那些噩梦,其实就是一个很长的噩梦,只不过你每次只能梦到其中一段。说起来有点儿像是在走迷宫一样,每当走错,进了死胡同,就醒了,下一次就从某个点重新开始。而你的问题在于,走不出去这个迷宫,周而复始。对吗?”

她松了一口气:“对,还是你说清楚了,我一直就没讲明白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搭档:“把你吓醒的原因每次都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吗?”

她:“呃……这个我也说不好,上次来的时候就想跟你说,可是我死活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这时,她包里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搭档站起身:“你先接电话吧,我们准备一下,等你接完电话就可以催眠。”

中年女人敷衍着点了点头,从包里翻出手机。

 

关上观察室的门后,我看着搭档:“似乎是某种压力。”

搭档正忙着给摄像机装电池:“嗯,看上去是,具体不清楚。”

我:“上次她来是什么时候?你都了解到了什么?”

搭档:“大概是5天前?对,是上周三。那次没说什么具体内容,因为她什么都没记住,就记住被吓醒了,跟我说的时候还哭。那天你不在,我就了解了一下她的生活环境和家庭情况。”

我:“嗯?你是说,她只是因为做噩梦了就找来了?”

搭档:“不完全是,每次做那种梦之后,她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巨大压力感。”

我:“So?”

搭档:“她所在的公司每两个星期都会有心理医生去一趟,她就跟心理医生说了。心理医生推荐她尝试一下催眠,然后就……”

我点点头:“那她描述过是什么样的巨大的压力感吗?”

搭档:“她也说不清,所以我没搞明白,似乎是有什么不踏实的。最开始我以为是她不放心老公或者孩子,聊过之后发现其实不是。”

我:“是家庭问题吗?”

搭档:“据我观察,应该不是。她先生常年在别的城市工作,据她描述,是那种很粗枝大叶的人。他们的孩子在另一个城市上大学,而她经常是一个人生活。不过,由于她工作很忙,所以生活也算是很充实。虽然有点儿过于忙,但大体上还好。”

我透过玻璃门看到催眠室的中年女人已经接完电话,正在把手机往包里放:“待会儿催眠还是先重现她前天的梦吧。至少我们得有个线索。”

搭档抄起摄像机三脚架:“嗯,有重点的话,我会提示你。”

 

她:“必须要关掉手机吗?调成振动模式也不行吗?”

我严肃地看着她的眼睛,表现出我的坚持:“必须关掉,否则没办法催眠。”

她:“可是,万一公司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怎么办?”

我起身走到摄像机后,做出要关掉摄像机的样子:“那就等你哪天确定没有重要事情的时候再来吧。”

她犹豫着看了一眼搭档,搭档对她耸耸肩,表示出无奈。

中年女人从包里翻出手机,攥在手里愣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关掉了手机。

我们重新坐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我看了一眼放在她身边的包,伸出手:“把包给我,我放在那边那把椅子上。”我指了指窗边的一把椅子。

她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递了过来。

我接过包放在一边,并且安慰她:“你的电话已经关掉了,所以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重要了,除非今天不进行催眠,你回去继续被那个噩梦困扰。”

看起来,我的强调和安抚很有效,她连忙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然后乖乖地靠坐在了催眠用的大沙发上。

我:“非常好,假如你觉得躺下更舒服,可以躺下来。”

她:“不,这样已经可以了。”

我:“很好,放松你的身体,尽可能让身体瘫坐在沙发上,这样你就能平缓地呼吸。”

她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开始松弛了下来。

我:“放松,放松,再平缓你的呼吸……”

“你会觉得眼皮开始变得很沉……”

“很好……慢慢闭上眼睛吧……”

“你的身体沉重得几乎不能动……”

“但是你感觉很温暖……”

“很舒适……”

“现在,你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它很柔软……”

“非常好……”

“当我数到‘1’的时候,你会回到那个梦中,把看到的一切告诉我……”

“3……你看到前面的那束光……”

“2……你慢慢向着那束光走了过去……”

“1……”

“你此时正在自己的梦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抬头看了一眼搭档,他把手攥成拳头,放在嘴边,似乎在认真倾听。

她:“我……我在一条街上……”

我:“你认识这个地方吗?”

她:“是的……”

我:“这是什么地方?”

她:“这是……这是我和我老公来过的地方……”

我:“你知道是哪里吗?”

她:“诺……丁汉。”

我:“你是一个人吗?”

她:“不,街上有……有人……”

我:“你老公在你身边吗?”

她:“不,只有我……”

我:“街上的人你都认识吗?”

她的身体轻微地抽搐了一下:“他们……不是人类……”

我:“那你能看清他们是什么吗?”

看起来她略微有些不安,但并不强烈:“不……不……他们不是人类……”

我耐心等待着。

她:“他们都是怪物……”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