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1):再接棘手病例,催眠人格分裂患者
 2.98万

迷失(1):再接棘手病例,催眠人格分裂患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12

点击保存海报,打开微信扫一扫,加入催眠师手记读者群!

即获福利:

1、每天免费领取1本悬疑、心理类经典、畅销电子书。
2
、与《催眠师手记》作者高铭,心理学家魏知超在线互动。

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通常来说,我和我的搭档都不怎么喜欢人格分裂的情况,因为一个以上的多重意识就是人格分裂的人无法被催眠。这是个令人非常头疼的问题。

当然,这不代表我们没接过这类型的活儿。

 

中年男人紧张地望着我们说:“我的另一个人格找不到了。”

很显然,搭档没听明白因为此时他正带着一脸绝望的表情看着我。我猜,他可能认为自己做这行太久而精神崩溃了。其实那句话我也没听懂。

面前的中年男人飞快地看了看我们的脸色,略微镇定下来后又重复了一遍:“我没开玩笑,我的另一个人格不见了。”

我定了定神:“你是说,你本来分裂了,但是现在就剩你了,那个和你共享身体的家伙不见了?”

“注意你的用词。”搭档很看不上我面对顾客时不用专业词汇,“不是家伙,是意识,是共享身体的意识……”

中年男人:“对对,不管是什么,反正不见了,就剩我一个了。”

搭档:“那不是很好吗?你已经痊愈了。”看样子,他打算打发面前这个中年男人走。

中年男人:“但是,我不是本体,我是分裂出来的!”

搭档忍不住笑了:“怎么?你玩够了?不想再继续了?”

中年男人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更加严肃:“不,我是因‘他’的需要而存在的,或者说,我是因‘他’而存在的!没有了那个本体,我什么都不是。”

我忍不住多想了一下这句话,发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逻辑问题。

当我把目光瞟向搭档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在似笑非笑、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眼前这位“第二人格”。从他好奇的表情上我能看到,他很想接下这单。

于是,我问中年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另一个人格不见的。他告诉我大约在一周前,也许更久,具体时间上他不能确定,因为每次醒来时他所身处的依旧是他睡去时的环境。而且他也查过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第一人格有过任何活动,所以他从最初的诧异转为茫然,接下来经历了失落,最后是恐慌。简单地交换意见后,我们决定还是先通过催眠开始探究,看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样就能知道你的本体人格到底在哪儿了。毕竟我们要从‘他’失踪前开始找到问题。因为那时候你不清楚‘他’都做过些什么。”我用非常不专业的语言向他解释。

搭档没有再次纠正我。

 

架摄像机时,我压低声音问搭档:“你确定他是正常的吗?他在撒谎,你看不出来吗?你真的要接吗?”

我那个贪婪的搭档丝毫没有犹豫与不安:“当然看出来了,他描述的时候眼睛眨个不停,但是那又怎么样?怕什么?正不正常没关系,反正他付的钱是真的,就算是陪他玩儿,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而且,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呢?”

我:“怎么可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多重人格是无法被催眠的。”

搭档笑了:“你忘了?他目前是只有这一个意识。”

我:“可是……”

搭档:“没有什么可是,一个早已过了青春期的男人跑来撒谎、付钱,想通过催眠来找到点儿什么,那我们就满足他好了。而且,我真的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架好摄像机后,我回到中年男人面前坐下,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看着他的眼睛。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搭档,又转过来望着我:“呃……我不困,这样也能被催眠?”

搭档告诉他:“如果你困的话,反而不容易成功,因为你会真的睡着。”

中年男人:“催眠不是真的睡着?”

我不想浪费时间向他解释这件事:“来,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睛,放松……”

他转过头,迟疑地望着我。

我:“镇定下,放松,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想通过催眠来找回本体意识,那么你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坐好,我们会帮助你的。”

他点了点头。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我暗自叹了口气:“你还是不够放松,这样吧,我们从你的头顶开始一点儿一点儿放松吧……首先,身体向后靠,把重心向后……”

他照做,不过眼神看上去还是有些怀疑。

我:“就是这样,慢慢,放松身体……你的头部还是很紧张,从头皮开始,慢慢来,放松……”

他依旧照做了,并且稍微平静了一些。

我:“接下来是额头……对,额头,不要皱着,放松皮肤,让它轻松地舒展开……”我花了足足10分钟来让这位第二人格按照我的指示一步一步从头顶开始,随着言语指导开始进入交出意识的状态。他从最开始的迟疑,转换为遵从,最后完全无意识地只知道遵守,没有一丝反抗情绪。

“很好,你已经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意识深处……”

他开始自然而松弛地垂下了头。

“……很好,你沿着盘旋向下的台阶……慢慢走下去……”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平缓而粗重。

“……你已经看到楼梯尽头的那扇木门……等我允许的时候……推开它,你将以‘他’的身份回到一周前。”

中年男人:“……好……”

“3。”

他的头垂得更低了。

“2。”

他的手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1。”

他静静地瘫坐在长沙发上,一动不动。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丝期待,情绪上有点儿像多年前我第一次独立给人催眠的那种感觉。

经过短暂沉默之后,中年男人开口了:“看到……一个人……”

我:“什么样的人?”

中年男人:“和我一样姿势的人……”

我:“一样姿势?你是站在镜子前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镜中的是你自己吗?”

中年男人:“这……是‘他’……”这让我很诧异,他在催眠过程中居然会使用第三人称描述自己。

我:“你在镜子前做什么?”

中年男人:“……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此时,他略带不安地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就这样一直看吗?”

中年男人:“是……”

我:“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中年男人:“可以……”

我:“那么,你都想了些什么?”

中年男人:“害怕……”

我:“害怕?你感到恐惧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是什么让你感到恐惧?”

中年男人:“一个……人……”

我:“什么人?”

中年男人迟疑了一阵儿:“一个……一个看不清的人……”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时不是只有你自己,而是还有别的人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是个男人?”

中年男人:“是个……男人……”

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中年男人:“制造……”此时,他的语速越来越缓慢。

我:“制造?从事制造行业的男人?”

中年男人:“不……是制造……制造的……人……”

我忍不住和搭档对视了一下:“制造出来的人?你指孩子吗?”

中年男人:“不,不是……”

飞速地分析了几秒钟后,我问道:“是你所制造出来的人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你是说,你制造出来一个人?”

中年男人:“是的。”

我和搭档都愣住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