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惊魂(2):噩梦中的惨叫声,竟是她自己发出的
 2.65万

试听180夜惊魂(2):噩梦中的惨叫声,竟是她自己发出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41

我知道她就快醒过来了,因为假如那个场景能把她从梦中惊醒的话,那么也同样可以把她从催眠中唤醒,于是我提高音量,语速坚定而沉稳地告诉她:“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会醒来。”

“1。”

她的双手开始紧张起来,并且慢慢地护到胸前。

“2。”

此时,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强烈的痉挛反应。

“3!”

她猛然坐直身体,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我。

看来我的时间掐得正好。

此时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你觉得她的情况仅仅是小时候被虐待造成的吗?”搭档压低声音问我。

我转过头看着另一间屋子里的年轻女人,她正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捧着一杯热水发呆。很显然,房间里轻缓的音乐让她平静了许多。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嗯……比我想的稍微复杂了一点儿。”搭档皱着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我认为……那层迷雾拨开了,今天也许能有个水落石出。”

我没吭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我的强项是让患者进入催眠并且进行催眠后的诱导,而我的搭档则精于在患者清醒的时候问询和推理分析。虽然有时候他的分析过于直觉化,以至于看起来甚至有些天马行空,但我必须承认,那与其说是他的直觉,倒不如说是他对细节的敏锐及把握这是我所望尘莫及的。

他眯着眼睛抬起头:“看来,该轮到我出马了。”

我们把年轻女人带离了催眠室,去了书房。关于在书房问询这点,是当初我搭档的主意。

“在书房那种环境中,被问询者对问询者会有尊重感,而且书房多少有些私密性质,那也更容易让人敞开心扉。”

他这么说。

其实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是他很喜欢那种权威感。

 

年轻女人:“刚才我说了些什么?”

搭档:“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会给你刚刚的录像。”

年轻女人:“嗯……算了,还是算了。”

搭档:“好吧,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决定权在你,OK?”

年轻女人点了点头。

搭档:“你家里环境不是很好吧?”

年轻女人:“嗯。”

搭档:“所以你只身跑到北方来生活?”

年轻女人:“嗯。”

搭档:“辛苦吗?”

年轻女人:“还算好……我已经习惯了。”

搭档:“自从你睡眠不大好后,工作受到很大影响了吗?”他小心地避免使用那些会令她有强烈反应的词汇。

年轻女人:“嗯……还行……”

搭档:“那么,能告诉我你的职业是什么吗?我们只知道你是从事金融行业的。”

年轻女人的眼神开始变得闪烁不定:“我……一般来说……”

搭档:“银行业?”

年轻女人:“差不多吧。”

搭档:“你是不是经常面对大客户?”

年轻女人点了点头。

搭档:“压力很大吗?”

年轻女人叹了口气:“比较大。”

搭档:“你至今单身也是因为压力大而并非工作忙,对不对?”

年轻女人:“是这样。”

搭档:“关于感情问题,我能多问一些吗?”

年轻女人:“例如?”

搭档:“例如你上一个男友。”

年轻女人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不想提起他。”

搭档:“好,那我就不问这个。”

接下来,他问了一些看上去毫无关联的问题。例如: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你跟家人联系得紧密吗?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你觉得最令自己骄傲的是哪件事?年轻女人虽然回答了大多数,但我能看得出,她在有些问题上撒了谎。

搭档的表情始终是和颜悦色的,从未变化过。

问询的最后,搭档装模作样地看了下手表:“嗯,到这儿吧,这些我们回头分析,下周吧!下周还是这个时间?”

年轻女人点了点头。

 

送走她之后,我们回到书房。

我:“你不是说今天会水落石出吗?”

他坐回到椅子上,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记录:“嗯。”

我:“嗯什么?答案呢?”

他抬起头看着我:“我们来讨论一下吧,有些小细节我不能百分之百肯定。”

我坐在他斜对面的另一把椅子上:“开始吧。”

搭档:“你不用倒计时?”

我:“滚,说正事儿。”

搭档笑了笑:“关于她童年受过虐待这点可以肯定了,在催眠之前我们猜测过,对吧?”

我:“对,我记得当时咱们从她的性格、穿着、举止和表情动作等分析过,她应该是那种压抑型的性格,她的那种压抑本身有些扭曲,多数来自童年的某种环境或者痛苦记忆。”

搭档:“嗯,童年被虐待这事儿很重要,而且还是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假如没有这个因素,恐怕我的很多推测都无法成立。”

我:“你是指心理缺失?”

搭档:“对。我们都很清楚童年造成的心理缺失问题会在成年后被扩大化,具体程度和儿时的缺失程度成正比。这个女孩的问题算是比较严重的。通常来说,父亲是女人一生中第一个值得信赖的异性,但是她没有这种环境,对吧?”

我似乎隐隐知道了我的搭档所指向的是什么问题了,但是到底是什么,我并没有想清楚,所以只是迟疑着点了点头。

搭档:“这样的话,对于这部分欠缺,她就会想办法去弥补……”

我:“你是说,她会倾向于找年纪大自己很多的恋爱对象来弥补这部分缺失?”

搭档:“没错。不过,她始终不承认自己有男友,而且拒绝谈论前男友的问题……我认为,她……没有前男友。”

我想了想:“有可能,然后呢?”

搭档:“从她对此支支吾吾的态度来看,她应该有个男朋友,年龄大她很多,可能超过一倍,还是个有妇之夫。”

我:“最后这一点你怎么能确定?”

搭档:“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我一会儿会说明的。我们还是接着说她童年那部分。”

我:“没问题,继续。”

搭档:“你记得吧,她刚刚通过催眠重复的梦境,正是她被自己的尖叫声所惊醒的梦。可是,那个梦境的哪部分才能让她发出那么恐怖的声音呢?”

我仔细地回想:“呃……她……最后反复说‘不要’……是这个吗?”

搭档:“你不觉得这有问题吗?好像她的梦跳过了一些什么。”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