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之天地为炉
 764.13万

赘婿之天地为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44



雅居团队倾情奉献,历时一年八个月重金打造,心血之作,请各位多多支持!

(来来来,走一走看一看啦~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啊~)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放虎归山……唐明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宁毅)


“这里是……”(宁毅)


“姑爷。”(小婵)


“相公。”(苏檀儿)


“立恒。”(聂云竹)


“宁立恒!”(元锦儿)


“老师。”(周佩)

“在下宁毅,宁立恒。” (宁毅)




梦起江宁杨柳月

前世浮华逝如雪

拟将新生寄闲云

家国情仇终难却


“这次的事情过后,檀儿的身体好些了,我们……我们圆房吧……”(苏檀儿)——《第一一六章 变色》





“便是……一辈子的事情啊。”(小婵)——《第八十八章 星星点灯》




“等到我六十岁的时候,成了个婆婆,我也能早早的起床,然后天还没亮,他从那边散步过来,我还在这里等着他,那也是很好的事情啊。” (聂云竹)——《第一八一章 喜欢》





“我根本就不想喜欢你,我讨厌你,最烦的就是你了……我讨厌我自己喜欢你!”(元锦儿)——《第三七九章未央(四)》




“老师是不会喜欢上我的,我已经想明白了。老师始终是老师,我也始终只是他的弟子,两年的时间……这都是缘分……我忽然长大了,这缘分也就到头了。” (周佩)——《第四〇一章 星辰此夜 风露中宵》




晚风拂乱鸳鸯谱

弱水三千谁堪负

欲缔鸳盟狼烟起

胡马南度苍生苦



“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会拿到它,绑上蝴蝶结之后,送到你的面前……” (宁毅)

“我想要……天下太平?”(陆红提)——《第四四九章 赠君一愿 记取来年》




“宁毅!你再狠再厉害,我也会找到你的!你给我等着——”(刘西瓜)

“我等你!”(宁毅)——《第四九一章 余辉散尽 古旧桥头》



“汴梁城破了……几十万人在城里……”(李师师)

“我杀周喆之后,京中人口少了近两成。往好处想,至少这两成人是我救的。”(宁毅)

“真的……劝不了你吗?”(李师师)

“呵呵”(宁毅)——《第六五六章天地崩落长路从头(下)》




风云乱淹没众生悲欢

天地为洪炉燃尽盛世浩繁

掀波澜拔刀血溅金銮

以慰英魂血苍然

“女真人如若南下,必是生灵涂炭。老夫周侗,愿与各位壮士刺杀粘罕,为武朝黎民尽一份力。”(周侗)

“杀粘罕!”(武林高手)

“杀粘罕!”(武林高手)

“杀粘罕!”(武林高手)

“粘罕,纳命来!”(周侗)

“诸位,夏村的兄弟已支撑数日。我军猝然杀到,前后夹击。必能击溃郭药师那三姓家奴!”(龙茴)

“不知死活……我郭药师啃不动夏村,难道还捏不死你们这些杂碎?!给我杀!”(郭药师)



“我们输了……”(龙茴)

“杀出去!通知夏村,不要出来——(龙茴)



“绍和兄,武胜军大败,陈彦殊畏罪自杀,太原已成孤城!”(李频)

“德新,我觉得,我可能见不到父亲了……”(秦绍和)


“秦相,太原沦陷,大公子厮杀到最后一刻,最终……被乱刀分尸,首级……如今还挂在太原城楼之上……”(闻人不二)

“……绍和。”(秦嗣源)





“秦老啊,你这一路走来费尽了心力,但最后都归零了,让人拿石头打,让人拿粪泼。您心中,是个什么感觉啊?”(宁毅)

“老夫……很心痛……为来日他们可能遭遇的事情……心如刀绞。”(秦嗣源)

“嗯。”(宁毅)

“那立恒呢?”(秦嗣源)

“嗯?”(宁毅)

“立恒……又是什么感觉?”(秦嗣源)

“……”

……

我为这一路走来牺牲了的人们,已经遭遇到的事情……

——心如刀绞。(宁毅)



“你……朕……”(周喆)

“别说话。我送你上路。”(宁毅)



乱世如蛊仁义绝

强者浴血弱者灭

一朝英雄拔剑起

又是苍生十年劫



“他们不是无辜的!他们是武朝人,武朝打不过女真,他们就罪不容诛!国家强大,人民身受其惠;国家虚弱,人民死有余辜!这是天罚!因为国家面对的是这片天地,天地不讲情理!天理只有八个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宁毅)

“我将给予天下所有人同样的地位,从此以后,士农工商,再无差别。如此一来,圆不再有序……我将砸掉整个儒家。”(宁毅)

“你——大逆不道!”(左端佑)

“你看,现在的小苍河,像是什么东西啊?”(宁毅)

“像一把刀。”(苏檀儿)



“——李乾顺就在前面了!”(士兵)

“……是死在这里还是杀过去!” (罗业)

“向前——”(士兵)

“杀——”(士兵)

“李乾顺,借你的头玩玩!”(罗业)



“你的人、你的人……一万人,打败了西夏十万大军,你们打败了西夏十万大军……” (左端佑)

“然而死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好人,有价值的人,也是……有生存资格的人。人在世间,要为自己的生存付出代价,这些人付出了代价,而这……才更让人感到伤心,因为他们……最该活着。”(宁毅)

“你要出去……也是,你们胜了,要接收延州了吧……”(左端佑)

“已经打赢了,拼了命的人当有休息的时间……该是肮脏的阴谋诡计上场的时候了。”(宁毅)

“哈哈哈哈哈,宁立恒好狠的心哪!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中立派啊,所有人都要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他这是故意放手,逼着人去死,让他们死明白啊——”(李频)

“然则天下倾覆,谁又能独善其身。他的世界若不好,您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的呢?”(铁天鹰)

“是啊,我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但……不管怎么样,我总觉得,这天下该给普通人留条活路啊……”(李频)




风云乱淹没众生悲欢

天地为洪炉燃尽盛世浩繁

掀波澜执长缨赴国难

以慰英魂血苍然

黑旗卷历尽血海刀山

将乾坤倾覆惊醒黎民千万

韶光换江山几度衰繁

唯此道薪火永传

唯此道薪火永传



纵横和回溯时光长河,自苍莽时起,及刀耕火种,望部落聚散,始帝皇禅让,至天子分封,人们一代代的繁衍、兴盛、离去、衰亡,人们厮杀、争夺,人们友爱、结合。乱世将至了,当黑骑裂地,天地将翻覆,及英雄浴血,也总有盛世会到来。

而我们只需守望、观看,愿他们在这里留下的些许光点,将越过漫漫长河,流传,延续。直至我们……

——成为更好的人。

“我们……将来还能那样过吧?等到打跑了女真人。”(元锦儿)

“等到打跑了女真人,天下太平了,我们还回江宁,在秦淮河边弄个木楼,你跟云竹住在那里,我每天跑步,你们……嗯,你们会整天被孩子烦着。”(宁毅)

“约好了?”(元锦儿)

“约好了。”(宁毅)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