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海底的宝藏
 19

第九章:海底的宝藏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45

地中海的海水蓝得出奇,周围环绕着峻峭的山峰,充满清新的空气。但是这里不断的遭受战火的蹂躏,曾是地球上人类相互残杀最激烈的地区之一。尼摩船长似乎很不喜欢这片海洋,他下令以最快的速度横越地中海。在如此快的速度下,尼德·兰德逃离计划根本无法实施。二月十八日,“鹦鹉螺”号越过直布罗陀海峡的出口,来到了大西洋,才终于浮出了海面,大家又可以到甲板上散步了。这天,尼德·兰神情凝重地来到我的房间。我知道他是因为没有找到机会逃跑而郁闷,就劝慰他说:“现在船真沿着葡萄牙海岸北上,不远就是法国和英国,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找到机会逃脱了。”尼德·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说到:“不,今晚就逃走!”“什么?”我大吃一惊。“今天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尼德·兰平静地说,“今天晚上月黑风高,而且鹦鹉螺号距离西班牙只有几海里,实在再好不过了。”尼德·兰见我没有说话,又走近一步,小声而坚定地说:“今晚九点钟,尼摩船长肯定已经休息了。我和康塞尔会先去中央楼梯那儿,你在附近的图书室等我给你暗号。别忘了,今晚九点!”说完,尼德·兰转身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不不知所措地呆坐在那里。坦白地讲,我的确不应该为了个人兴趣,忽视同伴对自由的追求。但是此刻,我已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广袤的海洋,并热衷于完成环绕海底一周的壮举。这种矛盾令我烦躁不安、没有胃口,所以我晚饭吃得很少,七点钟就离开了饭桌。我想最后一次看看客厅。于是我走过长廊,来到了曾经度过很多欢乐时光的陈列室里。客厅的一角能通往尼摩船长的房间。我走过去,发现门半敞开着,船长不在房里。我不禁往里多看了几眼。房内的陈设简朴而严肃,墙上挂着好多幅铜版画。那些都是为实现人类理想而奉献一生的伟大人物的肖像画,如约翰·布朗、华盛顿、马宁、林肯等。“这些英雄的心灵和尼摩船长的心灵有什么相通之处呢?”我试图从这些肖像中寻找船长生平的秘密,“他会是一位隐居的本世纪政治或社会变革的重要领袖人物吗……”八点的钟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急忙退出来,回到了自已的房间。正如尼德·兰所料,“鹦鹉螺”号此时正平稳地沿着葡萄牙海域沿岸北上,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差几分就到九点了,我悄悄地溜进图书室。里面光线昏暗,一个人也没有。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对面楼梯附近的门口,等待尼德·兰的暗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鹦鹉螺”号居然在海底停了下来!就在我不知所措时,客厅的门突然打开了,尼摩船长一见到我就亲切地招呼道:“教授,我正找你呢!你对西班牙历史熟悉吗?”此时此刻,我紧张得精神恍惚,头脑一片空白,只能含糊地回答:“不太了解。”“哈哈,那么,让我告诉你西班牙历史上的一段奇闻轶事吧。”说着,他将我领进了客厅。尼摩船长躺在一张安乐椅上,我机械地坐在他的身边,心中暗暗思忖船长是不是已尼发现了我们的逃跑计划。“一七零二年,”船长兴致勃勃地讲述着,“西班牙舰队在法国海军大将夏都·雷诺的保护下,运载大批掠夺来的财宝回国。船队原来预定进入加的斯海港,可是当夏都·雷诺得知这是英国海军经常出没的海域后,便决定改航驶向法国。不料,这遭到了西班牙舰队司令官的强烈反对。西班牙司令官要求舰队仍然径直航向西班牙港口,如果无法进入加的斯港,就前往西班牙海岸的维哥湾。然而不幸的是,船队后来还是在维哥湾遭到了英国舰队的攻击。夏都·雷诺的舰队虽居于劣势,但他奋战不懈,后来眼看大势已去,为避免财宝落入他人之手,夏都·雷诺下令在船底凿开一些洞,将所有财宝沉入海底。”说到这里,尼摩船长停了下来。“然后呢?”我好奇地问道。“教授,我们现在正位于维哥湾海底,就是当年那场激烈海战的发生地。”“什么?”我吃惊地站了起来。尼摩船长示意我跟他走到玻璃窗前。透过玻璃窗,我非常清楚地看到,穿着潜水衣的船员们正从沉船的残骸中,搬出腐锈的圆筒和箱子,钱币和金银珠宝像流水般倾泻而出。他们背着这些珍贵的战利品回到了船上,卸下包袱,又回去捞取那取之不尽的金银。“教授,你一定没想到海底竟会蕴藏着如此丰富的宝藏吧?”尼摩船长笑着说,“事实上,在我的航海图上记载着许多船只遇难的地点。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富有了吧?”“是的,我非常明白,”我冷冷地回答,“不过你是否知道,西班牙政府已经允许民间自发成立打捞宝藏的公司,股东们初步估算沉在海底的宝藏至少有五亿之多。”“五亿?”船长笑道,“现在可没有么多了!”“看来那些打捞公司股东们的发财梦即将破灭了。不过我并不为他们惋惜,我只是希望这笔财富能够帮助千千万万穷苦的人们!”听了我略带讽刺的话语,船长突然激动起来,他提高声调说道:“难道你以为我是为了满足个人私利才寻找宝藏的吗?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受苦受难的人正等待有人伸出援助之手吗?你错了!”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时猛然打住了,他可能后悔自己说得太多了。 但我知道我猜对了,不论是什么原因迫使尼摩船长到海底寻找自由,但他的心脏还在为人类的苦难而跳动着,他会给受奴役的种族和个人送去他的仁慈。同时,我也明白了,当“鹦鹉螺”号游弋在发生起义的克利特岛海域时,尼摩船长送出去的那几百万财富是给了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