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孟津朝王,一场居心叵测的诸侯会盟(下)
 2747

02孟津朝王,一场居心叵测的诸侯会盟(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48

大家都知道春秋战国时期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相对于春秋时期军阀混战,诸侯只是单单争夺中原霸主的这种态势。战国的局势则更加微妙,一来是相较于春秋时代的小国林立的混沌状态,战国时期的版图和诸侯强弱已经相当明显了。春秋时代初期的一百四十多家诸侯,经过三百六十多年的兼并,到战国初期就只剩下了二十余家,诸如越国、鲁国、宋国这样的小国逐渐地被吞灭和沦为强国的附庸,使得齐、楚、燕、赵、韩、魏、秦成为了大家熟悉的七大强国,史称战国七雄。天下从近百个小国家整合为十多个大国家,政治、资源完成了局部统一,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人口迅速增加,导致了各国间的战争规模也急剧上升。春秋时代几十辆战车相交就可以形成一次大战,而到了战国时期动则雄兵数万,甚至战国后期秦将王翦南下灭楚国时带领的雄兵达到了60万之中。如何在竞争中生存下来,就成了各国的首要目标,因而出现了以“富国强兵”为目标的变法改革。这一时期的战国七雄,七国都先后开始变法,其中以魏国的“李悝变法”为典型,因此魏国也成为战国初期最先强大起来的国家。到了《鬼谷子的局》开篇魏惠王魏莹执政时期,魏国已经成为了整个战国中前期最强的国家,从魏惠侯到魏惠王这种称谓上的变化,体现了魏公此时的狼子野心。这也是我所想说的第二点,相比于春秋时期各国相争以图谋中原霸主相比,战国时期的诸侯国们已经开始流露出颠覆周氏取而代之的想法了,这种思想转变的外在因素非常之多,在之后的讲书里我们还会再来聊到。

而相比于各诸侯国的日渐强盛,思想觉醒,周史王朝已经日渐式微,偏安洛阳一带。到了这个时期,随便一个诸侯国的地盘都比他来得大,彼时的周天子更是诺诺,根本不指望诸侯能来朝觐,只要不被诸侯欺侮就乐得烧香了。不但如此,此时的周王室可谓民穷国弱,周显王本人居然五年没有增添一件新衣裳,这次孟津朝会甚至坐的马车车轴断了都没法换一辆,只是用兵器替代车轴一路颠簸地来到了孟津,周天子的狼狈样可想而知。

所以,《鬼谷子的局》全书开篇的孟津朝会,不过是魏惠王借周天子之名,行号令天下之事,真实目的是想增加人气值,提高知名度罢了。

这场戏对于整部《鬼谷子的局》而言意义非常重大,在读者圈中也是引起广泛好评,很多读者都告诉我,正是孟津朝王这个场景描绘的极尽详实和有趣,才让读者们有了读下去的动力。而这场戏的重要意义以及一下子能吸引到我目光,原因就在于,寒川子老师仅用了这一个场景,就将之后所有需要用到出场的各国高层,他们的性格、特点,以及这个时代他们彼此的地位、国力强弱,都做了场景化、符号化和贴近事实的描写。就是你通过这场会面,就基本上能够搞懂,现在各国的大王们他们彼此之间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了。

在这场孟津会盟上,面对车架受损而姗姗来迟的周显王,魏惠王居然敢不出门迎接,惹得北居燕地的燕文公、赵国的赵肃侯、韩国的韩昭侯都驻足观望,不敢擅自相迎。而齐楚两大国的国君则干脆没有前来,派了各自的太子齐国的田辟疆和楚国太子熊愧前来应付了事。这其中我们可以通过孟津朝会看出各个诸侯国的强弱对比,韩赵二国虽然与魏国同时三家分晋,但是实力已经远远落后于魏国,近年来逐渐成为魏国的附庸;北地燕国一直是国弱民穷距离神将乐毅出世还有好长一段时候,老燕公在这个时期是典型的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谁也不交好;楚国早在春秋时代就已经僭越称王,理论上和周天子是平起平坐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春秋五霸中只有楚庄王一人是王而其他四霸都是公,所以楚威王没有亲自前来,而是派了自己的太子熊愧;齐国呢,也是一样,国富民强的他们派了太子田逼疆前来,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齐国国君齐威公此时还没有效仿楚国和魏国僭越称王。多年之后在魏惠王和齐威王在徐州会盟,互相承认对方为王,这场会面也被称为徐州相王,这呢,也是后话。大家可以看到,仅仅一场孟津会盟,就将《鬼谷子的局》开篇所处的战国时期,各个国家的优劣强弱、国民实力甚至民族个性都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里我要多说一句,这种大型的盛会场景在很多的经典文学和影视作品里都可以寻到踪迹,而且作用非常明显。通过一个盛大的集会,不同的人物在同一场景的不同表现,展现出多个人物的性格特征和他们所处的地位,对今后的故事所起到的作用。所有人物在这样一个场景下的各自绽放,就形成了一副非常有趣的浮世绘,展现的是人性百态。

比如我最喜爱的欧美电影和小说《教父》,在《作品》的一开场就通过教父女儿的这场独特的西西里式的婚礼给全篇定下了基调。在这场二十分钟的婚礼片段中展现了多个角色最具特点的一面,你会看到尊重传统、注重礼仪,在女儿大婚的当天依然会见朋友替他们排忧解难的委托克里昂教父,看到脾气暴躁、不计后果的家族接班人大儿子桑尼,看到性格懦弱在大合照被边缘化的老二弗罗多,看到在故事的最初以二战战斗英雄的身份归来,与家庭的价值观和事业格格不入的小儿子麦克,还有让人心生畏惧的杀手卢卡,前来庆贺但心怀鬼胎的教父的对手。所有人的性格通过这样一个盛大的婚礼被镜头语言和场景切换表现得非常丰满,他们的命运也通过那些镜头预言得到了暗示和展现。

同样,我之前讲解的另一部经典著作《冰与火之歌》,它的开头,就是劳勃国王北上去到临冬城面见自己儿时的好友奈德•史塔克,在非常有北欧风情的临冬城宴会上,短短几分钟的场景,我们便能够体会到奈德的沉稳、詹姆的桀骜不驯、瑟曦的飞扬跋扈、珊莎的天真、艾丽娅的剑走偏锋、雪诺的黯然以及小恶魔的外貌丑陋却内心善良。这些鲜活的人物个性留在我们脑海中的第一印象,就是通过这样一场宴会,通过镜头、语言、神情和动作深深留存在我们记忆当中的,是这场宴会让我们记得故事开始时,一片祥和下隐藏的重重杀机。

如果大家觉得这两个例子太过遥远,那么2017年的一部热播剧《人民的名义》可能会让大家更有共鸣感。在全剧的一开场就通过市委的一个高层机密会议,展现了高育良、李达康、祁同伟这些角色的性格,配合之后剧情的一步步发展,我们才能感受到李达康那种由内而外的霸气和专横是对事不对人的,高育良的温和老辣是透着老派腐败政治家那种恃才傲物和清高的,才能感受到祁同伟在不惑壮年胜天半子、不顾一切想要向上攀爬的那种野心。

对于,如果你想要最节省成本、低展现足够多的人物的多面性,用这种场景化的描写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非常利于影视的转化。所以我大胆猜测一下,明后年要投入影视化的《鬼谷子的局》,孟津会面的这场戏一定非常重要的。

好了,我们已经介绍了孟津朝王,介绍了周天子的式微和羸弱,介绍了在这场荒诞的僭越会盟上各个诸侯国的态度和他们此时在战国七雄中的地位,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在这场孟津朝王中,有一个国家居然缺席了,那就是后来称霸天下、统一六国的秦国。但是秦国在那个时期仅仅位居偏安的一个小国,在历史上,秦国先祖秦非子因养马有功被周王封为附庸,后来在著名的周幽王在烽火戏诸侯后被杀而导致西周灭亡,秦襄公力佐周平王东迁洛阳之后才正式被封为东周的诸侯国。这样一个祖上是弼马温后人的国家位居偏安,本身不受到中原各国的重视,再加上此时的秦国还远没有日后那么强大,那么,秦国为什么如此大胆没有出席孟津会盟呢?秦国国君秦孝公此时究竟在打什么样的算盘,如日中天的魏惠王会如何应对秦国的不敬?一切精彩,尽在下棋讲书中,敬请期待。

好了,以上就是我本期讲述的全部内容,如果您喜欢我的讲书,可以点击收藏持续关注,《鬼谷子的局》是一部伟大的原创小说,需要我们所有人一起研读、品评、一路回首、一路前行。我是讲书人边江,咱们下期再会。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