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经济学家如何定义“效率”?
 2602

试听1805.经济学家如何定义“效率”?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3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5


干货笔记


你好,今天是第三单元,我们继续来开发我们的工具包。


在第一单元和第二单元中,我们着重分析了理性人士在资源短缺的世界中进行战略决策的问题。作为普通的经济活动参与者,我们经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在不同的条件下,理性的人会做些什么或者应该做些什么?

但如果作为专业的经济学家,我们还会关注更广泛的问题:当理性的人在制定对自己最佳的决策时,会出现什么结果?这个结果是不是对所有人都是最佳的?它会始终对所有人最佳,还是经常或是有时候最佳?又或者这个结果对所有人来说,从来都不是最佳的?

如果你想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那就需要经常回答这么一个问题:如果一个社会是由理性的个人决策者组成,这个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经济效率(economicefficiency的概念。

效率与理性有关,但也有些不同:理性着眼于个人制定决策的过程,而效率则是衡量这些决策选择的结果。


在今天这个单元中,我们主要来做三件事:


1.      从经济学家的视角来定义效率,并且培养在具体环境下使用效率定义的能力;


2.       搞明白满足了哪些条件,理性个人选择才能够产生高效的社会结果


3.      分析“囚徒困境”这个经典问题。“囚徒困境”指的是个人理性选择导致了无效的结果,也就是说,人们的某些理性选择对他们自己和社会来说,都不是最佳选择。


1.       经济学家眼中效率的定义


与理性一样,在不同的情况下,效率的含义也不一样。


比如,工程师认为:“效率就是以最少的精力完成规定的工作”;而经济学家会说:“效率就是在现有资源条件下,让人们的生活变得宽裕。


那么,谁来决定你什么时候生活更宽裕呢?这个人不是经济学家,而是你。


回想一下我在第二单元中讲到的垂钓者的案例——如果你很享受坐在冰面上花1个小时盯着冰窟窿等鱼上钩,那么冰上垂钓就是一件让你感到幸福的事。无论我妻子多么不理解这个行为,对你来说,这都是一个理性的选择和一个有效的结果。


我可以决定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你当然也可以决定对你来说最佳的选择。如果我们都是理性的人,那说明我们都做出了对我们自己最好的选择。


但是,对我们大家来说,哪些是最好的选择呢?如果是涉及许多人的社会,怎么判断什么时候才算是生活宽裕的呢?与一个个体或个人的利益相比,一个变化什么时候可以产生明确的社会效益呢?


几十年来,经济学家一直都在努力回答一个问题——在什么时候,一种社会结果会优于另外一种?在20世纪中叶,经济学家们认为,他们永远不可能找到一个更有说服力、更客观的衡量社会福祉的方法,于是他们完全放弃了探索,变相地解决了这一矛盾。


其实经济效率基于一个法则,这个法则是由一位叫维尔弗雷多•帕累托(Vilfredo Pareto)的社会学家提出来的,他指出,如果我们说“这个结果比另一个结果更好”,唯一明确的标准是:如果这个结果至少让一个人认为自己的生活宽裕起来了,而同时又没有让任何其他人感到生活潦倒,那么我们就可以说,这个结果是一个很明显的社会进步。


这个法则叫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它是指实现某个结果后,在不让其他人变糟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好。换句话说,一个人得益,必然伴随着另一个人遭受损失。


【知识小弹窗】


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简单说,“帕累托最优”状态就是指分配已经达到了最优化,不可能再有更多改进的余地。“帕累托最优”是公平与效率的"理想王国"。

那么在经济学家看来,当你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时,就是有效率的,就不存在其他没有实现的明确收益。这并不是说,这种状态是公正或公平的,或者在哲学层面是理想的;它只是说,这种状态是有效率的。

帕累托改进(ParetoImprovement),是基于帕累托最优的基础之上,指在不减少一方的福利时,通过改变现有的资源配置而提高另一方的福利。如果没能利用帕累托改进,那也会是无效率的。

理性和效率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同时也有非常微妙的差异:理性描述的是个体决策者进行明智选择的过程;而效率则是对社会结果的评估。那么,什么时候个人的理性决策会带来有效的社会结果呢?

再回想一下,我们在第一单元中讲到的经济思维的基本法则,你会觉得这些法则之间存在着永久性的、难以调和的冲突——这是一个资源短缺的世界,成本始终存在,至少存在机会成本。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始终存在着针对资源的竞争呢?是不是意味着,一个人使用的资源,其他人就不能再用了呢?是不是意味着,一个人的获利始终建立在他人的损失之上呢?又或者,是不是意味着,所有的交互活动都违反了帕累托的标准呢?

其实,归根结底,是因为始终存在着“对手方”——任何一次销售都对应一次购买,任何一笔贷款都会产生一笔到期债务。

英国政治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曾经说过,任何一次互动交易都是“在肮脏、野蛮又短暂的生命中发生的一个人对所有人的战争”。对于战争中的战败国而言,霍布斯的观点似乎是正确的;但是从世界的大多数国家和大部分时间来看,似乎合作和稳定才是主流。为什么?其实,用我们的经济思维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有一次我碰到两个朋友在争论。一个朋友说,在任何交易中,总有一方始终在利用另外一方;这两方不可能实现共赢,因为他们进行交易的目标是相同的。她说,购物就像狩猎:一方是猎人,另外一方是猎物。要么买方迫使卖方接受低于真实价值的价格,要么卖方诱导买方支付高于真实价值的价格。但是,按照经济学家的思维方式,你会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交易这件事。

在第二单元中,我们讨论过钻石和水的悖论,经济学家认为,任何东西都不存在真实的、固有的、永恒的真正价值;它对某个人的价值是对这个人福祉的边际贡献,在不同的环境中,这种贡献价值可能存在巨大的差异。

比如说,我待在家里的时候,身边有随时可以饮用的水,那么这时的一杯水,就与我在酷热难挡的沙漠中,艰难跋涉时的一杯水在价值上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从理性角度来看,没有人愿意以高于自己认定的价值来购买物品,或者以低于自己认定的价值来销售物品。

因此,在任何信息充分的自愿交易中,双方之所以能实现共赢,实际上都是因为他们以两个不同的价值对同一物品进行交易。

再举个例子:假设我特别幸运地弄到了一张演唱会的门票,演出的乐队是最近特别火的小鲜肉。我可以很自信地告诉你,我能用这张门票换来任何让我感到幸福的东西——哪怕是一个甜甜圈这样价值不高的小东西。

我对这个乐队并不感冒,所以看两个小时这样的演唱会,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折磨。但是,对于这个乐队的少女粉丝来说,这张门票的价值会像生命一样宝贵。所以如果我和这个粉丝做交换——我给她这张门票,她给我一个甜甜圈,那么我就可以在家满足地吃着甜甜圈,看着我想看的电视节目,而她可以兴奋地在梦寐以求的演唱会现场见到偶像,我们俩都因为这场交换而感到满足。

在这场交易中,没有猎手,没有猎物,只有一位惬意的、吃饱了的经济学家和一位可以见偶像的兴奋的少女粉丝。这是一次双赢交易,比我尴尬地待在演唱会上不知所措要好得多,同样,比这位粉丝坐在家里拿着并不想要的甜甜圈哭也要好得多。

所以,判断交易价值,要从潜在交易双方的角度,通过边际分析来判断。在一场自愿交易中,双方可以都受益,而且也的确都受益。这种情形适用于甜甜圈和乐队的例子,也同样适用于接下来的案例。

每周五,我都会收到很多航空公司的广告邮件。前几天,我又收到了一封邮件说:“周六飞拉斯维加斯,周一返回准时上班,单程只需要49美元。”

对于一架几乎飞跃了整个美国国土的大型喷气式飞机来说,这个价格甚至无法弥补每个座位的成本。很显然,有些东西航空公司在广告中并没有透露,现在看起来,这家航空公司无疑是交易中的猎物。

但是,航空公司肯定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如果你用经济学家的思维方式,把注意力放在边际价值上,放在一系列微小变化的影响上,你就会明白在这场交易中没有吃亏的一方。

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周五下午登机,然后飞跃整个美国国土,航空公司需要考虑:有没有愿意付费乘坐这趟航班的旅客?其实,截止到周四晚上,那些认为周五的航班票价至少应该为正常票价的旅客,早就已经购买了机票。比方说这个正常票价是456美元,这些机票是不予退款的。这是一次自愿交易,自愿交易就意味着,乘客愿意“付钱”,这个票价会让他们感到幸福。

那么问题就转变为:还有没有别的交易,能够让某一个人更幸福,而且不会使其他人变得糟糕?

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再增加一位乘客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所以,不管收入增加多少,即使只要49美元,都会高于成本,也就是高于运送这位乘客的边际成本。这样一来,与空着座位飞行相比,航空公司可以进一步受益;买到超便宜机票的乘客也会感觉这次出行比呆在家里好;即使是购买全价机票的乘客也会认为比呆在家里更幸福。

我猜想,可能有些购买全价机票的乘客,希望自己能等到最后一刻去购买低价票,这样就能获得更多的优惠。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们在本次交易中真的吃了亏。


理性的人能够而且会自愿达成让自己受益的交易。如果所有交易参与者都能受益,那这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它可以提高效率。


其实,这正是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他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Wealth of Nations)中著名论断的基础。在这本著作中,他指出,最自私自利的人自愿参加交易,“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他去促进一种目标,而这种目标并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在任何自愿达成的交易中,所有各方都获得了利益,这样的核心结论就是经济学家特别钟情于市场的真正原因,他们喜爱市场是因为市场可以提高效率。没有人能够受控于这一基本法则,从这点来看,这就是为什么交易能够顺利进行的真正原因。

我每次去超市,看到货架上摆放得满满的食品,我都会站在那里想象:想象美国堪萨斯州的某位农民辛勤劳作种植了小麦,然后将收获的小麦送到面粉厂;某个面粉厂将小麦磨成面粉,再送到面包师的手中烤制面包,然后卡车司机再把这些面包送到全国各地的消费者手中。

他们当中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特别在意我。表面上看,他们都是在为我工作;但事实上,他们都是为了自己。他们只是出于自己获益的目的,来满足我的需求。我吃饱了,他们获得了报酬,我们大家都感到了满足。这时,我们就可以说,理性的选择增加了社会效率。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