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83 雍正玩起帝王心术来也不含糊 看他如何通过这件事做到一举三得?
 1.72万

雍正王朝83 雍正玩起帝王心术来也不含糊 看他如何通过这件事做到一举三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07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
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即使十恶不赦的人
身上也有值得称赞的地方
同理 就算大家公认的好人
也有让人恨的牙痒痒的时候
李绂就是个这样的人
他是清流派的领袖 更是公认的大清官
但就是这样一个好人 却差点被雍正给杀掉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李绂看不惯田文镜对待读书人的野蛮方式
于是上书参了田文镜一本
其他清流们也跟风纷纷参田文镜
可是田文镜是雍正的坚决拥护者
虽然办事有点直 不懂得迂回
却是雍正推行新政不可或缺的帮手
那些清流明着是冲着田文镜去的
实际上是反对雍正的新政
因此 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
雍正都不会轻易向他们妥协
可是清流们偏有一股坚韧不拔的劲儿
势必要把田文镜参倒
于是又联名上了一份公折
这里面没有李绂
因为他经过三王爷允祉的提醒
也怕被雍正认定为朋党
当雍正拿到这份公折
跟之前清流们参年羹尧的公折一对比
发现格式 名字都一样
雍正这才意识到
清流们已经组成了他最忌讳的朋党
他当时就要收拾他们 被十三爷强按了下来
清流们的势力现在已经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
旁边还有八爷党虎视眈眈
一时的冲动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雍正无奈只能先忍下来
等弘历从田文镜那考察回来后
父子俩一番促膝深谈 确立了工作方向
新政必须继续推行下去
以后得罪人的事都由雍正干
弘历就负责笼络人心
接着 雍正把李绂和清流的另两位代表
谢济世 陆生楠 喊过来
让跟弘历一起去河南的刘墨林出来
向他们张扬田文镜的政绩
雍正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
田文镜在河南推行新政利大于弊
让他们顾全大局 不要在闹腾了
可是这帮人哪肯善罢甘休
李绂单独上了一份辞官的折子
说不愿与田文镜同朝为官
雍正把李绂痛批了一顿
没有同意辞官 只把他降了职
这下连三王爷允祉都发意气了
说到时候会替他说话
那些清流们更是群情激愤
又纷纷上折子
这次除了田文镜连刘墨林也一起参了
更厉害的是
谢济世 陆生楠竟然跪在大殿上逼着雍正表态
大殿外也慢慢跪满了清流派的人
一副不参倒田文镜誓不罢休的样子
雍正一忍再忍 直到陆生楠喊出这句话


雍正再也忍不住了
他竟然开始威胁了 这触碰了雍正的底线
他命人把他们俩先关进大牢 听候发落
外面的人看到这情况 便开始一起喊冤
这更刺激到了雍正
皇权面临挑战 看来不得不用雷霆手段了
就在这时军机处的五位大臣匆匆赶来
雍正怕他们是来劝自己的
就先下手为强 逼问他们


十三爷跟张廷玉
在这个时候不管雍正做的对不对
都必须坚决站在雍正身边
没有摊牌之前还可以劝
但已经摊牌了 就必须要维护皇上的权威
而且他此时的身边也最需要人
老八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巴不得雍正把事闹大呢
所以他更不会在此刻反对雍正
有了这五位重臣的支持
雍正的心底硬气了不少
当即宣布李绂 谢济世 陆生楠实属十恶不赦
着即押付西市问斩
要说李绂并没有跟着他们逼宫
就算上折子参了田文镜 但也罪不至死
为什么也要一起被杀呢
这就是雍正的手段了
其实他不是真的想杀李绂
他这么做有三个目的
一个是 瓦解清流派
李绂是他们的领袖 擒贼擒王
李绂不去 清流派就不会消失
第二个目的是打压三王爷允祉
李绂是从允祉府里出来的人
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允祉来替李绂求情
雍正故意不答应
让允祉主动放弃了御前免跪的特权
第三个目的是为弘历拉拢人心
等弘历来为李绂求情的时候
雍正再决定不杀他 清流们岂不会感激弘历
可谓一举三得
所以李绂不死比他死的价值更高
这就是雍正的帝王心术
当然李绂虽然免于一死 但也被免了官
从此不会再有威胁
李绂落得如此下场
错就错在不懂“圈子”这个概念
田文镜是真正属于雍正那个圈子的人
你攻击他 就等于是攻击雍正
他能感觉到切实的疼痛
他要想不攻击你 必须先说服自己
一旦涉及到自己的根本利益
人们很难做到公平
所以一定要认清局势再出手
否则就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