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82 很多人说乾隆就是个花花公子 看完这些你还会这么认为吗?
 1.60万

雍正王朝82 很多人说乾隆就是个花花公子 看完这些你还会这么认为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5:43

俗话说“盛名之下无虚士”
乾隆能跟康熙一起 被后人传颂康乾盛世
就足以说明他绝非泛泛之辈
虽然乾隆盛世绝大部分的功劳
应该给雍正
但乾隆也肯定不像好多戏文里唱的那样
是个花花公子
他的能力在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可见一斑
下面我们就来欣赏一下他当时的办事能力
以及那若隐若现的小腹黑
由于田文镜在河南推行新政
得罪了不少读书人
以至于他们联合起来
要在今年春闱的时候进行罢考
这可是耸人听闻的事
田文镜只懂得来硬的
结果越治 他们闹的越厉害
京城里的清流们也联名参田文镜
在这种情况下
朝廷派出弘历来河南考察情况
结果他来到这里一看 考生还真罢考了
他如果不来 考生罢考跟他没有关系
可既然来了 这事如果还不能平息下去
就会对他有负面影响
再说田文镜解决不了的事 他一来就给摆平了
不是也能彰显他的能力吗
只是这些考生的要求比较苛刻
那怎样才能既不同意他们的要求
还能让他们复考呢
弘历是这样做的
他放下架子跟这帮闹事的考生讲故事
来感染他们的情绪
简单来说就一个字“哄”
但是不跟他们讲道理
因为他清楚 人一旦聚集成群开始闹事
是听不进道理的
能影响他们的只有情绪
懂得煽情 会带动情绪的人
就能左右他们的行动
就像是拉选票的政客在演讲的时候
喊的最多的就是口号
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一群心情激动的人
你跟他们讲道理 谈逻辑就是对牛弹琴
还不如简单粗暴的口号来的直接
因此要想带动群众情绪 就必须用简单的话
对没有思考能力的人 就得说不用思考的话
弘历对大家讲的就是一个非常通俗的故事
这个故事让他成功抓住了大家的情绪
也让大家愿意听他的话
这是他能平息这场纷乱最主要的因素
至于考生们提的那些苛刻要求
他一个也没答应 只是说会告诉皇上
就这样考生们也没有再闹
这都是因为他掌控了他们的情绪的原因
等到弘历平息了河南的事回京复命的时候
他不会想到京城里一百多名清流
正商议着到城门外迎接他
而他的哥哥宏时
也特地赶到他落脚的驿站来接他
宏时自然是来提醒他
要他站在清流们这一边 好参倒田文镜
而弘历对宏时的策略让我想起了
曾经邬先生指点十三爷的话
当时太子要坏事的那晚 突然来找四爷
想让他帮忙
这可是个麻烦事
十三爷挺身而出 替四爷去见太子
邬先生告诉十三爷
他说什么你接什么 接了什么放什么
一句瓷实话也不要说
如今弘历对宏时就是这样
他一直在提问 一直在试探宏时的想法
却直到最后都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仅说了一句


宏时还傻乎乎的以为他听进去了
不想弘历躲开那些官员 提前进宫来见雍正
他知道在百官与田文镜之间是百官重要
那么在百官与雍正之间呢
当然是雍正重要了
田文镜是雍正的人
他必须要看看雍正是什么态度再决定怎么做
结果雍正跟他一见面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显然是站在田文镜这一边
雍正也很重视弘历的态度
因为现在弘历的态度直接决定着田文镜的命运
更决定着雍正新政的命运
他先表明自己的态度
也等于变相的给弘历施压了
当然还有一点
就是他也想看看弘历对新政到底持什么态度
弘历见雍正表态了 哪有不逢迎的
坚决表示支持新政 力保田文镜
雍正听完显然特别欣慰
弘历又趁热打铁 跪下请缨
要替雍正去跟清流们斗
雍正听完这话 激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做父母的有几个舍得
让自己的孩子为自己挡风遮雨
孩子能有这份心已经感到相当满足了
这也是弘历要的效果
他当然不会真的跟清流们硬拼
他要的是感动雍正 只要感动了他
雍正就会高高兴兴地替他把麻烦都解决掉
就像邬先生说过的
争是不争
就是这个道理
这就是弘历的小腹黑
不但让你去做 还要让你高高兴兴的去做
真正有智慧的人
总是争着去做别人不愿去做的事
你以为他们是傻吗
他们是明白自己这样做
失去的远远没有得到的多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