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81 看雍正是如何把老八跟隆科多 怼的无话可说的?
 1.47万

雍正王朝81 看雍正是如何把老八跟隆科多 怼的无话可说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59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战争
很多战场都没有硝烟
但依然要分出胜负
事实上没有硝烟的战场随处可见
而最常见的就是用语言进行博弈
只要把对方说服 或者让对方哑口无言
我们就赢得了这场胜利
可是要想赢得胜利 不能只懂得盲目挥拳
这里面也是有套路的
下面我们就跟雍正来学习一招儿
看他是如何把老八跟隆科多怼的无话可说的
雍正自打登基以来
每走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力气
如今田文镜按照他的方针在河南推行新政
一体当差 一体纳粮
又遭到了很大的阻碍 
他的属下罗振邦等四人认为让读书人去当差
是对读书人的侮辱
所以工作不积极 被田文镜都给参了
这件事惹恼了李绂
他又把田文镜给参了
李绂是清流派的领袖
他一上书 清流们也都纷纷上书参田文镜
这可让老九他们看到机会了
他们兴奋的向老八提议要给清流们助助力
可是老八却告诫他们千万不要掺和
因为李绂这个人不容易被利用
如果他们掺和 很可能会弄巧成拙
只是这么好的机会 他们也不能光看热闹啊
他让老九去找隆科多一趟
让隆科多出手 他肯定对倒田有兴趣
为什么呢
因为隆科多失宠就是田文镜闹的
当初是隆科多举荐的诺敏任山西巡抚
又是他给支的招儿 让诺敏欺瞒皇上骗取功名
结果田文镜给捅了出来 坏了他的事
也让他从那时候开始 在雍正面前就失宠了
现在有对付田文镜的机会 他能放过吗
等雍正跟他们几个军机处大臣
商议这件事的时候
已经很久没有在议会中发表过看法的隆科多
在听完张廷玉统计的参田文镜的折子数量后
首先发言


没想到雍正一句话又给顶回来了
使隆科多一下子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
一时又怔住了
老八见他犯难 帮忙说话了
他提议驳回田文镜参罗振邦等四人的奏章
张廷玉一看这俩人联起手来对付雍正
他不能不说话了


看来雍正对隆科多的情绪还真不小
句句将他的军
雍正的策略就是让他先说
只要他说了
雍正就可以从他话中找出弱点进行攻击
不过这次雍正失算了 隆科多反将了他一军


这次轮到雍正怔住了
他被隆科多用非对即错的逻辑带到了墙角
人有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
跟着对方的逻辑去思考
最终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这时候要提醒自己跳出对方制定的逻辑
不一定非要二选一
就像张廷玉的办法


于是皇上派出弘历去河南了解情况
在此期间 河南又发生了一件事
就因为田文镜罢免了
为读书人说话的罗振邦等人
河南考生集体罢考了
这对重视圣人礼法的大清来说
可是耸人听闻的事
于是清流们又联名上书参田文镜
没过多久 隆科多就催问雍正
这份公折什么时候能御批下来
雍正能怎么批呢
准了他们的奏折 就得罢免田文镜
那自己要推行的新政也就前功尽弃了
不准他们的奏折 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暂时没法批 又不能直接说不批
只好说那份奏折还在看
马奇也汇报那帮清流们 也是天天催
希望皇上能尽快给答复
老八更是搬出祖宗成法来压他
说大清的祖训 奏折不能留中
请皇上赶快批下来
雍正听着他们这些催问自己的话
一反常态 并没有生气 
可也没有正面回答 一直在打马虎眼
尽量往后拖
等实在没法再拖的时候才说


真是漂亮的一记请君入瓮
雍正刚开始被他们催问的时候
一直在闪躲
就是在引诱他们继续催促自己
等他们以为已经把雍正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时
其实已经掉进了雍正为他们准备好的陷阱
因为他们已经构成了
“迫不及待催促朕处置田文镜”的事实
雍正正是利用这一点完成反击
变被动为主动
最后一个问句的潜台词是
你们这样急着催我批那份公折
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是不是别有居心
这下老八跟隆科多都没话说了
如果谁再敢催 就成了别有居心
人们总是能轻易看到别人的错误
却很难意识到自己犯的错
也许你指责别人犯错的本身就是个大大的错误
所以不要轻易指责别人
没准人家正等着“请君入瓮”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