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78 年羹尧到底是自己作死的 还是被雍正害死的?
 1.17万

雍正王朝78 年羹尧到底是自己作死的 还是被雍正害死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5:47

人总是会变
有的人是为了适应环境不得不改变
而有的人骨子里就是另一种性格
只是一直被压抑 等到了条件允许的时候
就开始释放出来了
年羹尧就属于后者
当年屠杀江夏镇就展露了一角锋芒
后来做了大将军更是飞扬跋扈 不可一世
杀富宁安将军 杀地方运粮官
任意罢免一省巡抚
似乎他做什么雍正都不会责怪他
直到他在西北大胜
雍正诏他回京嘉奖的时候
雍正跟他客气把他当恩人
他倒是不见外 还真当真了
对百官的跪迎视而不见
对雍正的嘉奖也受而不惊
更严重的是雍正让他在西北推行新政
他竟然也敢百般阻挠
本想把他培养成人好帮自己多出点力
现在倒好 养虎为患了
雍正在西北军事稳定后
最大的心愿就是推行新政
年羹尧居功自傲本来就让他很不爽了
现在竟然还敢跟他对着干
分明就是越来越不拿他当回事
既然你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我只好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了
做人要清楚自己的身份
即使你们之间感情再深
即使你立的功劳再大
如果逾越了自己的身份 迟早会付出代价
因为你的逾越 会让对方觉得
你拿走了原本他应有的尊重
于是雍正故意把跟年羹尧不合
又宁死不屈的孙嘉诚派到西北
跟他一起共事 推行新政
结果年羹尧骄横过度 竟然把孙嘉诚给杀了
孙嘉诚是清流派的代表人物
又是雍正亲自派去的人 他怎么就敢杀呢
我想应该是
他太高估自己在雍正心中的份量了
因为他之前杀了那么多人雍正都没有怪他
况且因为这个大将军的身份
让很多官员都依附与他
现在自己又刚立了大功
杀一个孙嘉诚又怎么了
可正是这个孙嘉诚却要了他的命
雍正之前对他得胜后的狂妄一再忍让
是怕有兔死狗烹的闲话
也是再给他机会让他犯更大的错
现在他杀了孙嘉诚
终于有完全说得过去的理由收拾他了
但雍正并没有直接杀他
而是先把他贬为杭州将军
这是因为他知道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做
如果步子迈的太大了容易扯伤自己
年羹尧毕竟跟了他这么多年
如果直接杀掉 难免让人觉得他太无情
甚至依然会有兔死狗烹的闲话
把年羹尧贬为杭州将军那些清流们肯定不服
还会继续参他
到时候再进一步收拾他
对自己就不会有不好的影响了
可是年羹尧被贬为杭州将军后丝毫没有收敛
还是特别讲究排场
吃大白菜只吃那一寸来高的芯
睡觉还要翻牌子
难道他不知道全国的官员
还有皇上都在看着他吗
其实正是因为有这么多人看着他
他才这样做的
他一直用大将军的排场
表面上看是本身的倔强


有些东西一旦拿起来就很难再放下
尤其是像年羹尧这样好胜心强的人
更深一层的意思是在提醒别人
我曾经是大将军 西北的仗是我打胜的
不要鸟尽弓藏
更是想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让人觉得他只是贪图享乐并没有不臣之心
好减轻点罪名
其实就算他收敛也照样躲不过处罚
他也是在用自己的办法给自己争取宽大处理
可是那些清流们岂能轻易放过他
联名上了一份折子
列举了年羹尧几十条罪状
雍正看后依然没有杀年羹尧
只是把他又贬了一级
清流们对这个处理结果当然不满意
又分别上折子参年羹尧
说就是用折子淹 也要把他淹死
这次雍正对年羹尧的处理方式还是贬
后来不光是京里的这帮清流们
还有地方的官员也开始参年羹尧
真是墙倒众人推
雍正对年羹尧就是一直贬
直贬到不能再贬 才赐了他自尽
表面上看是雍正被百官逼着
一步步杀了年羹尧
换一种角度看
又何尝不是雍正借着百官的口
除掉了年羹尧呢
这样做既不会寒了那些对他忠心的人的心
还能落下个重视功臣的名声
话说 难道雍正的不忍心是装出来的吗
我想雍正杀年羹尧肯定会心疼
但不会不忍心
因为一个连亲生儿子宏时都能狠心杀掉的人
会狠不下心来杀年羹尧吗
年羹尧之所以会走到被雍正赐自尽的地步
是因为他不懂得功成身退的道理
物极必反
年羹尧的例子就启发人们不管办什么事
都要适可而止 进退有度
太露锋芒就会遭人嫉妒和陷害
其实道理大家都懂
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
谁又能像邬先生一样做个智者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