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77 真的服了!看李卫如何见招拆招 一个人打败江苏全部官员的
 1.42万

雍正王朝77 真的服了!看李卫如何见招拆招 一个人打败江苏全部官员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11

很多人都喜欢看别人遇到麻烦事
或者是困境
那是因为大部分人
在现实生活中过的也并不顺利
他们希望看到别人在困境中的表现
从而吸取一定的经验教训
也是在找一种心理平衡
原来还有比我更惨的人
人们都喜欢“比下有余”的感觉
而不喜欢比上不足
可比下有余更多的时候是靠自己挣来的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
李卫是如何在江苏孤军奋战
突破重重阻碍 成功推行新政的
李卫被任命为江苏巡抚
承载着雍正摊丁入亩新政试行的使命
可是这项新政动了很多人的奶酪
这些人里面就包含江苏上上下下的官员
李卫虽然是江苏最大的官
但手下人都跟你作对
你干起事来也是处处掣肘
可李卫向来以鬼点子多著称
他在四面皆敌的情况下会如何见招拆招呢
首先江苏这帮官员就欺负李卫不识字
李卫让他们贴出推行新政的告示
他们就让人把告示写成晦涩难懂的文字
老百姓看这告示就跟看天书似的
更别说理解什么叫摊丁入亩了
你们写不出人话来 那我就找会写的来
他让这个写告示的师爷卷铺盖滚蛋了
然后从大街上请来一大帮卖字画的
自己念 让他们帮着写
李卫不识字 说出来的话都是家常话
这下贴出去的告示通俗易懂了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新政
他又找来一大帮要饭花子
让他们把新政编成快板儿 满大街的唱
双管齐下
很快老百姓都知道新政是怎么回事了
就是按地的多少来交税
地越多 交的税越多
地越少 交的税越少
没有地的 就不用交税
老百姓高兴了
那些士绅大户的日子可就没有以前好过了
他们岂会轻易顺从
你有张良计 我有过墙梯
这些士绅找到镍司衙门的头头黄伦
请求他不要出兵 
因为江苏的兵都归黄伦管
只要他不派兵 李卫就难办了
而且他们还给黄伦找好了不派兵的理由
那就是他们决定卖地
其实也不是真卖 就是进入买卖流程
朝廷有制度 土地在买卖期间不能收税
他们这个买卖期间
可就不知道到什么时候结束了
黄伦欣然接受他们的请求
求人办事 你为对方考虑的越周到
对方需要做的就越简单
那成功率也就越高
当然对腐败的人 离不开金钱开路
李卫知道这些士绅突然卖地 就是想钻空子
于是让黄伦派人出去强行征税
黄伦收了人家的钱又仗着自己是年羹尧的人
竟敢公然跟李卫对着干 说什么都不肯出兵
俩人四目紧逼 谁也不让谁
藩台一看这情况赶紧站起来打圆场
这俩人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
把李卫弄的很难堪
李卫意识到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进展
只会越弄越糟
那李卫要怎么做才能破这个局呢
他来了一招缓兵之计
先答应他们暂时不推行新政了
众人立刻高兴起来
连黄伦都换了一副脸 起来给李卫赔罪
李卫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李卫能成功让黄伦去镇江
这里面用了两个技巧
一个是 欲取先予
我先答应了你们的要求
那你是不是也应该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另一个是 制造落差
当别人拒绝了你一个比较大点的要求后
你再提一个小点的要求
就会比较容易成功
因为这两个要求之间的落差
会让后面的要求显得很小
而且他刚刚已经拒绝了你一次
这次如果再拒绝就显得太不讲情面了
用这两招结合起来 一般人都顶不住
再说黄伦虽然有年羹尧撑腰
但跟顶头上司硬磕 毕竟不合规矩
他心里也不踏实
因此能不跟李卫闹翻就尽量不闹翻
于是答应了李卫去镇江
等他走后 李卫带人闯进他衙门的档案室
让人找出所有跟他有关的有嫌疑的案子来
李卫从中发现了一起冤案
并通过这起冤案成功把黄伦拿下
其他人见黄伦都能被拿下 心里也紧张起来
李卫又当着他们的面一个一个的勾名字
似乎是在说 这些人都是要处治的
然后装模作样的要给皇上上折子
藩台一看李卫这个样子哪还不明白
于是赶紧说


李卫在跟这帮官员的较量中能够取胜
最主要的一点是因为他懂得忍
只有先忍让才能为自己赢得时间
去寻找机会
只懂得一味往前冲 不是勇敢 是傻
孙子曰“守则不足,攻则有余”
意思是说 打得过就打 打不过就守
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否则只会给自己增加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看来人如果没有能力
就算把你放在高位也坐不住
皇上其实早就来江苏了
一直没有露面就是在暗中观察李卫
如果发现他只有忠心而没有能力
可能就会对他另有安排了
大家认为如何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