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76 活该人家命好 这就是为什么人家李卫可以飞黄腾达的原因
 1.04万

雍正王朝76 活该人家命好 这就是为什么人家李卫可以飞黄腾达的原因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43

有网友想听我分析一下李卫
而且特别指出是科场舞弊案那一段
说别人都不敢管 为什么李卫就敢大闹考场
那我就从自己的角度分析一下
有一句特别经典的话用在李卫身上很合适
要做事 先做人
因为别人信你这个人
所以他们信你做的事
下面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当时担任副主考的李绂首先发现考题泄露
他找到主考张廷璐说明问题
想不到张廷璐竟然决定隐瞒不报
还对他百般阻挠
李绂是清流派的领军人物 哪受得了这个
扔掉顶戴花翎
这个官不做了也得把这事捅出去
他先来找三王爷允祉求助
允祉听完急的直嘬牙花


为什么这件事让允祉都觉得这么难办呢
这是因为一方面搅乱恩科考试是重罪
如果跟着李绂闹腾 万一没有找到证据
那不是抓不到狐狸还惹得一身骚吗
再说就算找到了证据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
这事关系到雍正的脸面
雍正这刚一登基就接二连三的出问题
先是铸制新钱上出问题
接着是山西藩库亏空作假案
这山西的案子还没完 考题又泄露了
你知道皇上是什么脾气
万一皇上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
考题泄露的事不打算声张呢
前面俩事都没有办好
我现在就想让恩科考试能顺利完成
不相信有什么考题泄露
那么这个搅乱考试的人肯定会受到处罚
还有皇上本来疑心就重
他刚登基 位子还没有坐稳
在前面俩事都办砸的前提下
还来火上浇油
要是被他理解为居心叵测 企图扰乱朝局
那就更麻烦了
因此这事很难办
但是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那就是李卫
李卫听完李绂的话后
并没有脑门一热
急着按李绂说的去柏伦楼搜查证据
而是先冷静下来分析
觉得去柏伦楼不合适 应该直接去搜考场
李绂暗暗佩服李卫的处事能力
这应该也是雍正喜欢李卫的一个原因
其实在生活中我们好多人都不是笨
而是常常忘了用脑子 才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虽然是老生常谈的一句话了
但还是想啰嗦一遍
人遇到事情的时候肯定会激动
但在采取行动之前一定要提醒自己
先用用脑子
当李卫带着兵冲进考场的时候
张廷璐拦不住 就吓唬他们
说没有圣旨 擅闯考场的人一律杀头
李卫能被他吓住吗


这句话除了字面上说他跟皇上感情深的意思
还隐藏着两层意思
一层是信任
我能跟皇上这么多年 肯定是彼此信任的原因
皇上信我绝对忠诚
我也信皇上肯定会理解我的举动
另一层是了解
我既然能跟皇上这么多年
自然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这也就说明了李卫为什么敢大闹考场
因为忠诚
所以对皇上不好的事他都要阻拦
因为了解
所以他知道皇上对这样的事不能容忍
因为信任
所以他清楚自己没有引火上身的危险
因此别人都不敢做的事 他敢做
很多人都说李卫是运气好
要饭的时候碰上了雍正 今后才得以发达
可是当时一起被雍正收留的还有一个高福
为什么命运却截然相反
这是因为李卫除了对雍正绝对忠诚以外
还很机灵
会来事 也会办事
会来事就像这样
记得一次李卫单独跟雍正吃饭
看到雍正吃的那么少
他心疼的当时就掉眼泪了
不管是真情流露 还是刻意表现
他都让雍正看到了他的感情
很多人表现的含蓄 以为别人会懂你的心
可是别人有的时候太累
没有心思去思考你的心
再说 就算他真懂你的心
也不如直接让他看到你的心受到的刺激大
老人说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就是这个道理
你不哭 别人怎么知道你饿了
会办事就像这样
后来李卫外放了江苏巡抚
雍正在他这里做试点 推行新政
李卫在正式推行新政的时候遇到了阻碍
于是给雍正上折子说明两点
第一 我遇到了困难 但我有能力解决
第二 怕得罪了地方官 他们又告我的状
要说李卫深得雍正信任
他还用得着提前给雍正打预防针吗
这就是李卫聪明的地方
他知道 信任可以一点点建立起来
当然也可以一点点消磨掉
如果自己仗着雍正的信任
就不在乎这些细节
总有一天雍正对他的信任会被消耗完
信任值就像是你的积蓄
如果你只懂得花而不懂得挣
那有再多钱 也会有花完的那一天
李卫就是靠着
绝对的忠诚换来雍正的信任
机灵的头脑赢得雍正的喜欢
这样的人凭什么不被雍正善待
视频最后照例提个问题
大家觉得高福算是对雍正忠心吗?
欢迎留言讨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