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 75 看鬼才邬思道如何凭借大智慧 一步步完成归隐大计?
 1.18万

雍正王朝 75 看鬼才邬思道如何凭借大智慧 一步步完成归隐大计?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05

拥有大智慧的人做事经常会出人意表
这是因为他们心思周密
做的事往往也很复杂
一些看上去很奇怪的举动
其实只是这件很复杂事情的一个步骤
就像是一副很大的画 当我们只看到局部的时候
也许会觉得不伦不类
但是当它完全映入眼帘的时候
你会发现原来它是这么的精美绝妙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有鬼才之称的邬先生
是如何一步步实现自己的归隐大计的
当初雍正刚一登基就动了除掉邬先生的心思
他在登基当晚就返回潜邸
直奔邬先生的房间
表面上看是在感激邬先生
这么多年以来对他的帮助
终于让他修成正果
实际上却一直在试探邬先生的想法
但凡邬先生说错一句话绝不会活过当晚
可邬先生多精明啊 早已看透雍正的心思
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最终成功说动雍正 同意他的“半隐”意愿
所谓“半隐”其实就是邬先生决定去李卫那
这样既不在雍正身边给他添麻烦
又让雍正最信任的李卫时刻监视着自己
其实雍正想杀邬先生
是因为邬先生知道他太多不可告人的事情
是他最大的隐患
可他毕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与邬先生十几年来一直朝夕相处
早已情同手足
因此一直徘徊在杀与不杀之间
现在见邬先生提出的这个“半隐”计划
似乎正好是个居中的策略
于是心一软 决定暂时放他一马
但是在他身边安插了一名密探 如月
这件事邬先生也是心知肚明
有这么个人在身边也好
省得雍正总是疑神疑鬼
这是邬先生计划的第一步 先保住命
李卫一直很尊重邬先生
在他这里也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田文镜遇到麻烦的时候
当时田文镜清查山西藩库亏空
却把自己陷了进去 局面非常被动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 李卫带着邬先生来了
说是李卫升江苏巡抚 回京述职路过此地
我想应该是
皇上刻意安排他过来帮田文镜一把的
李卫把邬先生隆重推荐给他
让他有难处求邬先生就好
田文镜病急乱投医
不想这位邬先生张口却说想到他府里做幕僚
还要8000两银子一年的费用
只要答应了这个条件 就帮他度过这次的难关
田文镜听他一谈钱心里就一阵厌恶
可形势迫在眉睫 也没顾上多思考就答应了
在邬先生的帮助下
田文镜成功破获山西藩库亏空造假案
其实邬先生管他要钱就是故意要恶心他
要那么多也是算准他将来负担不起
可是要想去田文镜那 光他答应了不行
还得雍正点头才可以
此时雍正派在他身边的密探如月就派上用场了
让她把这个意思报告给皇上最合适
雍正疑心重 如果让李卫去说
搞不好雍正会怀疑他们俩串通起来对付他
果然在一次李卫跟雍正单独吃饭的时候
雍正提起了这件事


邬先生离开李卫去田文镜那
等于是离雍正又远了一步
田文镜虽然也是雍正的心腹
但跟李卫相比还差一截
这是邬先生计划的第二步
等到了田文镜那里
邬先生是怎么让他别扭怎么来
每天什么事都不干 还一直追着田文镜要钱
弄得田文镜越来越烦他
可人家邬先生不干是不干
这一干就干了件大事
当时年羹尧在西北用兵
需要田文镜提供一万五千石粮草
可他只凑出了五千石
手下没人敢去送 都怕被年羹尧杀掉
此时邬先生自告奋勇
不但要帮他押一趟粮草
还能给他把剩下的一万五千石都省了
条件是等他回来后把田文镜欠的钱都还上
邬先生没有大言不惭
一出面 就让年羹尧找到了叛军
并打了一场大胜仗
还真给田文镜省了不少粮草
可是回来后田文镜却食言了 并没有还上钱
这天邬先生瞅准机会 又来跟田文镜要钱
田文镜本来就为推行新政的事心烦呢
邬先生还来添乱
再说他要的钱又那么多
田文镜负担起来实在吃力
终于忍无可忍对他说


邬先生就等着他赶走自己呢
他一直故意让田文镜别扭就在等这一刻
这可是你赶我走的 不是我不想在你这里
表现的似乎还有点愤恨 其实心里高兴着呢
终于有理由离开了
邬先生回到住处后就急忙离开这里
因为他通过雍正发给田文镜的邸报
以及他对雍正的了解
推测到雍正很快就会到这里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邬先生离开雍正也有几年了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 雍正也看出来了
邬先生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
而且还帮他做了两件大事
一件是山西藩库亏空造假案
另一件是西北的大胜
邬先生的一举一动都在雍正的监视之下
他去西北自然瞒不过雍正
这两件事也让雍正再次意识到邬先生的好
如果他们俩见到面了
雍正很可能提出让邬先生留在身边
可是一个曾经对你起过杀心的人
还能像从前一样对待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
一旦找不到过去的感觉
雍正的杀心很可能会再起
邬先生没必要冒这个险
再说邬先生帮雍正成功登基
又帮他做了两件事稳住了大位
可以说能做的都做了
再留下去也没有多大用了
只能增加不愉快
回忆总是美好的
有些事经过时间的稀释回想起来百味杂陈
甚至还有一丝审美愉悦
就把这份美好留给雍正 算作最后的礼物吧
于是邬先生连夜离开了这里
等到雍正来到田文镜这 再想见邬先生的时候
发现他已离去
田文镜想去追 雍正阻止了
因为邬先生离开他后为他所做的两件事
也是在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意
能做的我都做了 位置你也坐稳了
那我也该完全归隐了
此刻雍正对邬先生的杀心早已没有了
那就随他去吧
从此邬先生再也没有了消息
视频最后提个问题
大家觉得邬先生去田文镜那
是跟李卫商量好的吗?
如果是的话
李卫怎么敢不跟雍正说实话呢?
欢迎留言讨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