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73 年羹尧如此狂妄 雍正为何还要对他一忍再忍?
 1.65万

雍正王朝73 年羹尧如此狂妄 雍正为何还要对他一忍再忍?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48

人总是会变
有的人越变越让人待见
有的人却越来越招人厌恶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
年羹尧是怎样花样作死
而雍正又是为什么对他一忍再忍的
上期视频中提到
邬先生一出马 终于让年羹尧找到了叛军
并打了一场大胜仗
雍正收到消息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下可以跟天下臣民以及列祖列宗交待了
他把年羹尧召回京 要重重的赏他
这次年羹尧是真风光了
不但沿途的百姓向他跪拜
就连文武百官都得到旨意要跪着迎接他
他享受着这种待遇
觉得自己的形象无比高大
百官在他面前就像蝼蚁一样渺小
虽然百官心里老大不愿意
就算年羹尧功劳大 但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但圣意难违 只好听命
可是年羹尧呢 对百官这种举动丝毫不感到震惊
反而高据马上 巡视着眼前的景象
似乎这种待遇是他理所应得的
百官脸上渐渐露出愤懑之色
别说是他了
就算是皇上这时候也得说一声“平身”啊
可他呢 根本不拿百官当回事
尊重都是相互的
你不尊重别人 别人凭什么尊重你
就在大家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
皇上来了
年羹尧见到皇上走来竟然还没有下马
直到皇上走近 他才缓慢的下马
矜持的跪下去行礼
皇上对他的这些无理举动似乎视而不见
亲切的挽着他的手 一同走进大门
等到了宫里皇上让张廷玉
把议封年羹尧的旨意念给他听
年羹尧听封的时候泰然自若的坐在凳子上
虽然这些封赏 让隆科多都感觉不自在
要知道隆科多可是顾命大臣
没有他 雍正连皇位都坐不上
可是现在年羹尧才打了一次大胜仗
位置就在他之上了 心里能自在吗
可是年羹尧竟然受赏而不惊
似乎这些封赏还达不到他心里的预期
就连皇上亲手递给他赏物的时候
也只是略欠了欠身
这次连十三爷都看不过眼了
但是皇上仿佛丝毫也不在意
还让他不要讲那些虚礼
这些是虚礼吗 难道大臣受了封赏不应该跪谢吗
年羹尧偏偏受之泰然
接着从袖中拿出一份名单
上面都是他保举的人 让皇上照准
皇上打开一看 上面得有上百人
这事难办了 但皇上依然不露声色
很聪明的把名单递给张廷玉
张廷玉可以说是皇上的秘书
自己不方便说的话可以让他来说
有些事不一定非要自己顶
要学会转移压力
张廷玉就像是皇上设的缓冲地带
可以避免直接冲突
其实这些还好 皇上还能忍住
接下来的事 实在是难掩心中的不快
皇上看着年羹尧的手下穿着铠甲太热
便让他们卸甲 凉快凉快
可是这几名将领听了皇上的话却没人敢动
直到年羹尧点头 才痛快的卸甲
而年羹尧对将士的表现还十分满意


年羹尧为什么敢如此跟皇上说话
一方面是 膨胀了
说难听点 就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他以为皇上拿他当恩人看
他自己就真成皇上恩人了
因此有恃无恐
觉得无论怎样皇上都不会怪他
另一方面 也是在告诉皇上
这些兵只听我的 换了别人去镇不住
所以我这个大将军无人可替
皇上还真没有怪他
看上去对他也似乎太溺爱了
难道皇上真的不在乎他这些放肆的举动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皇上就不会晚上跑到他妹妹年秋月那里
发泄情绪了
皇上之所以要对年羹尧
一而再 再而三的容忍
我觉得一方面是为大局考虑
西北虽然大胜 但叛军并没有被完全剿灭
还需要年羹尧前去镇守
由年羹尧把局势稳住
皇上才能腾出手来 推行新政
另一方面 如果年羹尧刚大胜归来
就遭到处罚的话
难免会让人觉得皇上是狡兔死走狗烹
再说 是皇上亲口说要跟年羹尧做一个
千古君臣恩遇的榜样
这要是年羹尧反倒受了处罚
不等于皇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还有一方面 皇上培养一个年羹尧不容易
就像培养自己的孩子一样
好不容易养大成人 可以帮自己干点事了
能说舍就舍的掉吗
因此如果有可能把他收服 就尽量不舍弃
这也是为什么孙嘉诚上本参年羹尧
皇上假装很生气 还故意处罚他的原因
皇上就是想通过孙嘉诚这件事
让年羹尧看看 自己是怎么对他的
希望能感化他 好让他迷途知返
当然 如果他真的不知道悔改
孙嘉诚的事也可以向天下人证明
皇上对有功之臣是爱戴有加
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处罚
换言之
假如到时候我处罚年羹尧了
天下人也知道不是我的错
是他自己作的
事实上年羹尧还真的不知悔改
孙嘉诚被罚 跪到午门外在太阳底下求雨
皇上此刻是多么希望
年羹尧前来为孙嘉诚求情
可直到大雨降下来年羹尧都没有来
刚刚还是骄阳似火 现在却大雨倾盆
皇上似乎感觉到了上天的旨意
也许正是此刻
皇上才真正下了杀年羹尧的决心
不作死就不会死
年羹尧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要注意
不要拿别人的客气话太认真
人家客气是礼貌
你认真就是不懂事了
那大家在生活中有没有过类似遭遇呢
欢迎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