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70 年羹尧竟然把雍正派来的密探都给治服了 怎么弄得?
 1.34万

雍正王朝70 年羹尧竟然把雍正派来的密探都给治服了 怎么弄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12

上期视频中提到
年羹尧如何收拾雍正派来的十名密探
将直接关系到今后的日子能否好过
他从一个奴才爬到大将军的位子
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这十名御前侍卫岂会是他的对手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用了什么手段
来对付这十名以穆香阿为首的黄毛小子
他们都是皇上身边的人
又都有给皇上秘奏的权利
原以为到了年羹尧这里他肯定会好吃好招待
却不想年羹尧根本不拿他们当回事
随便安排了几名亲兵陪着他们吃饭
这他们能干吗
没一会儿就打起来了
其实年羹尧故意冷落他们
就是为了让他们闹事
只有闹起来才好找理由收拾他们
年羹尧来了之后 先拿自己的士兵开刀
一句“去手”的命令
他手下参与打斗的士兵都举起腰刀
一瞬间 十几只手齐腕掉在地上
然后在年羹尧的示意下
又进来一批举着火把的士兵
把那些断臂放在火上烧
一个个都撕心裂肺的惨叫
把穆香阿他们看得脸色煞白
对付完自己的士兵年羹尧把目光转向了他们
说这些都是立过战功的人 我才免了他们一死
那你们呢
潜台词是 你们没有战功 只能处死了
穆香阿哪会这么快服软
他们觉得只有皇上才有权利处罚他们
有恃无恐
于是挑衅的对年羹尧说


年羹尧听他怼完自己 不怒反笑
然后命手下升帐
等穆香阿他们被带进来的时候
大帐里出奇的安静
让本来一直叫骂的穆香阿他们
也安静了下来
这是因为人会不由自主的去适应环境
安静的环境能让人冷静下来
人在冲动的时候热血上涌
往往感觉不到害怕
此时你教训他 难度会很大
但是如果你能想办法
给他降降温让他冷静下来
他也许就能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从而感到恐惧了
其实年羹尧在做的
就是在给他们施加心理压力
终于穆香阿承受不住压力先开口说话了
在这种情况下
谁先沉不住气谁就会落在下风
年羹尧听他说话的语气
已不像先前那样放肆
知道自己的方法奏效了
然后继续给他施加压力
你不是觉得自己穿着黄马褂很厉害吗
那我就让你看看
我的手下有多少穿黄马褂的人
你不是觉得自己身份尊贵吗
那我就从手下中
找出一个比你更尊贵的来对付你
年羹尧就是要
把他们认为可以凭恃的东西都毁掉
等到他们无所凭恃的时候
再宣布他们犯的罪 当斩
这下穆香阿他们真害怕了
也才意识到求情 可是晚了
年羹尧摆出一副一定要杀他们
才能正军纪的样子
暗中却指示人去通知允禟
允禟急忙赶来先拦下即将行刑的人
然后又来请求年羹尧网开一面
这十名密探是雍正的人
让年羹尧杀了他们岂不更好
允禟为什么还要求情呢
这是因为允禟聪明
他能作为八爷党的第二号智囊
头脑自然不简单
年羹尧的人一来通知他
他就意识到 这是年羹尧要他配合演戏
年羹尧真敢杀穆香阿他们吗
这可是雍正的密探
如果来了第一天就被他杀了
雍正会怎么想
肯定会怀疑他有不可告人的事
因此允禟猜到
年羹尧不过是想吓唬一下他们罢了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可不能视而不见
他可不敢在这里得罪年羹尧
这是他来求情最主要的原因
再说 这样做对他自己也有好处
把穆香阿他们的命保下来
他们肯定会感激他
以后在给皇上的秘奏中也自然会给他说好话
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年羹尧见允禟来求情并没有急着答应
一方面既然是做戏就要做足
这样才有说服力
另一方面年羹尧也确实喜欢这种感觉
他一个奴才出身的人
现在贵为王爷的允禟竟然低声下气的
在跟他求情
那种惬意自然不必多说
等到允禟给他跪下来的时候
才急忙走过去搀住他
允禟毕竟是王爷 让他给你下跪
这事要是传到京城你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年羹尧顺着台阶下来
没有杀穆香阿他们 但死罪虽免 活罪难逃
每人赏了二十军棍
年羹尧这样做虽然暂时吓唬住他们
但他们心里肯定存有记恨
怎么才能让他们口服心也服呢
年羹尧在打完他们后又为他们摆酒压惊
这次换上了一副温柔的面孔
可是说的话却绵里藏针
他要把他们最后的凭恃也毁掉
就是他们的秘奏之权
年羹尧告诉他们


言外之意
我连富宁安将军都敢杀何况是你们
再说我是皇上的心腹
就算你们说点坏话 皇上也不会信
听到这里穆香阿他们才彻底服了
光服了还不行 还得让他们感激
让他们把不敢说他坏话
变成不想说他坏话
年羹尧知道他们不愿上前线卖命
就把他们都留在了中军行辕
穆香阿他们这才真正感激起来
年羹尧能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也是用的欲予先取这一招儿
如果年羹尧一上来就把他们安排在中军行辕
他们会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但经过年羹尧这一番手段
他们就变得感激涕零了
因此如果你觉得你要给对方的东西
他可能会不够重视
那就先把他手里已经有的东西拿过来
然后再找机会一并都给他
这样他不但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还会有意料之外的感激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