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67 太出彩了!图里琛霸气侧漏 镇住山西所有官员 真是有勇有谋
 1.42万

雍正王朝67 太出彩了!图里琛霸气侧漏 镇住山西所有官员 真是有勇有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58

本期内容是应网友要求
做的一期特辑
这位网友比较喜欢图里琛对付诺敏的这一段
他希望能通过火山的视角解读一下
我之前对这一段内容没有留心
今天就专门补做一期
大家如果有其他需要火山特别解读的内容
也可以在视频下方留言
我看到后会尽量满足
好了 咱们言归正传
田文镜路过山西的时候敏锐的发现
山西还清国库欠款这件事里似乎有问题
于是上报朝廷
朝廷委命他为钦差大臣彻查此事
但这个愣头青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查出什么来
反倒被山西巡抚诺敏参了一本
把自己逼到了一个很被动的局面
田文镜告诺敏 诺敏也告田文镜
到底谁真有问题 朝廷也弄不清楚
于是又派出图里琛做为钦差大臣
来山西专门调查这事
图里琛没有走寻常路
避过驿站 直奔诺敏的巡抚衙门
此刻正值元宵佳节 诺敏在内衙大厅宴请众官员
图里琛没有让人通报 直接走了进来
他的任务是过来弄清事实
只有在对方没有准备的时候才能发现真相
诺敏把图里琛让到客厅
一上来就打出了隆科多的牌
说自己早在月初就从隆中堂那里
得知了您要来的消息
这是想用隆科多来压图里琛
图里琛不漏声色 并没有表态
诺敏一看这招儿不好使
就改走感情路线
向图里琛倒苦水 诉委屈
这是想看看他对此是什么态度
不料图里琛还是没有表态
这样一来 诺敏心中就没有底了
人对未知有恐惧心理
这就是为什么 智者寡言
你不说话对方就猜不透你的心思
这会让你在心理上占据一种优势
就在图里琛寻问田文镜的下落时
他赶到了
并且一来就语出惊人
说自己在两天之内
就能查清山西清理藩库亏空作假案
诺敏听他说的这么肯定 心中不禁一惊
急着问道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田文镜的一句话把诺敏惊得脸色都变了
我已经用钦差关防把你的藩库封了
诺敏是真急了 站起来质问田文镜
姓田的 你凭什么这么做
诺敏越着急 田文镜越确定这一步走的对
他告诉诺敏
我已经贴出告示 让那些凡是借了钱给官府的
限定两天内前来领回 否则一律充公
这招儿够狠
田文镜经过邬先生的指点
直接抓住了诺敏的命门
这下诺敏是真害怕了
到此时图里琛还是没有表态
田文镜若想成功揭发诺敏的阴谋
必须要获得图里琛的帮助
那怎样才能把他拉到自己这边呢
他把图里琛让到一边
先告诉他自己的计划
山西藩库里一共300万两银子
其中270万两都是从当地富商那里
临时借来充数的
我已经贴出告示
估计很快那些富商就会赶来取回他们的钱
只要你能封住大门两天
不让诺敏他们出去 我就能大功告成
图里琛犹豫了
一方面是这么做不合规矩
万一田文镜没有抓到证据
朝廷会追究他的责任
另一方面诺敏是隆科多的人
这么做也会得罪隆科多
田文镜知道他有顾虑
也从两方面突破
一方面 让他看清其中的利害关系
这件事早晚会水落石出
如果现在我们俩在这都没有发现问题
到时候也难逃其咎
另一方面 就是给他戴高帽子
说他是无双国士 胆识过人
这帽子一旦戴上就很难摘下来
因为摘下来就代表着你不是无双国士
也没有胆色
谁也不希望被别人看扁
因此图里琛被说动了
但是只答应给田文镜一天时间
如果一天之内找不到证据就上折子参他
这可不是闹着玩 是真会参
图里琛不会为了田文镜把自己搭进去
他是在想好了退路之后才答应的田文镜
诺敏此时已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图里琛能挡住他吗
他的计策是能不撕破脸皮就尽量不撕破
于是他换上一副笑脸 故意跟他们东拉西扯
诺敏心里已经雪亮
图里琛跟田文镜他们俩肯定已经达成了协议
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他岂肯上当
但是图里琛不能轻易得罪 怎么办呢
他想出了一个两全之策
点出两名手下 命令他们出去巡街以防火灾
这俩人立刻会意
是让他们挡住赶来取钱的富商
然后诺敏让其余人赔图里琛喝酒
图里琛没有上当 笑呵呵的把他们拦下来
诺敏这才发现这个图里琛也很难对付
我管不着你 但我能管自己的人
于是对手下人大声斥到


图里琛也用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对自己的手下说
这些都是我请的客人
放走一个 拿你们是问
就算到这时 图里琛也没有捅破那层纸
可是诺敏等不及了
直接跟图里琛撕破脸皮
喊来侍卫要强行闯出去
图里琛那股猛劲儿上来了
一下扯开上衣 漏出伤痕累累的身体
把诺敏的侍卫都镇住了
再说那些侍卫也是两难
巡抚的话不能不听
可是钦差大臣更不敢动
现在被图里琛一吓唬 都顺势跑了
诺敏再也无计可施 被图里琛完败
图里琛能完败诺敏
凭的不仅仅是他钦差大臣的身份
还有他遇事冷静 应对合理的策略
诺敏不撕破脸皮他就不撕破
诺敏撕破脸皮了 他就用气势压倒对方
他一直占一个理字
打败对方还不算本事
真正的本领是打败对方 还能保全自身
图里琛跟诺敏的较量
让我们看到了什么叫有勇有谋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