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66 为什么这部剧被无数人崇拜?看过这段里雍正用了多少心思就明白了
 1.50万

雍正王朝66 为什么这部剧被无数人崇拜?看过这段里雍正用了多少心思就明白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15

年羹尧送来了一份六百里加急的奏折
显然是西北战事吃紧
可此时皇上正在主持殿试大典
谁也不敢进去搅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老八趁机把这份奏折压了下来
他虽然没打开看
但里面的内容也能猜中几分
正好借着殿试的时间谋划一下
时间一分分流逝 眼看着太阳就快下山了
可还有一位考生没交卷
马奇实在等不及了
于是走进大殿 把这份奏折呈给皇上
皇上先是一惊 但很快镇定下来
接过奏折看也没看 轻轻放在一边
皇上心里也急 但急也不在这一刻
如果现在就着手处理西北的事
那就断送了下面这位考生的前途
你知道这位考生是庸才还是人才呢
事情要分轻重缓急
然后再合理安排顺序去做
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率
等到这位考生考完后 天已完全黑了
皇上这才召集上书房大臣议西北的事
跟老八所料不差 果然是西北战事吃紧
皇上询问大家的意见
老八早有准备 提议从全国各地调集大军
但是强调必须安排一名
既懂兵法又有身份的人才能统领得住
因此他提议让老十四来统兵
如果把全国主要兵力都交给老十四统领
皇上这个位子还能坐稳吗
他又让十三爷发表下看法
希望他能提出反对意见
十三爷没让他失望 把节奏压了下来
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进军的准备工作
统帅先不着急选 可以慢慢物色
老十四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只要他争取到这个统帅的位子
他们就有资本跟雍正叫板
皇上这里不好突破 就把心思用在了太后身上
希望通过太后的影响 让皇上同意由他领兵
可是皇上刚一发现太后的意图就阻止了她
说祖宗有家法 后宫不能干政
根本没有让她把要求提出来
老十四看皇上如此不讲情面
一股气直冲脑门 站起来质问皇上


皇上听他这样一说才意识到
因为刘墨林的事 
或许已经有很多人认为是他坏了祖宗的成法
从太后那回来后
皇上命人赶快把新科名单弄出来
他要看看刘墨林在不在榜上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刘墨林落榜了
这就代表
以李绂为首的清流党也认为
如果录取刘墨林就有违圣人礼法
这件事表面上是针对刘墨林
实际上却是冲着皇上来的
显然是有人在故意散布流言 搬弄是非
说皇上明明知道刘墨林破四关
却还允许他参加殿试 就是坏了祖宗礼法
以此来败坏皇上的名声
因此这个流言必须要禁止
可越是满口圣人礼法的人越顽固
让他们改变看法特别难
搞不好还来个死谏
那皇上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做到呢
他把上书房大臣以及李绂等阅卷官
都喊过来 说到


皇上口中的犯了国法的人
是指刚刚被斩的诺敏和张廷璐
他用他们的事同刘墨林相比
就是为了突出群臣举动的不合理
这不合理的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而这时皇上又点名要老八跟隆科多回答
显然怀疑是他们在暗中指使
老八他们也意识到
皇上这次不只是为了刘墨林
而是借题发挥
很有可能是冲着他们俩来的
此时多一句话不如少一句话
于是让李绂来回答皇上的问题
他知道
李绂没有选取刘墨林肯定有他自己的看法
而皇上也知道李绂跟老八他们不是一党的
老八让李绂先说 也有自证清白的意思
就好像是在跟皇上说
你看这是他自己的意思 可不是我指使的
其实皇上一上来就针对老八他们
就是为了让他们闭嘴
只要他们不说话 李绂他们就好对付
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
一定要懂得分化敌人的力量
李绂他们之所以没有选取刘墨林
就是因为他破了一个青楼女子
设的琴棋书画四关
与她斗艺 就算失德了
这就是他们认为的礼法
对于这种情况十三爷早有准备
他故意让一个小太监
当着众人的面唱了一段家乡俚曲
李绂他们就抗议了 说这是不符合礼法的事
十三爷没有直接反驳他们
而是让这些饱读诗书的人背了一段诗经
十三爷的目的
就是让他们的礼法观念不攻自破
这两段内容意思相同 都是讲男女情爱的
难道唱家乡俚曲就是失德
背诗经就是所谓的懂礼法吗
他们无话可说了
因为他们自己都没把礼法弄明白
此时皇上站出来告诉他们什么是礼法
圣人礼法可以用中庸概括
天容万物 海纳百川才是中庸
圣人制定礼法 既讲天理 也讲人情
刘墨林不过是仰慕苏舜卿的才华
去弹了一会儿琴 有什么罪
这是通过讲理让他们明白
不是我不遵从祖宗礼法
是你们对祖宗礼法有误解
接下来皇上话锋一转 开始施压了


皇上表明这件事就是冲着他来的
如果李绂他们还不录取刘墨林
就是跟着别有居心的人起哄
败坏皇上的名声
这样一来就把李绂他们针对刘墨林
成功转移为针对皇上了
这个罪名他们担得起吗
这几句话彻底点醒了李绂他们
于是都同意了录取刘墨林
而有关皇上不合祖宗礼法的流言
也经过这番手段彻底禁止了
这还没有完
皇上又趁着此阶段老八跟隆科多
不敢多言的机会
直接任命年羹尧为西北大军统帅
有点乘胜追击的意思
在这场跟八爷党的暗中较量中
皇上可谓完胜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