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转正戏《伍子胥救驾》唐鉴军 王小华(白露精舍整理上传)
 5.57万

二人转正戏《伍子胥救驾》唐鉴军 王小华(白露精舍整理上传)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3:39

唱的是伍员马上气非常啊
鞭催坐骑手提枪

二伍员催马往前走

面前闪出密松行

常言说要是村庄必有人住

要是大庙有和尚

二伍员催马就把松林进

面前闪出古庙堂

对对旗杆分左右,
把门狮子在两旁。
山门贴写一付对,
上下二联写的强;
上一联,庙里无僧风扫地,
下一联,庙里无灯月照光。
没有横披有块匾,
“禅宇寺”三个大字放豪光。
好一个宽阔禅宇寺,
何不下马去歇凉。
甩镫离鞍下战马,
左手拉马右手提枪。
虎膀靠开朱红阁,
两员大将站两旁,
见一人   着牙来瞪着眼,
见一人口咬下唇气昂昂。
看罢多时认得了,
原来那是陈其郑仑站庙堂,
你本是哼哈二员奖将,
姜子牙封你把守庙堂。
你也是将来我也是将,
拜不拜的奈何放。
伍员拉马往前走,
二层大殿细打量,
斗大方砖铺勇路,
松柏大树在两旁,
槐树以下栓战马,
九龙碑前撮银枪。
虎膀靠开朱红门,
四员大将在两旁。
见一人怀抱琵琶不见乐,
见一人手把雨伞不遮凉,
见一人怀里抱着四楞锏,
见一人花蟒怪两手降。
看罢多时认的了,
你本是莫家四大天王,
莫力青紧对莫力寿,
莫力海紧对莫力江。
你本是莫见四员将,
姜子牙封你把守庙堂。
你也是将来我也是将,
拜不拜的奈何妨。
伍元观二层殿,
三层大殿细打量。
鼓楼以上悬挂鼓,
钟楼以上钟悬梁。
水磨花墙修的好,
五色颜料配的强。
椿槐杨树倒栽柳,
紫林野鸟音声长。
一片瑞气当空照,
风吹铁马响叮当。
虎膀靠开朱红阁,
站着不敢来讲话,
一搂铠甲跪当中。
保佑保佑多保佑,
保佑我瀛州淮南伍二郎。
三天找着马国母,
翻盖庙宇朔神像,
三天找不找马国母,
大将许愿也算黄。
扣一个头来忙站起,
十八罗汉在两旁。
十八罗汉两旁站,
各使法宝放豪光。
二五员正然察罗汉,
忽听庙外闹囔囔。
这个说是拿拿拿来绑绑绑,
那个说别跑了瀛州淮南伍二郎。
伍员就把鼓楼上,
站在楼上细打量。
高岗之地马挨马,
漫洼之中枪挨枪,
大旗以上写大字,
朗朗大字写的强,
上写卞庄人兵马,
捉拿瀛州淮南伍二郎。
我子胥有心单人独骥杀出去,
又一想好虎难挡一群狼。
低头一计有有有,
太湖面上去歇凉。
且不言二伍元太湖面上歇凉爽,
再表国母马皇娘
待少叙,活重提,
再表国母马北懿。
马国母流落在禅宇寺,
只落的僧不僧来俗不俗,
你说是僧家还没落发,
你说是俗家还住在庙里。
长老和尚一天三次打扫佛店,
我们母子行走不便宜。
越思越想心难甚,
悲悲切切泪珠滴。
人到难处想良将,
想起瀛州淮南伍子胥。
眼前若有子婿在,
救我们母子能出禅宇。
眼前没有子婿在,
救我们母子性命在旦夕。
且不言马国母思想良将,
再表瀛州淮南伍子胥。
二五员太湖面上歇凉爽,
忽听背后有人悲啼,
悲啼不象男子汉,
好象油头粉面的。
不用人说我知道,
长老和尚不作好的,
他不是欺男就霸女,
抢来民女   庙里。
我何不上前访一访,
访访真假和虚实,
单人独骥洗禅宇!
今天访不出真情事,
无话讲来无话提。
大将行走带兵刃,
防身宝剑手中提,
顺着声音往前找,
来到倒坐圣中池,
老佛爷正坐莲花斗,
圣水瓶插的杨柳枝。
只后边送二目,
有一个油头粉面的,
凤冠霞佩头上戴,
身穿八宝龙凤衣,
三岁婴儿怀中抱,
女子的两眼泪悲啼。
前形看好像马国母,
后行看好像马北懿。
站着不敢来讲话,
一搂铠甲跪单池。
为臣救驾来的晚,
皇娘凤架担待臣。
马国母正在昏迷处,
忽听背后把话提,
扭过身形转过面,
一员大将跪母   ,
芍药花银盔头上戴,
珍珠花两朵是白的,
胸前挂口元帅印,
背后插着护尾旗。
前影看好像伍员将,
后影看好像伍子胥。
有心要把子婿认,
我若是认错了那可了不得。
国母说,莫非你是行 路君子迷了路?
你问长老我不知。
你若是哪山来的贼毛寇,
拿我们母子请功去。
子婿这里忙揍本,
皇娘凤架听仔细;
莫非说皇娘你哭的昏花眼,
我是瀛州淮南伍子胥。
国母一听子婿到,
好像明珠落掌里。
你口口声声来救驾,
救我母子出禅宇。
你可是有车来可是有辇?
救我母子逃命去?
子婿说,一无车来二无辇,
前殿只有马一匹。
国母说,你上前殿去备马,
救我们母子出禅宇!
子婿说,前殿只有一匹马,
一马三人怎么骑?
国母骑马为臣走,
现如今卡庄人马困禅宇。
卡庄困住禅宇寺,
我咋和卡庄去对敌?
为臣骑马皇娘走,
失落凤架那可了不的!
我要保保小幼主,
皇娘凤架保不的。
国母一听不保的话,
若不然我夸奖夸奖他姓伍的。
国母说,想当年赴过临潼会,
十八国的王子好汉数着你第一!
你把临潼会威风抖一抖,
也能救我母子出禅宇。
子婿说,想当年为臣在年少,
人强马壮枪又急,
现如今为臣年纪老,
人老马慢枪误迟。
禅宇寺比不了临潼会,
这一时比不了那一时。
我要保能保幼主,
皇娘凤架包不的。
国母一听不保的话,
若不然我试探试探姓伍的。
国母说,你就比做三八二十四,
我就比做三七二十一,
我儿就比做你儿伍子,
哀家我就比做你的贾氏妻。
咱们来禅宇寺连配偶,
也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子婿一听心好恼,
不叫皇娘叫兆懿:
什么叫三八二十四?
什么叫三七二十一?
谁能比做伍子?
谁能比做贾氏妻?
我若不看你怀里抱着小幼主,
我开枪刺死你姓马的。
尊声皇娘快交殿下,
我保幼主闯禅宇。
马国母一听还是不保的话,
扭过身形抢太子,
尊声皇兄寻一寻,
养儿的苦处我和你提一提,
娘怀儿一个月不知不觉,
娘怀儿两个月为娘才知,
娘怀儿三个月聚块血姘,
娘怀儿四个月四甲长齐,
娘怀儿五个月五指分瓣,
娘怀儿六个月胎毛长齐,
娘怀儿七个月分为七窍,
娘怀儿八个月八宝长齐,
娘怀儿九个月以上反下,
娘怀儿十个月才把娘离。
从那日我的儿离娘落了草,
折腾的为娘死来活去。
只曾想养儿能养娘老,
为曾想三岁就把娘离!
我有心叫伍员把儿抱去,
我的儿又白又胖舍不的!
我有心不叫伍员抱去,
赶以后谁保我儿去登基?
马国母哭哭啼啼递太子,
难坏大将伍子胥。
有心当面接太子,
看见皇娘敞着衣。
有心背后接太子,
臣要欺君使不得!
伍子胥使个苏秦来背剑,
马国母把太子递过去。
伍子胥他把太子接到手,
心里不住拿主意,
有心马前保幼主,
我咋和卞庄去对敌?
有心马后保幼主,
臣要欺君使不得!
前不保来后不保,
把幼主打到甲冒里,
盘甲丝绦不敢紧,
很怕幼主受了屈!
叫声皇娘行方便,
我保幼主闯禅宇。
国母说,你口口声声逼我死,
你给哀家出个主义!
子婿说,高有树来矮有井。
不高不矮有刀子,
三条道你自己选,
哪块死不了你马北懿。
国母闻听这句话,
心里不住我拿主意,
我有心要在剑下死,
临死落不下囫囵尸。
我有心在树上死,
赶以后我儿怎么面目去登基?
剑下不死树上不死,
何不井里命归西;
八幅罗裙儿遮凤面,
一头扎到井琉璃。
马国母投井唰楞响,
再表大将伍子胥。
二伍员扭过身形转过面,
不见国母在哪里,
手扶栏杆封井口,
井里现有皇娘尸,
凤冠霞佩全摆乱,
十指尖尖抓紫泥,
樱桃凤口喝井水,
足上绣鞋掉一只。
站着不敢来讲话,
一搂铠甲跪母。
你死别把为臣怨,
埋怨奸党费无极。
口一个头忙站起,
防身宝剑手中提。
一挥宝剑火花闪,
四个栏杆全削去,
千斤大石盖井口,
四外就搁沙子匿。
子婿着才忙开口,
连叫长老听仔细;
吃水别吃这井水,
这井现有皇娘尸。
皇娘要在你们在,
皇娘不在我洗禅宇。
长老我三通鼓,
我保幼主闯禅宇。
长老闻听不怠慢,
一对鼓拿手里,
长老打罢头通鼓,
伍员上马把枪提;
长老打鼓如爆豆,
二伍员来和卞庄大对,
南来人马用枪挡,
北来人马用鞭低,
使一个枪抵和鞭打,
把卞庄地倒埃,
有心下马取首级,
惊吓幼主了不的,
一人闯出万军队,
千人万马干瞅之。
这就是禅宇寺一小段,
下回保着幼主过江去。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