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秀》 第七场 算命 赵志刚 应国英
 2982

《何文秀》 第七场 算命 赵志刚 应国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5:57

算命

王兰英:枝头鸟雀闹声喧,伤心人儿心更酸。为避祸九里桑园把身安,每日里剪纸花度贫寒。天涯沦落家羞转,养育深恩从此断。幸喜杨家人良善,胜似骨肉来照看。我母子安居心头暖,怎奈是想起官人泪不干。痛官人屈死三载难扶棺,何日里拨开雾云雪沉冤。官人啊,幽冥有路若不远,三更梦里来将我探。

 

何文秀:清早起来出了城,要劝慰我妻王兰英。白布招牌手中拿,善观气色写分明。急急行来不留停,九里桑园叫算命。

王兰英:耳听有人叫算命,想起我夫何官人。我看他平日毫无夭寿相,为什么青春年少丧了命。看来面相难作准,想必生死早注定。

何文秀:命中好来命中坏,吉凶祸福能料定。算得准来再付钱,算不准来不要银。

王兰英:先生自称算得灵,请他与官人算一命。家道贫寒日难度,哪有银钱来算命。

何文秀:声声高叫无人应,不见杨家有动静。难道兰英未听见,难道家中无有人。我想起了杨家家道贫,莫非是无有银钱来算命。我本是京都出来王先生,特到海宁扬扬名。大户人家叫算命,命金要收五两银。中等人家叫算命,待茶待饭待点心。贫穷人家叫算命,不要银子半毫分。倘若家中有小儿,先生还要送礼金。倒贴铜钿廿四文,送给小儿买糕饼。

王兰英:先生说话真奇闻,句句打动兰英心。既然是穷人算命不要钱,我还是请他算一命。移步上前启柴门,啊呀,不可啊……我是青春守寡人。倘若先生年纪轻,这流言蜚语我更难禁。

何文秀:声声高叫无人应,倒叫文秀心不定。难道我今日虚此行,放声再叫各位听。我的算命非别人,冤枉大事也算得清。

王兰英:冤枉大事也算得清,看来这先生有本领。我还是禀明义母将他请,算一算我夫的冤枉何日申。

 

何文秀:时辰八字排分明,文秀要算自己命。别人的命儿我不会算,自己的命儿算得准。

 

何文秀:妈妈,我一不搬假,二不奉承,照命实算,妈妈听道……左造男命二十一,命里规定说终身。他祖上家业全无份,自立成家闯前程。出身原是官家子,父母爱他掌上珍。上无兄来下无弟,他是无姐无妹独一人。一周两岁娘怀抱,三周四岁离娘身。五周六岁无关口,七岁八岁上学门。九岁十岁有文昌关,十一十二倒安宁。十二算到十七岁,十七岁上有灾星。十七岁命犯天狗星,无风起浪波涛深。朝中奸臣来残害,害他全家一满门。只有此命能逃生,他是穷途落魄去飘零。可比瞎子过竹桥,破船过江险万分。幸得红鸾喜星照,路逢淑女私赠银。男无聘金为表记,女无媒证自成亲。十七算到十八岁,十八岁又逢大难星。牢狱之灾飞来祸,人命官司加在身。命犯小人暗相害,受屈含冤命难存。

王兰英:官人,我那屈死的官人啊…… 

何文秀:耳听娘子哭悲声,文秀心中实不忍。我只能借着算命暗相劝,劝慰娘子莫伤心。

 

何文秀:幸亏又逢贵人星,贵人相救得重生。十八过去十九春,独占青龙交好运。今年正当二十一,金榜得中做公卿。目下夫妻可相会,破镜重圆得欢庆。

杨妈妈:先生说话不中听,胡编乱造哄骗人。我女婿死了三年整,哪有人死再复生。

何文秀:你们休要不相信,我此命算来一定准。他命中实在不该死,目今还在世上存。

 

杨妈妈:不提告状倒也罢,提起告状我活气煞。我母女几次去喊冤,难敌张堂权势大。我县衙府衙全告遍,却都是一顿板子赶出衙。

何文秀:我一路行来听人讲,有一位新任巡按出京邦。明日就可到海宁,你按院台前去告状。

杨妈妈:哪个猫儿不偷荤,哪个官府不受赃。只恐怕按院板子更厉害,

何文秀:他为官清正立朝堂。铁面无私不徇情,你们去告状一定能够伸冤枉。

 

何文秀:三寸狼毫诉冤情,字里行间血泪淋。我自写状纸自审问,明日里定叫贼子服法令。


主播信息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