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秀》 第六场 哭牌 赵志刚 应国英
 2776

《何文秀》 第六场 哭牌 赵志刚 应国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14

哭牌

何文秀:路遇大姐得音讯,九里桑园访兰英。行过三里桃花渡,走过六里杏花村。七宝凉亭来穿过,九里桑园面前呈。但只见一座桑园多茂盛,眼看人家十数份。那一边竹篱茅舍围得深,莫非就是杨家门。待我上前把门推,为什么青天白日门关紧。耳听内边无声响,不见娘子枉费心。屋旁还有纸窗在,我隔窗向内看分明。啊呀,窗口高来看不见,垫块石头就看得清。文秀举目向内望,只见一间小草房。小小春台朝上摆,破木交椅分两旁。三枝清香炉中插,荤素菜肴桌上放。第一碗白鲞红炖天堂肉,第二碗油煎鱼儿扑鼻香。第三碗香菌蘑菇炖豆腐,第四碗白菜香干炒千张。第五碗酱烧胡桃浓又浓,第六碗酱油花椒醉花生。白饭一碗酒一杯,桌上筷子有一双。啊呀,看起来果然为我做三周年,感谢你娘子情义长。

王兰英:官人,随我来呀……

何文秀:耳边忽听有人声,分明是我妻王兰英。夫妻分别三年整,今日相逢喜还惊。

王兰英:手扶灵牌草房进,不由我兰英泪纷纷。官人屈死三年整,血海冤仇何日申。

何文秀:娘子声声哭官人,不由我伤心泪难忍。但见她容颜憔悴人消瘦,三年守孝到如今。她哪知文秀还未死,我急忙进内去相认。啊呀,慢来……我此番改名换姓到海宁,身为巡按有重任。微服私访因公案,为民除害责非轻。若是此刻将妻认,定然难瞒杨家人。万一风声传出外,被张堂知道有了准备就事不成。我且忍耐慢相认,文秀权做狠心人。好在是我妻下落已分明,但等到除却贼子再夫妻认。

王兰英:官人, 我的官人啊……对灵牌万箭穿胸,忆往事血泪潮涌。痛官人惨遭枉死,好夫妻白首难共。

何文秀:见娘子痛哭伤心,感谢你情深意重。娘子啊,你不必悲痛,就可以破镜重逢。

王兰英:夫啊夫,你泉下冤魂若有灵,保佑儿人事早日懂。但求能替夫报仇,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含笑容。

何文秀:如今我身为巡按有权柄,报仇雪恨能成功。那时候夫妻重逢,聚天伦其乐融融。

王兰英:夫啊……声声叫夫夫不转,斑斑血泪肝肠断。想当初形影相随不离分,到如今只有你灵牌将我伴。叹娇儿年幼未成人,到何日才能去伸冤。啊呀官人啊,我的夫啊……夫啊夫, 你阴魂有灵将我带,黄泉路上再团圆。

何文秀:见娘子悲伤过度人昏迷,倒叫我手足无措少主意。待我进内把妻救,惊动了旁人惹是非。


何文秀:娘子苏醒止哭声,文秀这才放了心。杨家母女多善良,果然是对待兰英似亲生。杨妈妈一番劝慰心良苦,说道是还要替文秀来算命。倒不如将计就计把妻慰,明日里我再到桑园来叫算命。


主播信息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