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三盖衣 - 金采风
 11.36万

【越剧】三盖衣 - 金采风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3:48

唱词

王玉林:母亲她其中情由不明白,她定要拉我上楼来。

              今日她回转娘家去,她二人是有约在先私情会。

              我以为她定在娘家住一宿,我就可以一封休书将她退。

              谁知她原轿去又原轿回,倒使我留难留来退难退。

              像你这样不贤不德下贱女,有何面目到王家来?

              我今夜再忍雷霆怒,坐等天明下楼台。
李秀英:谯楼打罢二更鼓,官人他独坐一旁不理我。 

              我自从嫁到王家有一月多,真好比口吃黄连我心里苦。

              那婆婆拉他上楼来,总指望我们夫妻从此可和睦。

              谁知他怒气冲冲独自坐,他是不理不睬恶摆布。

              我不明不白受委屈,可怜我有满腹的委屈向谁诉?

              枉费了婆婆一片心,看起来今世夫妻难和睦。

              耳听得谯楼打三更,夜已深,那人已静。

              见那冤家他身上的衣衫多单薄,他今夜岂非要受寒冷?

              我若是叫他去安寝,那冤家是不见好意他反见恨。

              要是他受了风寒成了病,叫秀英如何能安心?

              我还是取衣与他盖,免得我官人他受寒冷。

              我战战兢兢将衣盖,那冤家平日见我像仇人,吓得我不敢去近身。

              想秀英并未待错他,他为何见我像眼中钉?

              像他这种负心汉,我还有什么夫妻的情?

              我不顾冤家自安睡,想起了婆婆老大人。

              冤家他枉读诗书理不明,那婆婆待我像亲生。

              更何况那王门惟有他单丁子,若冻坏了官人,要急死了婆婆老大人。

              我还是拿衣与他盖,想起往事心头恨。

              我爹娘爱我似珍宝,这冤家当我路边草。

              他既这样对待我,我任凭这冤家他冻一宵。

              我还是将衣衫藏笼箱,猛想起于归之期娘训教。

              难进难退我李秀英,今夜叫我如何好?

              娘啊!娘啊!曾记得那日爹爹做大寿,母亲你上楼喜讯报。

              说道是已将女儿终身许,是郎才女貌结鸾交。

              说玉林这也好那也好,说玉林貌也好他才也高。

              我是口不应声心欢笑,但指望洞房花烛早日到。

              谁知道进了王家事颠倒,我夫妻似仇情义少。

              自出娘胎十八载,这样的苦楚我是受不了!

              啊!天哪!

              还是我爹娘错配婚?

              还是我秀英命不好?

              我耳听得谯楼打四更,见冤家他浑身颤抖他、他、他受寒冷。

              我若不将衣衫盖,他如何坐等到天明?

              冤家呀!你虽没有夫妻情,我秀英待你是真心。

              我手持衣衫上前去,盖罢衣衫心安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