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不上棉毛裤的暖冬,不太妙
 6321

穿不上棉毛裤的暖冬,不太妙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57

穿不上棉毛裤的暖冬,不太妙



朋友们,这个冬天你有没有觉得,没有以前冷了?


作为江浙沪土著的老沈,对江浙沪冬季的阴冷深有同感,但今年,天气热得老沈都飘了,12月了还没有穿上棉毛裤。


事实上,这个感觉没错。


124日,新华社消息,世界气象组织最新报告指出,最近一个五年期(2015-2019年)和十年期(2010-2019年)的平均温度,几乎可以肯定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全球变暖,老生常谈的话题,民众对之已失去新鲜感。但当它成为感觉得到、体会得到的日常之事时,还是让人心有余悸。


高温涌动,第一影响的,就是和钱袋子息息相关的经济局势。


 


全球变暖的程度有多严峻?


世界气象组织最新公布的“全球气候状况临时声明”指出,2019年(1月至10月)的全球平均温度比工业化前时期高约1.1摄氏度。报告警告称,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每个连续的十年都比前一个十年温度更高。


同时,2018年全球温室气体浓度创下新高,大气二氧化碳浓度达到了创纪录的百万分之407.8,并在2019年继续上升。


这与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不谋而合。该局在20198月发布报告表示,20197月,全球平均气温再破纪录,成为140年来最热的7月,全球变暖形势非常严峻。


具体来看——


南北极:2019年,南北极冰川的融化均创新高;


西欧:20196月,西欧地区初夏的极端热浪持续,法国气温创下新的最高纪录,比之前的纪录高出近2摄氏度;


美国:20195月,东南部遭遇创纪录高温。


在中国,高温局势同样不容忽视——


118日,立冬,全国范围内却还有很多省份完全感受不到冬天的气息。国家气候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从气候预测结果来看,2019年冬天全国气温接近常年到偏高,“寒冬”发生概率几乎为零,但也不排除季节内的这个冷暖起伏变化;


10月,全国平均气温偏高,为1961年以来同期第七高;


7月,全国多地持续处于“昼蒸夜煮”的烧烤模式,高温蔓延全国16省市区,局地逼近40℃。


经济,首当其冲,受到严峻影响。


2017年为例,世界气象组织表示,因全球气候变暖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总额达到了创纪录的3200亿美元。


具体来看,全球变暖造成的经济损失案例比比皆是——


2019年,在经历了十年稳定下降之后,饥饿人口再次增加,2018年有超过8.2亿人遭受饥饿之苦。在2018年受粮食危机影响的33个国家中,气候变率和极端天气加剧了26个国家的经济动荡和冲突,对其中12个是主要驱动因素;


20191月至6月,全球新增1000多万名境内流离失所者,其中700万人是因包括高温在内的气候灾害事件致使。


更多意料之外的恶劣影响一一出现。


122日,英国《自然·气候变化》杂志发表一项研究表明,高温天气会导致当天的分娩数量增加,而有些分娩甚至提早了两周,妊娠期较短与婴儿日后的健康和认知状况不佳有关。研究人员提醒,到本世纪末,这一情况预计还将持续下去,预计每年还会减少25万天的妊娠天数。


在高温影响下的出生率、出生健康率,令人揪心的同时,更令人不安的影响还有一项:高温导致的贫富差距,正在迅速扩大。


 


也许有人会认为,全球变暖,没事啊,反正你也热,我也热,经济都受到影响,只要大家都一样就不怕,财富的相对值还是不变的。


这就错了。


还真的不一样。


一个震撼性的结论,在全球范围内,被越来越多地得到认同:高温拉开了贫富差距,穷人更穷,富人更富。


具体来说,当温度适宜时,作物产量更高,人们更健康,工作效率更高,因此,在寒冷国家,适当程度的变暖,可以使其更有效发展,而在炎热地带的国家,任何细微的变暖,都带来了更严苛的环境,更不利于社会发展。


而众所周知,相对于发达经济体,低收入国家大多处于气候较炎热地理区域内,这意味着全球变暖对这些经济体的打击将最为严重。1961年到2010年,世界最贫穷国家的人均财富,比不发生全球变暖的情形,少17%30%


具体来看——


新兴经济体:未来30年中,农业、采矿、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制造业部门将因气温升高受到最严重打击,而这些产业,正是新兴经济体中最常见的产业。生产率的下降,预计每年将使东南亚损失780亿美元,令西非损失近100亿美元;


1961-2010年,热带地区的非洲国家遭受的打击最为严重,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没有气温上升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40%以上;印度和苏丹地区的人均财富比不发生全球变暖的情景减少了30%


而同样是在1961-2010年,挪威、加拿大等国的人均财富,因为全球变暖获得了超过30%的人均增长量!


这意味着,最贫困和最脆弱的群体,处于全球变暖剧烈影响的最前沿,发展中国家必须以牺牲自身发展为代价,来应对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


这当然是不公平的。


然而,“不公平”,从来未曾消除。


2015年,构成世界上贫困人口的35亿人口,仅占碳排放量的10%;而最富有的10%人口,贡献了一半。也就是说,贫困人口最小程度地影响气温上升,却要最大程度地承受气温上升带来的恶劣后果。


这显然令人愤然。


 


117日,《全球变化生物学》杂志表示,到2100年,全球变暖或使帝企鹅灭绝。


8月,新华社消息,从250万年前的更新世就出现在地球上的约书亚树,因全球变暖,可能在本世纪末之前灭绝。


“一开始,人们只是以为多了一块冰融化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大灾难的开始……”


灾难片的剧情,正在从电影屏幕,走向世界。


人类经济、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需要和地球的生态系统进行博弈的“气候赌场”,未来会如何,无从知晓,我们都需且行且珍惜。


朋友们,您家附近气温多少了?


财经头条经济学家年会报名链接: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9511391104400?coupon=JZ0q4R2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