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奶茶妹妹和邓文迪,我更羡慕这位大佬的华裔妻子
 1.15万

比起奶茶妹妹和邓文迪,我更羡慕这位大佬的华裔妻子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46

经常看到人们在激烈地讨论奶茶妹妹的感情生活,也有不少人疯狂求邓文迪出书,毕竟曾嫁给默多克,前阵子又和小奶狗恋爱,这姐姐的人生颇为传奇。


但有一位大佬的妻子,似乎从没受到太多的关注。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有“第二盖茨”之称的社交网络领跑者,在他28岁那年,娶了相爱九年的美籍华裔女孩,普莉希拉 •陈为妻。


或许是因为小扎的年少有为,毕竟他20岁就建立了facebook,还曾多次被评选为全球最年轻亿万富豪。


也或许是因为小扎发糖过甜引起不(ji)适(du),比如在哈佛演讲也不忘表白妻子:“我在哈佛最美好的回忆,是我遇见了普莉希拉。”


相当一部分人对普莉希拉颇有微词,说她“其貌不扬,太过普通,她能嫁给扎克伯格,怕是上辈子拯救了国家”。


但其实,如果对普莉希拉稍作了解,人们就会发现,这绝对不是一个王子爱上灰姑娘的故事,普莉希拉,本身就是位光芒万丈的公主。

普莉希拉的父亲是旅居越南的华裔,上世纪70年代,他和妻子一起来到了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昆西,一个成为服务生,一个成为会计,起早贪黑地谋生活。


后来,他们有了孩子,普莉希拉是姐妹中最先出生的,父母无暇照顾,就只能让爷爷奶奶陪伴着她。


大概因为父母忙着养家,而她又是家里的老大,普莉希拉从小就很独立,并且承担起照料这个家的责任。


而对于父母来说,即使为了生计连陪伴孩子都无法做到,即使他们自己受教育程度有限,但他们的理念很清晰:一定要让孩子们接受教育。


于是,当普莉希拉对妈妈说“学校老师让我去学SATS”时,妈妈的回答很酷:“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你需要我送你去吗?”

在普莉希拉的家人眼里,教育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通往更好的未来。


在家人的全力支持下,普莉希拉也十分争气,她在中学就被同学们称为“班级天才”,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哈佛大学,成为了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


尽管对于普莉西亚来说,哈佛意味着更多的机遇,但这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挑战和压力。提到这段经历时,她甚至掉下了眼泪。

更优秀的人,激烈的竞争,难以融入的环境,使她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她甚至填写了转学文书想要离开哈佛。


“聪明是我唯一的优势,但是在哈佛比我聪明的太多了。”

决定离开后,普莉希拉想着,走之前总要做些什么,于是她带领了一个课外小组,加入了一个低收入者安居项目,去做志愿者,辅导孩子们做作业,为提高他们的受教育条件努力。


而在这里的一个小女孩,使她彻底改变了转学的决定。有一天,一名学校辅导员找到她,说有一名10岁的女孩,好几天没有去上学了。普莉希拉和其他志愿者们开始寻找,幸运的是,她在安居房附近的操场上找到了这个小女孩。

但让普莉西亚难过的是,小女孩没去学校的原因是两颗门牙被打断,她不敢见人,也就不敢去上学。

那一刻,普莉希拉心中充满痛苦和愤怒,脑海里涌现出很多问题和念头:

“她的牙齿会感染吗?”

“我是不是本可以做些什么?这伤害是不是本来可以不发生?”

“我能做些什么来防止类似的情况?”

“我必须留下来,必须有所作为,我要帮助他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这件事情促使普莉希拉自省,她认为自己不该困于个人痛苦,自己应该看到更大的格局。因此,她没有转学,而是选择进入哈佛医学院,去拓展自己的技能,以帮助更多的小孩茁壮成长。


这一次不再仅是保护家人,她想要扛起更大更广的责任。

在哈佛,普莉希拉不仅拓展了自我认知,明白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她也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爱情。


有趣的是,她第一次遇见扎克伯格,是在哈佛的宿舍楼里,那时候小扎正因为创建一个校园网站陷入争议,面临退学的危险。所以他是这么搭讪的:

“我们明天就约会吧,因为我可能很快就要被学校开除了。”高,实在是高。


等到他们真的约会时,小扎同学开始了强行撩妹:“和你在一起真好,我们一起再去看场电影?虽然我还有个期中考试要准备,但是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小扎这话一出口,整段垮掉。因为在学霸普莉希拉看来,连学习都不能好好去做,以后能做啥呢?

于是普莉希拉拒绝了,并告诉他回去好好看书。小扎内心戏演了几百回合:她都不愿意和我去看电影,应该是对我没意思吧。


但其实,普莉希拉只是希望,扎克伯格可以严格要求自己。这样的督促,从学生生涯,一直延续到今天,她在“爱人”和“伙伴”的身份间任意切换,意见该提,支持该给,而一路的困难,也该一起度过。


毕业后,即便小扎已经开拓出社交霸业,普莉希拉却没有选择进入Facebook谋职,而是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她先是成为了一名教师,两年后,进入世界著名的生命科学及医学中心,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继续深造,最终,她成为一名牙医。

小扎情话上线:我太为你骄傲了,陈医生。而她也影响着扎克伯格,投身于慈善。


因为她热心教育、关注儿童成长,于是扎克伯格给学校大量捐钱。


因为她成为儿科医生,在家里经常会谈论起病人难以获得器官捐献的现状,于是扎克伯格开始在Facebook上推广器官捐献项目,第一天就有大约10万人注册。


2015年,他们有了女儿,在一封写给他们新生女儿的公开信中,她与丈夫宣布捐出在Facebook持有的99%股份,成立一个旨在参与慈善及政治行动的慈善机构(CZI),致力于预防、治疗疾病以及推广平等教育等 。


当初那个看到10岁女孩心痛不已的姑娘,如今已经实现了那时的决心:

“我要变得更强大,来保护他们。”

或许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普莉希拉真的很平凡,她没有了不起的家世和曲折的故事,没有华丽的包装和噱头,她只是作为一名独立、坚定、温柔的女士,为社会更加公平而努力前行。


如今,世人会以普莉希拉•陈而记住她,绝不仅仅是“扎克伯格的妻子”。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