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东方蝴蝶”,是曾经惊艳西方的男人!
 1.11万

他是“东方蝴蝶”,是曾经惊艳西方的男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05


在成龙凭借中国功夫成功打入好莱坞、章子怡变身“国际章”之前,其实有一个华人面孔,早已惊艳了西方世界。

他叫尊龙,上世纪极富盛名的华裔演员,自李小龙之后,在艺术上极富造诣的,便是他了。

看到尊龙的那一刻,也便理解了什么是剑眉星目,什么是“神清骨秀,气宇轩昂”,什么又算得上,“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但其实,尊龙的出生,比大部分人都要惨,因此他更为人所铭记的,是他谜一般的身世,和孤独又灿烂的人生。

1952年,尊龙出生于香港,原名吴国良。他是一名孤儿,从小被遗弃,他形容自己是“生下来什么都没有,赤条条被人放在一个小篮子里”。后来,他被一名身患残疾的女士收养,因为那时候,收养儿童者是可以领到补贴的。

但即便有了家,尊龙的生活比起一般人也差得多。养母脾气较为古怪,经常会打骂他,日子也过得极为艰苦,没有吃过肉,只靠冷饭或者面团充饥。

不仅如此,他还要面对再次被遗弃所带来的恐惧,据说有一次,养母将尊龙牵到车站准备再次遗弃他,两人对视良久后,最终,尊龙还是被牵回了家。

儿时的经历,对尊龙的性格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极为敏感,缺乏安全感,他曾说:“我不是特别会做人,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没有名字,没有读书,没有童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大懂。”

也正因为一无所有,他才更能吃苦。

10岁左右时,他被送到了香港的春秋社学习京剧,在那之后,他的吃住都在剧院里,在那里的经历对他后来的作品亦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但那里的生活同样艰难。

每天6点半起床,除了上厕所就是在练习,活动区域被严格地限制,一次倒立就得坚持半小时,地板常常会被汗水打湿。就这样练到晚上十点,再去睡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活动,没有时间去读书,娱乐或闲聊。

除了练习很苦,在一群孩子中,尊龙依然是被欺负的对象,常常被骂作“野孩子”。有一次被打到血流不止,他又没钱请医生,就只能让裁缝来给自己缝了八针。

尊龙曾经说过,如果他有孩子,他绝不会送ta去那里。

后来,他到了美国洛杉矶,继续学习演技和舞蹈等,为了攒学费和生活费,他洗过盘子、当过厨师、店员,吃过不少苦,但就是在承担重压、勤工俭学的同时,他学会了英语,并且考入了美国戏剧艺术学院。

1976年,尊龙在《金刚:传奇重生》中饰演一名中国厨师,那时尊龙并没有收获太大的关注。

而这个时期,尊龙主要在舞台剧领域活跃,人们惊讶地发现,尊龙不光表演精湛,在舞蹈编排、作曲、剧本撰写等方面都展现了极高的才华,他也连续两年获得奥比奖(Obie Award)最佳男主角。

在百老汇表演的同时,尊龙也继续着他的荧幕表演生涯。

1986年,尊龙出演《龙年》,在其中饰演一名唐人街黑帮头目,尊龙将霸道黑帮老大诠释得丰满迷人,一时间风头与主角不相上下,他也由此片获得了金球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1987年,尊龙和陈冲、邬君梅、坂本龙一等人合作的传记片《末代皇帝》上映。

在影片中,尊龙将溥仪从青年一直演到晚年,将他由满腔抱负到沦为傀儡的历程,展现得压抑又冲击。

人物的心态变化,被他拿捏得极为细腻,表现得极富张力,收获诸多好评。

这部电影算得上是尊龙演艺生涯的巅峰,该片获得第60届奥斯卡的9个奖项, 他则被提名为金球奖最佳剧情电影男主角奖,还和陈冲一起,应邀担任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颁奖人。

1993年,尊龙的另一代表作,同性恋题材爱情电影《蝴蝶君》上映。

影片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讲述的是,法国驻北京外交部的会计高仁尼,观看歌剧《蝴蝶夫人》时,逐渐喜欢上尊龙饰演的中国京剧演员宋丽玲,两人逐渐亲密。

高仁尼不知道的是,宋丽玲其实是个男子。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最终他因泄露情报被捕,指证他的正是宋丽玲。原来,宋丽玲其实是一个中国间谍,接近他的目的就是获取情报。

尊龙将这个雌雄莫辩的角色刻画得入木三分,不光扮相惊艳,那股子风姿和柔情,都让人沉沦。

在出演这个电影后,尊龙也曾接受关于同性恋、性别等方面的采访提问,对此他的回答是:“我从来没有把‘男人’‘女人’分开来看,在我看来他们总是非常平等的。而且我坚信这是人类的将来。”

他像是被遗落凡尘的仙子,受过的苦完全没有抹去他内心的善,而且眼界十分宽广。

即便始于微小,这一路走来,他的履历十分华丽:

唯一一位两次获得美国金球奖提名的华裔演员;第一位奥斯卡颁奖华裔男星;第一位被美国《人物》杂志评为 "50个最美人物 " 的华裔男影星;劳力士腕表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华裔代言人……

但收获这些荣誉的他,也有着自己的落寞。他说,回到酒店,就是一个人,没有人等他,没有电话可以打。就算拿了奖,也只能自己坐在那里,无处“炫耀”。他曾说:“我没有父母,我学会了做自己的朋友,做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或许如他自己所说,他真的不太会与人相处,但即便孤傲执拗,他依然有着纯粹温柔的心,在他看来,他最大的成就,不是事业,而是面对养母时,因为心疼她而掉下的眼泪。

他说,“我觉得自己最大的成就还不是我的事业,是我可以为那位收养我的女士流泪。有一年,我回香港去找到她了,见面的时候我还是没哭,我放不下那口怨气。我看见她的牙没了,做人不可以吃东西那多没意思。我回到酒店之后又流泪了。我给她钱去做牙,她说不做,太贵了。我说没关系,多吃一个月一个星期也好。在我看来,对世界不宽容,就是对自己不宽容。”

“看上去很凶的,最有怨气的人,最需要拥抱,需要温柔,需要人们接受和爱护。但他们往往不会去拿、去要,不懂这些。之前的我就是这样。”

希望以后的日子,他可以被拥抱,被温柔对待。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