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有高人指点?恐怕还不够
 140.31万

阿富汗塔利班有高人指点?恐怕还不够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14

在国际比较中来看懂中国和世界,喜马拉雅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维为看世界。


817号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塔利班发言人他表示,我们和20年前的情况相比有了巨大的变化,他明确地表示,塔利班不想要任何内部的敌人或者外部的敌人,希望与其他国家都保持和平的关系,同时妇女也可以工作、也可以学习。表面上今天是传统派、复古派塔利班再一次掌权,但从塔利班上台迄今的表现来看,塔利班的这次表现比较理性温和,有人认为它一定是受到了高人的指点。他们将在伊斯兰法律的框架下活跃地参与社会生活,他还承诺说塔利班不会寻求对前阿富汗政府的工作人员,或者军人实行报复。


伊斯兰世界的现代化,这个问题是个大问题,但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好。最近阿富汗的局势发展,再一次把这个问题提到世人面前。回头看阿富汗过去数十年的历史,经历了传统派、复古派的失败,也经历了美国模式西化派的失败,也经历了苏联模式的失败,用中国人的话说,就经历了正反两方面,乃至多方面的教训,理论上,它应该能够悟出很多道理。


从历史上看,伊斯兰世界对于西方的态度大致上是两种极端,一个叫原教旨主义,塔利班政权20多年前执政就是一个例子,他们追求建立所谓真正的伊斯兰政权,建立“纯而又纯的伊斯兰”,1996年,当时塔利班攻占喀布尔之后就开始在阿富汗按照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的治理方式和生活方式来治理这个国家,当时已经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了,塔利班要恢复一千多年前的传统伊斯兰的生活方式,男人要留胡子,妇女要穿那种叫戴布卡的黑袍子,而且要有直系成年男性亲属陪同之下才能出门,女孩子不能上学等等。所以这一派可以叫做传统派或者复古派,那么另一个极端就是西化派,甚至叫做全盘西化派,西化派认为正是落后的伊斯兰文化,导致伊斯兰世界落后于世界主流文明,他们高度认同西方道路和西方模式,用西方的方式来改造阿拉伯文化、伊斯兰文化,在伊斯兰国家里面这方面走得最彻底的是土耳其,它的开国领袖凯末尔就规定,土耳其必须是一个政教分立的世俗国家,他甚至抛弃了阿拉伯文,改用拉丁文,他取消了一夫多妻制让男子剃掉胡须,让妇女摘下头巾。但后来土耳其也出现多次地反弹,现在这个埃尔多安总统,虽然他表面上看是西装革履,但在西方国家在他国内政敌的眼中他是一个复古派,是一个宗教主义者。另外一个西化派的代表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伊朗的国王,巴列维国王,他非常亲美,他领导的国家和社会方方面面全面西化,结果也是遇到了强烈地反弹,最终是1979117日,巴列维国王不得不逃离伊朗,两个星期之后,伊斯兰新的精神领袖霍梅尼以胜利者的姿态返回伊朗,受到两三百万人的夹道欢迎,阿富汗自身也是一个例子,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候,当时阿富汗的国王叫查希尔国王,他统治的时候他是比较西化的,他制定了宪法,允许妇女接受教育,当时喀布尔街头可以看到穿着时髦的阿富汗女孩子,但他的做法招致了很多阿富汗地方部族的反对,就他那个时候,阿富汗内部的各种军事抗争就开始了,到19737月的时候,他的堂兄前首相达乌德趁国王在访问意大利的时候,发动了一场政变把他废除了,成立了所谓的共和国,后来这个国王就待在意大利,他不再涉及政治,一直到20024月,就是塔利班政权被美国入侵推翻之后,他在美国的支持下重返阿富汗,被授予了所谓“国父”的称号,但他当时已经风烛残年,2007年他就去世了,纵观阿富汗历史,其实就是一个两派极端,一个是原教旨主义传统派,一个是西化派,这两派进行着交锋,一种拉锯战。一个重要原因是,还是以阿富汗为例,尽管喀布尔等几个主要城市相对而言比较西化了,但是大多数人口还是生活在贫困的农村,他们的生活和几百年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连饭都吃不饱,多数人都是文盲或者半文盲,从小教育就是真主安拉是最重要的,《古兰经》能解释一切,在他们眼里只有宗教、部落、长老,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属于同一个国家,这个概念,国家的概念相对比较弱。另外美国和西方势力,还在不停地进行破坏和干涉,阿富汗国内的民情国情非常复杂,特别是宗教矛盾、族裔矛盾等等,长期战乱还积累了很多恩恩怨怨。所以即使有高人指点,即使现在塔利班政权已经从过去经验中悟出不少道理,但它是否能够带领全体人民找到一条成功的和平发展之路,恐怕还很难现在就做出判断。也许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肯定是非常曲折的,对此我们要心中有数。但我也相信今天阿富汗的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谁是阿富汗的真正朋友,谁是真正能够帮助阿富汗发展的国家,谁的发展模式最值得阿富汗研究借鉴,我个人认为应该是中国。


好,今天就谈这些,欢迎大家继续收听维为看世界,让我们用中国话语读懂中国,读懂世界,我们下次再见,谢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