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最奢侈的竟然是?
 1959

在上海,最奢侈的竟然是?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4:32

没有上海话的上海,就像是烧红烧肉不放糖!说的真好!是的呀,红烧肉怎么能不放糖呢,不放糖还会好吃吗?淡淡的,或者是放盐,咸咸的,都不好吃。

上海话也一样,在上海,如果都是说普通话的人,那这个城市跟东京、纽约、北京、深圳有什么区别吗?为什么说方言是最精髓的语言,因为它浓缩了一个地方的精华,风土人情、艺术文化,无一不在方言中体现。

比如说上海人形容黄梅天,会说这天气【很齁水】,说实在的这真的很难用普通话去翻译。有同事问我,齁水什么意思,我不管用什么词总觉得差一点。但是呢,也就是这里独特的地理环境才会有这样的词出现,没有黄梅天的地方自然是没有感觉的。

再比如,上海话当中会有很多的外来语,【水门汀】水泥地,就是个英译过来的词,cement;还有我们冬天喜欢穿【开司米】的羊绒衫,也是英文cashmere译过来的。

这跟上海以前的租界也有很大的关系。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去注意过自己说不说上海话的问题,因为是在上海出生长大,从小的环境就是说上海话的,尤其是日常生活,更是不可能出现普通话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除了在家,基本已经不说上海话了,无论是面对同事,外出谈事,还是出去逛街买东西,就连和同学吃饭聊天也常常是一半普通话一半上海话夹杂着来。

我甚至发现我如果完全用上海话交流,有时候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不一定能顺畅地说下来【刚伐利器】。这真的是很要命,我还是半个教上海话的,想想就吓人【褐色特了】,这要是一般的上海小年轻,就更是一塌糊涂了。确实也是,跟我差不多大的这帮小年轻基本上上海话都已经不大灵光了。再小一点的九五后就更加乱七八糟【一天世界】了,我妹妹的上海话我就经常听得要昏过去了。

有一次她跟我说,姐姐,我上次去韩国带了很多面膜回来,咸国?我还甜国呢。。。

还有一次,她跟我说,姐姐,我的手机找不到了,。。。。。。也真的是天晓得,这个直接从普通话翻译过来的,上海话她是怎么做到的。

初二的时候我去她家吃饭,下午我们去逛了个街,小姑娘问我“徐家汇”上海话怎么说,我说你是怎么说的啦,她告诉我——“以噶位”,徐家汇么应该是说【细噶位】。

还有一次,是去人民广场,小姑娘说“宁明广场”,要出人命了还是什么情况,我也是哭笑不得了。

不过小姑娘确实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只是在他们小时候,学校已经彻底不说上海话了。想想我上小学的时候,绝大多数的老师都是上海人,除了上课时间,大家都是说上海话的,到了我妹妹那个时候,老师也是外地的本地的都有。搞的小朋友说出来的上海话都是洋泾浜。

前几天我在外面逛街,偶然听到一个四五岁的小朋友在跟他的外婆说上海话,奶声奶气的特别可爱,顿时心里竟然非常欣慰,好吧,听上海小囡讲上海话竟然成了一种奢侈。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