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的深刻背景与真正意义
 3.02万

德国大选的深刻背景与真正意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38

东方网·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





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举行了第20届联邦议会的选举。当地时间9月27日凌晨,德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2021年联邦议院选举的初步统计结果。社民党获得25.7%的选票,位居第一,而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获得24.1%的选票,位居第二。德国主要政党及总理候选人直到投票前最后一刻,都在为竞选获胜而大造声势,甚至连本来比较超脱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在最后阶段亲自出马,力推自己属意的接班人——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表示“这关乎你的未来,你孩子的未来,你父母的未来”。然而,随着投票结果的出炉,默克尔的期望也落了空。

图片说明:9月25日,在德国首都柏林,一名骑行者经过(从左至右)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的竞选海报。(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历史上通常没有一个政党获半数以上多数议席而单独组阁,在大选中得票最多的政党拥有组阁优先权、主动权并可推举总理。然而,作为欧洲的主要大国和头号经济强国,此次德国大选的真正意义不在于最终是哪个政党与其他政党联合组阁,也不在于究竟谁将出任德国下任总理,而在于德国未来的国内政治走向、经济社会走向和外交政策走向。

首先,此次大选是德国本世纪以来真正意义上的“改朝换代”。默克尔是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过去的16年里,德国一直生活在默克尔的政治光环下。默克尔在位的时间与德国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科尔不相上下。很多德国人称默克尔为“德国的母亲”,表示他们无法想象默克尔不当总理后德国将会是什么的国家。

资料图片:2018年3月14日,在德国首都柏林,默克尔宣誓就职。安格拉·默克尔14日在德国联邦议院投票中第四次当选德国总理。(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其次,默克尔的理想接班人很难找。默克尔已成为德国的“榜样总理”和德国稳定昌盛的“代名词”,任何其他人担任德国总理都难以超越默克尔。默克尔曾精心培养并力推比自己年轻8岁的基民盟秘书长卡伦鲍尔担任基民盟主席。但由于党内斗争加剧,基民盟在地方选举中失利,卡伦鲍尔被迫宣布放弃参选德国总理并辞去基民盟主席。今年1月,拉舍特当选为德国基民盟领导人。拉舍特在政治立场上与默克尔保持一致,但他被认为过于持重保守,缺少鲜明个性特色,不仅德国选民对他不太认可,而且党内也有很多微词。但对默克尔来说,拉舍特是联盟党和其接班人的不二人选。然而,拉舍特在投票前的各种民调数据均不敌社民党总理竞选人肖尔茨。

图片说明:这是1月16日在德国首都柏林拍摄的基民盟当选主席阿明·拉舍特在基民盟线上党代会上讲话的视频直播画面。(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社民党是默克尔执政联盟党,肖尔茨也是现任德国副总理、财政部长和社民党主席,政治经验相当丰富。对于默克尔来说,肖尔茨毕竟属于另一政党推举的总理候选人,其执政后不可能继承自己的内政外交路线和遗产,更难以成为另一个成功的“默克尔”,这既是默克尔所担心的,也是很多德国选民所忧虑的。德国不再有默克尔属意的接班人和默克尔式的总理,则无疑意味着今后的德国不大可能再是如今的德国。

图片说明:9月26日,在德国波茨坦,德国社会民主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前)抵达投票站。(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第三,德国正处在政治社会变革的关键时刻。德国表面上政局稳定,经济发展强劲,在欧洲首屈一指,但政坛实际暗流涌动,社情民意日益分化,几大主要党派的力量在不断博弈和消长,选民支持度或高或低。从联邦选举特别是地方选举的近况看,基民盟和联盟党的政治社会影响力都在下降,在联邦议会和地方议会的席位都在减少,因此其大选得票率不敌社民党也并不意外。肖尔茨作为社民党推举的总理候选人,大大提升了社民党的形象。如今肖尔茨及其政党得票领先,则意味着默克尔所属的基民盟和执政联盟的核心联盟党势力进一步衰落。

此次德国大选主要辩论集中在国内议题,最后一场辩论突出了外交政策问题。德国主流政党赞成欧洲的联合和一体化,主张继续支持北约,从德国的利益出发务实推进德国外交,但绿党等政党的主张和口号不无极端和激进色彩。肖尔茨在最后的电视辩论中并没有直接谈及中国议题,只是强调德国在外交战略方面“需要一个强大、自主的欧洲”。

图片说明: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6月13日在柏林举行的绿党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新华社/欧洲新闻图片社)

英国脱欧后,德国作为欧洲主发动机的作用更为重要,默克尔被认为是推进并维持欧洲一体化和欧盟团结的主导力量;但从竞选辩论和民调看,德国人大多注重的是最大程度维护德国的本国利益和国际关系的平衡。鉴于德国政治社会的变革倾向明显,此次德国大选的结果被认为既是德国社会变革的晴雨表,也是今后德国外交政策的重大风向标。缺少了默克尔这棵大树,德国在欧洲和全球深度变革的风雨中将会出现飘摇。

从竞选大战看,肖尔茨主张提高德国最低工资水平、向富人增加征税、提高社会福利救济以及投资可再生能源;拉舍特以阻止德国政治“向左转”的口号来为自己挣得组建政府的实力;绿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大做文章,得票率较上届大选增加了5.8%。

从选情看,德国新一届联邦议会议员将进一步扩大,有可能从目前的709名扩大到近900名,成为西方国家中最大的联邦议会,任何一个政党都无法获得明显的领先优势,将使德国议会的政治倾向更加庞杂。

对于德国新一届议会、政府、总理和德国未来的内政外交走向,人们都在拭目以待。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