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40年 百位智库专家问卷调查》专家导读--北大汇丰商学院张坤教授
 11.94万

《特区40年 百位智库专家问卷调查》专家导读--北大汇丰商学院张坤教授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16

大家好,我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创新创业中心的张坤,也是北大汇丰智库的成员。很荣幸参与到本次智库调研项目。下面就由我来向大家介绍并解读本次调研结果,过程中我也会分享一些我个人对深圳创新发展的观点和想法。

首先给大家提供一些本次调研的背景信息。本次调研通过在线平台向上百名智库专家发放问卷,发放两周内,我们收集到有效样本103份,其中来自深圳的有72名,另外还有来自北京,上海和香港等其他城市的专家。大部分专家就职于高校和科研单位,涵盖多个学科领域,还有部分专家来自于政府部门,行业协会,民营企业,文体单位,媒体单位,以及社会团体等行业。那接下来我为大家概括总结一下本次调研报告。

整体调研结果显示,专家认为科技创新是深圳未来发展的关键,同时对深圳未来科技发展前景充满信心。由于调查报告内容非常丰富和详细,我将调研报告结果分成四部分议题,为大家概括介绍。希望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花时间更详细地阅读调查报告。

第一部分议题,专家建议政府主导基础科研研发,同时重视中小创新型企业的发展

调查中超过七成专家认为高新技术产业在深圳最有前景。然而,当前创新发展也面临多重挑战,比如基础科研薄弱、外部技术合作壁垒加深等。因此,七成专家建议政府主导开展早期基础研究,而同时过半专家支持政府精准扶持中小企业。

因为这一部分议题的内容非常庞大且深入,所以这里我想多说几句。简单来讲,科技创新是一个从零到一,再从一到100的长期酝酿过程。任何创新都经历了从早期的科学设想发展到技术开发研究,进而形成技术商业化,再到产品的市场化的发展过程。这整体过程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价值创造,获取,与分配。当前,深圳在价值链后端的科研资本化以及商品贸易等技术配套方面都已经具有产业优势。但在价值链前端的基础科研、原创性创新,以及价值链中段的产业孵化、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当下,中西方技术合作壁垒加深,深圳在未来发展中要想在创新上有所突破,必将依赖于自身的研发与技术转化能力。那么深圳在创新价值链的前中段需要耐心长期投入才能在未来发展出引领力量。

调研的第二部分内容,针对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专家认为对内与对外缺一不可。

对内,专家建议通过切实提高居民收入来带动消费。相比起发放消费补贴等措施,更建议深圳在完善公共服务政策和福利保障制度方面下功夫,专家同时也更支持减免税收等措施。

对外,专家预测,深圳的科技、金融和互联网将仍是外商投资重点,这与当下深圳的支柱产业情况基本相符。大部分专家认为,深圳应侧重加强引进国际人才,加强与港澳同胞交流。同时通过承办国际会议与赛事来发挥枢纽作用,加大深圳和大湾区的国际辨识度。

第三部分的议题,对于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专家将民生建设视为深圳当前首要关注事项。

超过八成专家建议深圳首先补齐发展过程中的医疗,教育,基础科研等短板,同时建议深圳常住人口享受与户籍人口同等的公共服务资源。这样,深圳的人才吸引力和城市竞争力仍将高速提升。

在教育体系建设上,深圳应探索学科建设多样性和国际化合作办学。专家指出,教育和科研领域的建设中尤其重要的一点是要注重规划投入的长期性与持续性。

在这一部分议题中,调研结果还包括了用好“特区立法权”助力民生,以及突出人文关怀来实现城市治理现代化。

在最后第四部分的议题中,专家普遍看好深圳未与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的差异化发展。而针对深圳发展用地紧张的问题,近八成专家认为,下移土地性质调整权力至深圳市政府,是当前解决深圳发展用地紧张问题的最优方案。对于未来通过整改、旧改获得的新增建设用地,专家建议深圳将其用于研究型大学与研究机构的建设和引进,其次是用于人才房的建设和住宅用地增加,最后考虑的才是商业或工业用地等方面的增加。

那么,总结下来,深圳应如何挖掘自身的科技发展潜力?方法并没有捷径,深圳在未来发展中,应加强从源头上培育自身的科研能力,进行创新产业链的全面布局。这就要求政府一方面加大对基础科研的长期投入,以及对中小创新性企业技术研发的扶持力度;另一方面在人才引进、城市民生建设上下功夫,补齐并加大对教育、民生、文化等方面的投入。同时,深圳应促进粤港澳合作,助力大湾区协同发展。

因为这次调查问卷中的问题非常丰富,我们可以发现,我们平时看来很多不同领域的话题都串联起来了,而我认为这也是本次调查研究的重要意义之一。接下来我举三个我认为有意思的话题作为例子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是,既然科技创新是深圳未来发展的关键,那为什么大部分专家会认为深圳当前应首要关注民生建设并补齐短板呢?这里我分享一下我的理解,我们之前说到,科研创新过程漫长,而过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相关行业的专业人才的长期参与。随着深圳在创新链中前端加大布局,而同时国际间的科研与商业合作都受到了疫情以及去全球化的双重限制,那么深圳在高新技术人才及相关行业的专业人才引进方面就要格外加大重视。而作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专业人才,他们的流动性可以是非常强的,而且他们平行移动的选择也会更多。那么深圳只有在民生建设上做好做到位,才能引进人才,并把人才留住。所以为了引进人才更好创新发展,深圳不仅要在科研上投入,同时要加大对住房、教育、医疗、交通以及文化等方面的投入。

第二个有意思的话题,是为什么中小企业对产业链的发展也有重要作用?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些重要的创新理论了。虽然大企业和科研机构在创新上的投入和贡献是毋庸置疑的,但由于他们在科研回报、风险把控以及既有技术发展路径的限制,他们所投入并产生的技术发展以及创新,往往是渐进性的创新,也就是基于他们已有技术基础之上的技术升级,而对于创新价值链前端尤为重要的突破性创新,甚至是颠覆式创新,主要来自创新型的中小企业。这是因为创新型的中小企业没有太大的已有技术依赖作为包袱,团队相较于大企业也更为灵活,机动性强,同时,他们也更有意愿在创新链的前端进行风险较高的科研尝试,这样更有可能弯道超车。因此,这样的企业在当前深圳的创新创业战略布局中应当被予以重视,政府应该在早期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市场企业间合作中,对他们进行重点保护,鼓励中小企业有规划地开展跨界型创新、突破性创新以及颠覆式创新。

我举例的第三个话题,是深圳未来应如何与粤港澳大湾区其它城市进行协同发展。很显然这个开放性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但我在这里提供一个思路,供大家探讨。除广州深圳香港与澳门外,大湾区还有珠海、佛山、东莞、中山、江门、惠州等多个高速发展城市。在未来发展规划中,我们要就当地资源特点的具体情况而设定城市与城市间的协同合作计划,而不能一概而论。并在此基础上,深圳应发展多城市化生态网络系统建设,以大湾区的整体发展制定战略方针,避免同质化竞争,也就是避免过度的内部竞争。比如,深圳和香港,以及深圳和广州,都有可能在人才和资源等各个方面经常会竞争,而竞争模式也往往会不太相同。而在与相邻城市的合作发展上,我们也要考虑到决策权、交通、资源特点等多方面因素,取长补短,合作共赢。

好了,除这些话题外,调查结果中还有很多我没提到的重要观点与细节,可能也会引发很多我们的思考,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听完我的粗略解读之后,可以花一些时间深入阅读本次调研报告,相信一定可以给读者提供一些新的思考角度,引发一些有建设性的社会讨论,大家一起来为深圳的未来发展出谋划策。那好,我的导读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