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23 当爸爸不影响当运动员,那当妈妈为啥要退役呢?
 5.20万

Vol.123 当爸爸不影响当运动员,那当妈妈为啥要退役呢?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4:45

转眼距离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已经只剩下不到100天了。1年前,全球备战奥运的选手,就好像在跑一场以四年为期的马拉松,几乎到终点了,但象征完赛那条线自己又往后挪了1万米。你虽然气喘吁吁,但咬牙不能停。在这个庞大的群体里,更受煎熬的恐怕是那些经历了生育过程重回赛场的妈妈选手们。

 

不到100天后的中国代表团,我们也许我们会看到,竞走奥运冠军刘虹、跆拳道奥运冠军吴静钰、柔道世界冠军于颂、还有花样游泳名将黄雪辰、 孙文雁、女足的张馨等等已经成为母亲的伟大运动员。有一个认知大家应该都可以统一那就是,生育对女性的身体有不可逆的影响。而运动员又是靠身体和对手比拼,在竞技中你会更加敏感得体会到身体的变化,更加直接的去面对力不从心。我记得吴静钰接受采访时曾说,过去击头是她的强项。对手都会评价,在跆拳道比赛中准确而迅猛地把脚踹到对方脸上的那个人,一定是吴静钰。但这是生孩子之前。那时的她髋关节窄,她的腿抬起来就是直线。生育后,吴静钰的髋关节被撑开,发起力来,腿要刻意往里扣才能保持直线,发力速度和力量都受影响。有时,吴静钰眼看着对手动作慢了,是一个击头的好时机,准备进攻却发现,关节支撑力不够,肌肉使不上劲儿,步伐移动速度跟不上,一腿踢过去,踢到了对方的肩膀。哪怕不是成绩上的失望,单单就是脚落在肩膀上的一刹那,挫败感也会扑面而来。严格来说,每一个成为妈妈重返赛场的运动员,不是恢复实力,而是在重建自己。

 

需要重新搭建的不止有训练场的习惯、比赛的技术、还有生活本身。和很多成为妈妈的女性重返职场后要面临的纠结一样,运动员面临的两难处境更甚。很多运动员妈妈都不得不长期和孩子的分别,疫情期间需要封闭集训的她们通过视频断断续续看着宝宝又长大了一岁。刘虹算是她们当中幸运的了,她是小团队作战。就是这样疫情还是打乱她的计划,她在最近的采访中说,“奥运延期是无法事先预料的,对我来说最大的改变还是女儿即将上幼儿园,需要稳定下来。产后,她曾经一年里转战7个城市参加7场比赛,只能带着女儿四处奔走,即便是待在意大利训练,她也要不停改变训练地点,每隔一段时间改变训练地点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常规做法,也是保持训练新鲜感所需要的。随着熙熙年龄的增长,刘虹决定要稳定下来,这实际上是在训练地点上做一些让步,从去年6月起刘虹全家都到了昆明住下,女儿在当地上幼儿园,夫妻两人就长期在昆明训练。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无论是吴静钰还是刘虹都已经是奥运会冠军了,吴静钰还拿过不止一枚奥运会金牌。她们没有必要在生产后重回赛场。这句话背后的固化思维不仅是性别视野的,更是对竞技体育认知的偏狭。站上最高领奖台是每个体育人的目标,但这个目标不是唯一。你知道吗?就是有些人享受竞技无论多大年龄,如果她们也希望享受家庭,也许就会成为一位妈妈运动员。但生理的差异决定了,成为爸爸不会影响运动成绩,但成为妈妈必然得经历重重难关,回到赛场。如今,越来越多的女运动员在生育后回归,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它有赖于整个系统的体系支持。恢复手段更先进了,社会目光更宽容了,女性的自我认知更多元了。也许未来有一天,成为妈妈运动员不会是一件新鲜事儿,女性可以自然而然的同频推进自己的事业与生活,没有取舍的纠结,豁然开朗稳步朝前。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