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2019年的旅游业可能面临大面积的产能过剩
 1294

7. 2019年的旅游业可能面临大面积的产能过剩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6:05



据统计,2018年全国旅游投资1.5万亿元人民币。但是,这1.5万亿最终有什么结果?说到底,旅游者是否有价值的获得感?投资是否有回报?企业是否有利润?员工是否有收入?政府是否有税收?社会是否有拉动?答案自然是五花八门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巨量的旅游投资呢?这个还得从2016年开始谈。


即在当年的7月20日,由国家几个部委下发一个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

那么要问,类似于这种特色小镇、美丽乡村、特色综合体等等业态的泛旅游经济,都是些什么人在干呢?我总结一下,主要是以下六类企业机构在运作——地产型、工程型、实业型、平台型、投资型、投机型(套政府项目款)

当然,所接下来,我们就要控制泡沫,控制传统供给扩张,优化整体结构,提高全面发展水平,增加企业效益。

要讲好旅游的事,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三个东西——旅游;旅游业;旅游学。

旅游的核心要素就仨——山、水、人

展开来讲,要么游山玩水,要么体验文化,要么二者皆而有之。

旅游究竟是个什么东东?

旅游,旅行游玩!

说破了天,就是“利用工具实现人的欲望”。

这工具,最直接的便是交通工具,其次就是正在旅游时所用的辅助工具。至于关联的吃喝拉撒,则是顺带的结果。倘若本来就是个“吃都”或“玩都”或“看都”,就算你不打造,也会游人如织。

好了,那么问题来了,人为什么要旅游呢?倘要归纳总结,可以从以下10个方面找到原因,或谓之“旅游类型”。

①纯粹吃饱了撑的

这一点很好理解,若连温饱问题都还未解决就屁颠屁颠去旅游,要么是逃难,要么就是讨饭。至于当年李白“仗剑入川”,除了政治问题以外,余下的就是天性洒脱。

②为了忘记一个人

其实,这多数是徒劳,典型的“抽刀断水水更流”。反倒常常是睹物思情的多,至少也是口渴了喝盐巴水的玩法。

③偶遇

旅游消费力最强大的当属年轻人,故而“偶遇”之目的最为普遍。用《诗经》的话来讲,叫渴望“君子好逑”。 由于生活平淡或审美疲劳,多数人都期待着一场低烈度的柏拉图式的爱情,艳遇恰恰就是最好的表现方式。

偶遇也谓艳遇,艳遇就像报纸的号外,总是会给人以超出常规的新闻事件,并且通栏都是醒目的标题,让人一看就有了阅读兴趣。艳遇对情感饥渴的人而言,简直就是强心针,它能在一瞬间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

男人艳遇不仅会异常兴奋,而且还会平白无故产生许多创造的激情。女人艳遇的痛点在克服七年之痒,尤其婚姻生活已然陷入平淡期之际,当年那个甜言蜜语追求自己的人,现在可能就像是在对待女佣。这时候,一场艳遇会让女人枯黄的脸庞重新泛起红晕。

总之,偶遇(或艳遇)就是生活中的“标题党”与调色板,旅游则是它的助推器。

④放松

简言之,就是换个地方休息。对于没有什么想法的,多从肉体上满足,而对于有点思想的人而言,就是清醒头脑。前者乐于去泰国越南,后者好往欧美或印度或以色列。

养病

顾名思义,治病兼旅游。目前这一现象开始流行,治病的同时顺便游玩一番,尤其是退休的老领导(你懂的),并美其名曰:养游。

⑥游学

这在古代就已然风行,孔子是祖师爷,毛泽东当年在长沙读书时也干过游学这档事。不过有所区别的是,以前的游学不需要钱,而现在则需要花大把大把的钱。

⑦观光尝鲜

这是旅游形式中最Low之一种,典型的“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回来一问,啥都不知道”。

⑧商旅

即做生意与旅游两不误,游中见商,寓商于游。这在古代,亦谓之“商旅”。诚如范仲淹在《岳阳楼记》里描绘的“商旅不行樯倾楫摧”。目下的特色小镇怎么玩?这是要旨。离开必要的可持续的产业经济,特色小镇就是句废话。

购物

借着旅游的名义,满世界购物大概是中国人的专利。不过随着近年网购的彻底崛起,这一现象似有下降的趋势。

⑩聚会

亦谓“聚游”。譬如北方一家子人往南方过冬,抑或同学、老乡、族人、战友、同事等,找一个略带“第三方”味道的地方聚会,随便旅游。

旅游形式,无论自由行还是团游,多数皆围绕上述这十类来展开。

请客,是门学问,而以什么样的方式请客,则更是一门大学问。旅游的本身似用餐,旅游者是赴宴者,景区服务者是厨师,地方政府或景区运营商是请客者,导游是陪餐员,旅行社则是“餐调”队。

换句话说,旅游业就是个没有边界的“大局”,短期来看,需求方(游客)说了算,长期来看,还得靠旅游的开拓方与运营方。很简单,倘若没有请客的人,“赴宴”就是句废话。

喝酒,有了酒业;

抽烟,有了烟草业;

好玩,有了娱乐业;

赌博,有了博彩业;

治病,有了医药产业;

旅游,有了旅游业;

……

总之,生产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生活,反之亦然。

旅游业,说白了,就是围绕旅游者做好消费服务进而获取自身回报的行业。其产业链长短与否,直接跟旅游者的消费半径有关。

医生的初心自然是治病,但时间一长,如果忘记了初心,就只记得卖药了。

由于职业的原因,我接触过成百上千的地方政府与旅游企业老板,也见过他们五花八门,甚至很多啼笑皆非的旅游玩法。

现在我们只就“旅游业”中之景区景点打造及运营而探讨,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六个方面:

依然是长官“制一切”

以前旅游景区绝大多数投资主体都是政府,现在民营老板开始搞旅游了,但审批还是要听官员的。

官员究竟懂不懂旅游?答案很简单,就算懂,结果也是不懂。什么意思,因为官场的思维是求同,商场的思维是求异。在商场竞争,只有高度差异化、与众不同才有机会生存。求同也叫平衡,就是跟上面保持一致,跟下面打成一片。这种思维用来执政非常对,但用来搞市场竞争就只能完蛋。

旅游就是景区

这是一直以来我们的一个思维惯性,其实旅游作为一个产业来说,它的范围是挺广的,而景区只是其中的一个要点而已。“风景就在路上”应当会成为未来的主流。而从目前来看,旅游业做得好的地方,都是能够跳开景区来做旅游的。

天下景区一大抄

一般情况下,官员搞旅游的力度都十分大,上规模、上档次,高大上完全不在话下。倘要问核心卖点在哪里?产品的亮点在哪里?市场的引爆点在哪里?消费的痛点在哪儿?把景观当成景区来打造——大门够不够气派、建筑够不够高大、栈道够不够宽敞、绿化树够不够多、灯光工程够不够亮、接待中心够不够档次,他们是最关心的。

但是,有过一丁点旅游运营经验的人皆懂得,这些恰恰是游客最不感兴趣的。

绝大多数决策者们关心的是景观搞出来够不够气派,市民和上级会不会点赞,思考的着眼点完全是市政工程的套路。到头来,也是个“投资驱动发展模式”,安得不产能过剩?

不过,“政绩”毕竟摆在那里,至于游客来不来,留不留,关大爷俅事?汝等不得多言,否则……至少,东西看得见摸得着最重要,好看又安全。换言之,若我是地方一把手,也会这么做,至少可以交差,谁叫如此“规定”呢?

往往,献完礼就立马献丑。

规划专家说了算

官员不懂旅游情有可原,但旅游运营老板该懂,至少,也要懂得怎么选择好的旅游策划和规划呀。

殊不知,这多数的旅游规划大师们也是不懂旅游的,他们只懂一样——钱。几十年来的思维定势,一提到规划就想到院校。很遗憾,只识庙堂不识江湖的结果便只能是闭门造车,他们大概忘了一点,真正的旅游消费者是人在江湖

旅游规划不是城市景观规划,前者是对人,后者是对物。简单点讲,景区运营是让“游”民舒服,而城市景观规划则是让市民满意,根本就是两码事。

99%的旅游规划套路大概如此——开篇几十页是关于经济环境和市场分析、其次是一堆眼花缭乱的工具、再次是几十页全球各地同类项目的模式展示、然后几十页以几个字为核心的古典语句分点布局、最后几十上百页不知出处的项目案例……

在他们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之际,官员们也在半梦半醒之间似懂非懂。结果呢?自然是拿钱走人。据统计,每年全国浪费在平庸规划上的费用高达千亿,造孽呗。

规划若穿衣戴帽,但策划若会客目的,没有因的果,连无花果都不如。

片面性的追求出名

“只要出名,可以不择手段”

负责旅游的官员及景区的运营商们时常如是说。

命令一下,什么“西门庆的故乡欢迎您”、什么“正宗潘金莲的家乡”、什么“猪八戒的老家”、什么“孙悟空悟道圣地”……反正,怎么出名怎么来。

有了知名度就有美誉度吗?这是最基本的营销常识,连三岁小孩都懂得,“不能乱给我取外号”。的确,旅游业是要做一点供给侧改革,但也不能这样没有取舍没有底线的“供给侧”呀。名不副实的名,多数是灾难。

中国太多城市,都在争相着玩旅游节庆活。为什么要搞这个东东呢?无外乎奔着“一战而成名”。 不过,大部分是靠政府举全县全市之力勉强撑着的。其结局,多数也是——一年热、二年冷、三年四年就亏本。

真正可持续开展的节庆活动少之又少,为何不可持续?耗资巨大、劳民伤财、创意乏善。谁的责任呢?你懂的。

对于现代旅游开发而言,老天给你贡献什么东西不重要,古人给你留没留东西也不重要。最核心的还是头脑和创意。

总之,“富贵险中求”的时代已过了,代之而起的是“富贵创中求”。不过,也不能瞎创与乱创。正所谓,“动脑产生智慧,走心顿生文化”。

旅游是一回事,旅游业又是另外一回事,旅游学则更是另外一回事。倘真想要在旅游业上有所作为,建议始终要回归常识,要回归到你平时赴宴的综合感受,以及请客的统筹心得。至于如何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抽时间再聊。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