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立夏荐新
 3.28万
试听180

12 立夏荐新

00:00
12:59

立夏荐新 

清院本《十二月令图轴》之四月

喜马拉雅的听众朋友,您好!我是宋英杰。欢迎您收听《宋英杰讲二十四节气》。


这一讲,我们来说说立夏,夏天的第一个节气。


什么才是夏天呢?

气象学的定义很繁琐,就是连续五天日平均气温的滑动平均序列高于22℃并稳定通过。


为什么要这么繁琐呢?就是给天气一个考察期或者试用期。只有气温稳定了,才能算换季。不然的话,天气刚热了两天,您说入夏了,但是一扭头儿冷空气复辟了,您说这夏天之后是春天呢还是秋天呢。


但是,关于入夏的非专业标准,却往往更加鲜活。

什么是夏天?樱桃红熟。大家可以吃樱桃了。

北京的春天,恰恰是樱桃由花到果的短暂历程。樱桃:清明开,小满摘。清明时节樱桃花开,是春天的开始;小满时节樱桃红熟,是夏天的开始。


品尝樱桃作为夏季的开始,也是一年果季的开始。从前北京的水果季节,是从小满的樱桃开始,到霜降的柿子结束。

还有人说,什么是夏天?就是看见西瓜的时候。什么是盛夏?就是西瓜不到一块钱一斤的时候。


台湾的一位前气象主播说:什么是夏天?夏天就是卖芒果的时候。什么是盛夏?盛夏就是芒果由论斤卖变成论堆卖的时候。


我曾经问一位台湾的同行,说台湾春夏秋冬代表性的水果,各选一个,都是什么呢?


对方想了半天,斟酌了很久,说春天莲雾,夏天芒果,秋天柚子,冬天柑橘。然后说,水果太多了,选一个代表真挺难。四时之新的水果物候,其实是最鲜活的气候特点。用水果来作为划分季节的标准,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的思路,不需要计算,可以观赏、可以品尝。 24节气的72候物语就是这样的思路,就是使用大众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甚至吃得到的物候来作为每一个节气的注解。只不过,节气起源的那些暖温带地区不是一年四季都能够见到水果物候。


按照古人的说法,立夏之后,是“祝融司令继芳春”。 祝融是火神,它开始掌管时令了。


天气开始体现一个“火”字。人们乐于夏,或苦于夏,也都是因为这个“火”。就像一首歌的歌名,夏天是《让我欢喜让我忧》。

 

立夏,确实是一个温暖的节气,但也是一个人们准备渡难关的节日。

有人说立夏是个乏节气。


为什么呢?第一是人疲乏,第二是粮匮乏。

先说人疲乏。

古人说:四月谓之初夏,气序清和,昼长人倦。

立夏时节,天气倒是很好,清新、平和。但白昼长了,人会感到疲倦。


而且这只是开始,漫漫长夏,本来劳作就辛苦,汗流浃背,还食欲减退,还难以入睡。所以也就很容易患上一种季节病,古人称之为“疰(zhù夏”。表现形式,就是所谓“入夏眠食不服”,吃不好、睡不好,于是浑身酸软,日渐消瘦。


既然这样,那就先做个记号儿,看看这一个夏天到底瘦了多少。


于是就有了立夏秤人的习俗。


有一首诗这样说:时逢立夏出奇谈,巨秤高悬坐竹篮。老小不分齐上秤,纽绳一断最难堪。


就是立夏的时候,整个家族的人,或者众多乡邻聚在一起,先支好一个大的秤,然后大家一个接一个地坐到竹篮子里去称体重。有人负责称,有人负责报数,有人负责记录。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评量燕瘦与环肥”。说这个真瘦、那个太胖、哪个才是标准体重。所以有人就觉得这样有辱斯文。如果赶上谁把篮子坐破了,或者把绳子拉断了,那就更难堪了。


立夏秤人,然后立秋再秤一次,看看大家熬过这个夏天,到底是有失落感还是成就感。


当然,报出的、记下的未必是真实体重,而往往是选一个吉利数字,精确倒在其次。其实,这只是从前乡村里宗亲或者乡亲的一种互动方式,或者说是关于夏天的一种行为艺术而已。


立夏秤人,称重只是上半场,称完体重之后,大家会美美地吃一顿。各地还有立夏秤人后的专属食物,比如有一种叫做塌饼,就是豆沙馅儿的团子。


那怎么来预防疰夏呢?


那真是套路繁多。


有的是靠冰。周代开始皇家就有专门负责制冰的人,叫做凌人,凌霜傲雪的凌。立夏之后,皇室启冰、赐冰,把冰块儿赐给大臣们,这属于浩荡皇恩的一部分。但也不是按需分配,所以古代还有夏天用冰向官员行贿。再后来,民间也渐渐有了冰镇食品,也有了冰盏、冰杨梅、冰桃子等民间冷饮。


有的说吃肉可以预防疰夏,说是吃了肉、不掉肉;有的是吃猪脚,说是吃了猪脚,不歇脚。


“立夏之日,人家各烹新茶,配以诸色细果,馈送亲戚比邻,谓之七家茶”。(所谓七家,则是一个虚数。)


有的地方曾经流行所谓“七家茶”,茶叶不是自家的,亲朋邻里之间互相赠一点、讨一点,反正是不少于七家,然后把来自各家的茶叶混在一起,煮茶喝。


还有所谓的“七家粥”, 汇集了左邻右舍的米,集成了各家的食材,有点博采众长的感觉。熬出一大锅粥,再与大家共享,取之于邻,馈之予邻。


这就有点儿像小孩子在家吃饭没胃口,但到邻居家吃饭却能吃到撑。或许七家茶、七家粥的创作原理就是基于这样的思路。当然,在收罗食材的过程中,还融洽了邻里关系,让人们感到,在消夏这件事上,大家是命运共同体


立夏这一天,谁吃什么还有不同的说法。比如男人要吃笋,说是健脚笋,腿脚有力气;吃立夏蛋,说是立夏吃了蛋,石头能踩烂。女人呢,要喝驻色酒,用李子汁儿兑的酒,说是美容养颜。


“立夏日,俗尚啖李,时人语曰:立夏得食李,能令颜色美。故是日妇女作李会,取李汁和酒饮之,谓之驻色酒。一曰是日啖李,令不疰夏


在福州,有一种据说是也可以预防疰夏的时令美食锅边。这种吃食的另一种称谓颇具古风,叫做鼎边糊。是用米浆涮着锅边烧制而成,再加上一些海鲜,加一些时令蔬菜做成汤。


鼎边糊,据传是明代,在福州驻扎的戚家军正准备设宴,这个时候一股倭寇来犯。将士们正准备饿着肚子迎战,有人灵机一动,把米浆直接在热锅边煎熟,同时又把准备烹制菜肴的各种食材,肉丝、虾米、干贝等一股脑地倒进煮了热水的锅中,制成什锦汤,让大家赶紧吃上了饭。热热乎乎的“快餐之后,将士们骁勇异常,一个时辰便消灭了来犯之敌。


结果,本来是为了应急的鼎边糊,最后成了今日特地而为之的当地美食。


说完了人疲乏,再说说粮匮乏。立夏时节,正是青黄不接,到青黄相接的过渡时段。旧谷既没,新谷未登。去年的粮在仓里都快没了,今年的粮在田里还没熟呢。用陶渊明的话说,就是“夏日常抱饿,冷夜无被眠”。所以古代要解决温饱问题,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冬天的温和夏天的饱。


冬天呢,有粮,但菜很少,只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春天呢,有菜了,但粮是越来越少。所以说“正月二月三月间,荠菜可以当灵丹”。


不过到了立夏,难关还是难关,但毕竟大家有了一点乐观。


为什么呢?因为初夏时节,不仅蔬菜多了,水果也多了。立夏物候,便是由赏花到品果的变化。而且地里长的、树上结的、水中游的,都可以是立夏时节的时新。


所以到了立夏,大家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尝新。终于可以品尝这些新鲜食物了。

比如江浙地区,食材更丰富,食俗也就更丰富。


所以立夏见三新,樱桃、青梅、鲥鱼。而且还分为地里的三新、树上的三新、水中的三新。而且还有立夏品尝八鲜、九荤、十三素,以及三烧、五腊、九时新的各种讲究。


地里三新:苋菜、蚕虫、燕笋。

树上三新:樱桃、梅子、香椿。

水中三新:螺蛳、刀鱼、白虾。


八鲜:樱桃、笋、新茶、新麦、蚕虫、扬花萝卜、鲥鱼、黄鱼。

九荤:鲥鱼、鲚鱼、咸蛋、螺蛳、叫化鸡、腌鲜、卤虾、鲳鱼、鳊鱼。

十三素:樱桃、梅子、麦蚕(把新麦揉成细条蒸熟)、笋、蚕豆、茅针、豌豆、黄瓜、莴笋、萝卜、玫瑰、松花、苜蓿。


三烧:烧饼、烧鹅、烧酒。

五腊:黄鱼、腊肉、盐蛋、螺蛳、清明狗(清明日购买狗肉,悬挂庭上风干,立夏日取下食用)。

九时新:樱桃、梅子、鲥鱼、蚕豆、苋菜、黄豆笋、玫瑰花、乌饭糕、莴苣笋。


当然立夏时节的尝新,尤其是各种排场,并非出自平民之家。对于百姓而言,夏季的饮食通常汤汤水水,很少肥甘厚味。所谓尝新,也只是一道鲜菜、一盘鲜果而已。


立夏时节像是自我犒赏的这种尝新,起初是荐新。所谓荐新,就是把刚摘的果子,或者新割的麦子先拿来敬神或者祭祖的,可以少了自己的,但是不能慢待神灵、亏欠祖先。


比如说有些地方的所谓三新:樱桃、青梅、麦子,便是用于祭祀的传统供物。每个时节,都有一份敬畏和感恩。


《史记》曰:孝惠帝曾春出游离宫,叔孙生曰:“古者有春尝果,今方樱桃熟,愿陛下因取樱桃献宗庙。”上乃许之。诸果献由此兴也。


可见,樱桃不仅可以是节气物候,还是历史悠久的宗庙祭祀供物,连《史记》当中都有相关的记载。


好,今天就讲到这儿,这一讲说的是关于夏天的气象标准和鲜美的物候标准。也讲了立夏时节人们如何面对疰夏,如何尝新。










用户评论
  • 草色宁晨榻

    我想我认真听几遍宋英杰老师讲的的二十四节气,再根据提到的一些古籍资料,应该可以做个有内涵的农人

  • 白小米1982

    宋老师,请教您:℃这个符号在新闻稿或者播音时到底该怎么读呢?我听您读的是摄氏度,但是我听新闻和报纸摘要里就直接都22度。哪个对么,谢谢您

    气象先生宋英杰 回复 @白小米1982: 在不会产生歧义的前提下,为简化,可以读作度。但有关部门对《天气预报》有规范性的要求,一连串的气温预报,首尾读摄氏度,其他可以读作度。

  • 章炜_79

    再赞一次,喜欢喜欢

  • 叮叮19342050

    越听越喜欢

  • 家国永安世泰人平

    讲得太好了

  • 老鼠Jerry

    古代夏天去哪里找冰块儿啊?

    1380837hxqh 回复 @老鼠Jerry: 古代的官宦人家和大户人家都有冰窖的,主要指北方地区。

  • 一窝美女

    樱桃的死忠粉

  • 听友112857359

    讲的真好。谁都应该听听

  • 老鼠Jerry

    前天信阳浉河老城区下冰雹了,可惜我在平桥区上班,没看到

  • 老鼠Jerry

    哇,这么说的话,今年我们淮河流域的樱桃谷雨就已经熟了,整整比北京提前两个节气,也就是一个月呀!而且今年的春天热得出奇,前几天都有35°以上的高温。简直是还没到立夏就已经进入了三伏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