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2.价值投资向死而生

2332.价值投资向死而生

00:00
07:17

欢迎收听雪球和喜马拉雅联合出品的财经有深度雪球国内领先的集投资交流交易一体的综合财富管理平台,聪明的投资者都在这里。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主播匪石,今天分享的内容叫价值投资向死而生,来自基金研究猿。

哀鸿遍野的2022过后,是信仰崩塌的2023。

2022年,宽基指数普遍跌了20%之后,2023年,基金重仓股又是两位数的跌幅。基民已在下跌中耗尽了最后的耐心。价值投资,长期持有,如今像笑话一般。

王国斌、陈光明、傅鹏博、林鹏等等三年前还被景仰与追捧的价值投资践行者,如今饱受质疑。这还仅列了东方红系的四个名字,如果要写出所有当前正被口诛笔伐的价值投资派基金经理。

现在批评这些人,有理有据,一呼百应。就像三年前,表扬这些人,也有理有据,一呼百应一样。

三年前,谁敢说价值投资无效,某顶流基金经理不行,话一出口脸就要被众人打肿。而如今,想为价值投资,为一些基金经理,甚至为A股说几句好话,那就是找骂。

所以,写下这篇内容时,我早已不在乎究竟是“没人看”还是“有人骂”了。如果此文哪怕能让一个人意识到这样一件事,那也是值得的:

三年前,多数人犯的那个严重的错误,那个对价值投资、对基金经理狂热的信奉与迷恋,结果买入后亏损20%、30%甚至40%的错误,它又出现了。

这个错误换了个截然不同的外壳,却保留着近乎一样的实质。大家如今又在对价值投资、对基金经理极度的怀疑与怨愤中,远离市场,忘记市场。价值投资与人性,如山脉一般古老;而净值与股价波动,也像山脉一样陡峭。

1、价值投资从未真正流行过

价值投资当然不是买入绩优股并长期持有这么简单,但在此之上,也没太多神秘的东西。就像巴菲特的名字与事迹一样,价值投资是人尽皆知的秘密。而价值投资的难点,也并非选股方法多么高深或复杂。

它的难点,其实是巴菲特生平中一句简短、平淡,鲜有人注意或是感兴趣的话: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价腰斩过三次。

回到国内,以知名的价值投资践行者王国斌为例,大家关注他的言论、案例、观点,却鲜有人注意到他著作《投资中国》里极不起眼的一句话:

“我们投资了那么多公司的股票,每只股票背后的过程都是有很多痛苦的。”

这些痛苦才是价值投资的难点,然而,许多人是难以理解并接受这种痛苦的。

信仰是涨出来的,也是跌没的。许多奉行价值投资的基金经理,被蜂拥追捧时,正是“信仰值”直冲入云的2021年初。而如今,“信仰值”坠入低谷时,我们听到的是质疑、诟病、声讨。

这不是第一次了。2011、2012两年,消费行业诸多绩优股持续领涨,当时的声音与2020年底的声音很像:价值投资的时代来临了。

而后发生的事大家是知道的,2013到2015中小创的持续上涨,让投资脱离了价值这个维度,而是到了“情绪的第三维和梦想的第四维”。

然而,当价值投资的信仰值快跌没的时候,2016年,却又是一个价值投资时代的新开端。

张坤拿到了2016到2020五年期基金业绩冠军,他是2015年初办公室里最寂寞的基金经理,是2021年初最出圈的基金经理,也是如今越来越少被人提起的基金经理。

“价值投资从未真正流行过。”巴菲特是这样说的。

流行的,是价值投资概念股与价值投资概念基金,与其他概念股一样,大量的资金消亡在了“情绪的第三维和梦想的第四维”。

2、价值投资已死

“漂亮50”是美国的绩优股指数,里面是50家稳健增长、高ROE、高市占率的优秀公司,50家价值投资者偏爱的企业。

1970到1972年是价值投资无比美好的时代,“漂亮50”企业平均涨了143%,麦当劳股价涨了6倍。资金追捧之下,1972年末,“漂亮50”公司的平均市盈率达到了42倍。

1973年,石油危机与滞胀扭转了市场情绪,“漂亮50”股价转头向下,市盈率由42倍跌到了1974年底的15倍。这意味着,即使公司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股价也会跌去65%。

近几年A股市场发生的事,与“漂亮50”这段历史很像,2021年2月到2023年10月,两年多时间里,申万绩优股指数回撤了65%,市盈率跌到了16倍。

那么1974年之后,“漂亮50”发生了什么呢?

1979年底,7年时间之后,“漂亮50”回到了1972年的股价高点。但是,它的市盈率再也没回到1972年42倍的高位,企业的业绩增长,引领着股价,修复了估值和情绪的坍塌。

比如麦当劳,1979年底的估值较1972年底收缩了90%。当年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十分热情,七年后仅剩一分了。但公司以27.6%的复合净利增速,让股价涨回到了1972年的高点。

再后来,1980年,“漂亮50”开启了长达30年的跑赢指数之路,估值在10-30倍之间震荡,比指数更高的ROE则带来了更好的股价表现。1977到2010年的34年中,“漂亮50”有28年跑赢了标普500。

回头看,“漂亮50”1970-1972的暴涨,1972-1974的暴跌,1974到1979的收复跌幅,就像历史开的一个玩笑。

我们如今就在这样的一个玩笑之中。然而,有多少投资者,能以十年以上的投资视野,把这一切当玩笑呢?又有多少基金经理,资金久期长到,可以把这种波动当玩笑呢?

三年锁定期,恰好锁住了“1972-1974式”的暴跌,没有把时间变成收益,把收益变成信仰,而是起到了截然相反的效果。

现在每个投资者,都处于十分艰难的境地,就像三年前,看着身边的人都在赚钱,自己却要大胆质疑浓眉大眼的顶流基金经理那般艰难。

今天,投资者要在承受了长期亏损之后,在经济、地产、人口、国运等等负面言论轰炸下,相信那些回撤了20%、30%甚至40%的基金经理会越来越好。

没有什么,能把这一切,变简单。

最后,我们引用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置于《证券分析》首页上的一段话。投资真正的难点、哲理、规律,其实就是扉页上这看似与投资无关的一行字:

“现在已然衰朽者,将来可能重放异彩;现在备受青睐者,将来却可能日渐衰朽。”

价值投资已死,价值投资将生。



以上内容来自专辑
用户评论
  • 棋缌妙想

    小嘴叭叭的挺会说,就问你价值投资的啥战绩,嗮下才有说服力

  • 慧读财财子

    价值投资某些情况下,也得择时

  • 仁者神闺

    在这个不完全自由市场体系中,抛开大环境谈价值投资就是耍流氓

  • 郭华_rs

    基金,特别是公募基金做价值投资很难,比如说遇到赎回你就必须卖掉股票,哪怕基金经理并不想卖,但也不得不卖掉套现,把钱还给赎回者

  • 凹凸路

    23年1月都是韭菜,被收割而已

  • 冰释的风

    价投者孤独前行,不惧黑暗,不畏将来。

    纯美当下 回复 @冰释的风: 选对标的才行

  • 听友489194863

    前排报道

  • 小宸大月

    当下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