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契约论 | 陈迪 1226
 8.54万

试听180社会契约论 | 陈迪 1226

00:00
45:55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书名:《社会契约论》

作者:[法] 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

今日主讲:陈迪

主讲人简介:深圳卫视时事评论员 


01 听前思考

什么是“社会契约”?


02 书中金句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首先放弃人在自然状态下的部分或全部天然权利,以之作为条件,才能加入社会成为一个社会人。


“人们总是愿意自己幸福,但人们并不不总是能看清楚幸福。”


03 精华笔记

一、书与作者

成书于1762年的《社会契约论》毫无疑问是政治哲学史上无论如何都无法被绕过去的一部作品;它的作者,活跃在18世纪欧洲的法国作家让-雅克·卢梭,同样是近现代思想史上、甚至是整体的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二、为什什么要写《社会契约论》?为什什么要创造社会契约理理论?

启蒙运动发生在17到18世纪的欧洲,社会契约理论的出现以及繁荣,说白了其实就是为了回应那个启蒙巨变的时代所必须得到解决的一些问题,一些关于人类政治社会的最核心的、最根本的问题。


这些问题,通通都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合法性危机。


合法性,或者说政治合法性、国家的合法性,简单来说,那就是:为什么人民在道义上应该遵守法律律规则、听从政府要求、服从国家统治呢?在这里里我们不不需要谈什么“因为国家有暴力机器,所以人民不得不服从”,因为我们要明白,“不得不服从”和“应该服从”是完全两码事。没有什么人和实体是可以永远强大的,再强壮的狮子也有衰老、从而能够被轻而易举地击败的那一天,所以倚赖武力统治人民的政权一定是不不可能长治久安的。更何况,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就是依靠武力镇压,那么它就势必要维持异常庞大规模的军队与警察;而如此一来的话,入不不敷出的财政压力力就同样会加速拖垮这个政权。所以,哪怕是再专制、再压迫性的政府,它都一定会努力追求合法性,以图让人民发自内心地、在道德义务上就接受国家的统治。换言之就是要让统治变成“合法的”,这就是“合法性”这个说法的意思。


如果人们依然想要维持国家社会这种人类共同生活的方式的话,那就必须找出一个新的根基。于是,我们的政治哲学家们就开始大开脑洞,发挥他们的想象力,试图重新塑造出一套新的话语,来说服人们继续接受社会性的生活和秩序。而这批思想家们所提出的历史性的方案就是:社会契约。


三、什么是社会契约?为什么要订立社会契约?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在卢梭看来,低水平、低质量的自由,也就是自然状态下的随心所欲,那是根本就比不了在社会状态之下,虽然有所束缚、有所舍弃,但是却也因此而能够获得的,作为一个文明的、 道德的人类所具备的无限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是如此之灿烂与无可限量,以至于哪怕社会生活对比以往在丛林之中的那种天然自由,虽然看似枷锁,却更胜自由。


四、怎样订立社会契约?

首先放弃人在自然状态下的部分或全部天然权利,以之作为条件,才能加入社会成为一个社会人。


放弃天然⾃自由,订立契约,结成社会,这是社会契约理论的基本步骤,每个契约论思想家的设置里里都是会包含这些程序的。但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每个作家的差别却非常关键,那就是:在放弃自由与天然权利利的时候,到底该放弃多少?全部还是部分?


都说卢梭的契约论激进,那到底都是激进在些什么地方呢?例如,就在“个人立约需要舍弃掉多少权利”的环节,卢梭的方案就是清奇过人的,因为他主张的是:个人向集体、向共同 体转让所有的、全部的自然权利。


五、共同体、主权者、公意与人民主权

在卢梭的契约论画布上,虽然只有两个角色——个人与共同体——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两个泾渭分明的主体,他们互为成分与集合。然而哪怕是即便如此,这两个主体在不同的情境下也有着花样百出的称谓。


总而言之,卢梭的公意,就是人民作为一个整体的真正的意愿,是主权者真正的意志;公意只为了了公共的利益而生,并且公意不不可能错误,因为公意就是人民的真正心声,而人民的真实意愿又怎么可能会想要伤害自己呢?这种绝对正确的意志,卢梭几乎不不谈它到底如何存在、如何体现、如何能够让现实中的人们辨识出来并且加以实现;卢梭只是单纯地告诉你,公意存在,就够了。他甚至还好像非常客观公允地补充道:“人们总是愿意自己幸福,但人们并不不总是能看清楚幸福。”


“人民主权”的概念、“主权在民”的观念,是确确实实地击中了人心、并说服了世界。在《社会契约论》书成后不不久即告爆发的两场革命,美国独立战争与法国大革命,双双作为最初的号角向世人宣告,人民主权、民主共和是值得为之而战的未来。

9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