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微子|微子去之。柳下惠为士师。齐景公待孔子曰
 270
试听90

论语·微子|微子去之。柳下惠为士师。齐景公待孔子曰

00:00
07:06

典读国学,点亮人生!大家好!我是张其成。今天我们开始学习《论语》第十八篇微子》。请大家和我一起朗读一下:


第一章


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微子离开商纣王,箕子做了奴隶,比干谏诤而被杀。孔子说:“殷商有三位仁人。”


第二章


柳下惠为士师,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柳下惠做狱官,多次被撤职。有人说:“您不可以离开鲁国吗?”他说:“坚守正道侍奉人君,到哪里不多次被撤职呢?不坚守正道而侍奉人君,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本国呢?”


第三章


齐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则吾不能;以季孟之间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齐景公说到如何对待孔子时说:“用鲁君对待季氏的方法来对待孔子,那我做不到;我准备用季孟之间的标准礼遇来对待他。”孔子说:“我老了,也不能有作为了。”孔子离开了齐国。


第四章


齐人归女乐,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齐国赠送了许多歌女给鲁国,季桓子接受了,很多天不问朝政,孔子就离去了。


第五章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楚国狂人接舆唱着歌经过孔子的身边说:“凤凰呀,凤凰呀!道德多么衰微呀!过去的不能再挽回,未来的还赶得上。算了吧,算了吧!现在的执政者危险呀!”孔子下车,想同他说话,他却赶快避开,孔子没法同他说话。


第六章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长沮、桀溺一同耕田,孔子经过那儿,让子路去问渡口。长沮问子路:“驾车的人是谁?”子路说:“是孔丘。”长沮又问:“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说:“是的。”长沮便说:“孔丘早知道渡口在哪里了。”去问桀溺。桀溺说:“您是谁?”子路说:“我是仲由。”桀溺说:“您是鲁国孔丘的门徒吗?”子路回答说:“是的。”桀溺便说:“像洪水一样的坏人到处都是,谁可以去改变它呢?你与其跟随孔丘逃避坏人,何不跟随我们逃避社会呢?”说完仍然继续做田里的工作。子路回来报告给孔子。孔子失望地说:“飞禽走兽不可以同它们共处,我如果不同人群打交道,又同谁打交道呢?如果天下太平,我就不会同你们一道去变革了。”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