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季氏|季氏将伐颛臾。天下有道
 204
试听90

论语·季氏|季氏将伐颛臾。天下有道

00:00
07:41

典读国学,点亮人生!大家好!我是张其成。今天我们开始学习《论语》第十六篇 《季氏》。请大家和我一起朗读一下:


第一章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季氏准备讨伐颛臾。冉有、子路去见孔子,说:“季氏准备对颛臾采取军事行动。”孔子说:“冉求,这难道不是你的过错吗?颛臾,过去的君王曾经授权他主持东蒙山的祭祀,而且它的国家也在被封的疆土之中,是鲁国的属臣,为什么要去攻打呢?”冉有说:“季孙氏想这样做,我们两人都不想这么做。”孔子说:“冉求!周任说过:‘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就任职;不能就停止。’譬如遇到危险而不去扶持;摔倒了却不去搀扶,那又何必用助手呢?况且你的话说错了。老虎犀牛从圈里出来,龟壳美玉被毁坏在匣子里,是谁的责任呢?”冉有说:“现在的颛臾,城墙很坚牢,离季孙的采邑费地很近。如果现在不对它采取军事行动,以后一定会给子孙留下祸害。”孔子说:“冉求!君子讨厌不说自己贪利却另找借口。我也听说过:治理国家的人不担心财富少而担心财富分配不均,不担忧人民少而担忧国内不安定。若是财富分配平均,便无贫穷;境内平和,人丁便不会少;境内平安,便不会倾危。如此,则远方的人不归服,就修仁义德政吸引他们。既然来了,就使他们安心。如今仲由和冉求辅佐季孙,远方的人不归服,又不能招徕;国家分裂却守不住国家;反而想在国境内用兵。我担心季孙的忧患不在颛臾,而在国内啊。”


第二章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孔子说:“天下太平,那么礼乐和出兵都由天子发令;天下不太平,那么礼乐和出兵便由诸侯发令。由诸侯发令,大概传到十代就很少能继续;由大夫发令,传到五代就很少能继续;如果大夫的家臣把持国政,传到三代便很少能继续。天下太平,那么政令便不会被大夫掌握。天下太平,那么百姓就不会有私议。”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