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63

桃之夭夭

00:00
11:27


桃之夭夭

三月中旬的一天,春光很好,宝玉坐在怡红院旁的沁芳闸桥

边读书,桥边是一片桃花林,宝玉读的是 唐朝元稹写的传奇《莺

莺传》,又叫《会真记》。正读到“落红成阵”句时,一阵春风吹过, 吹落了一树桃花,花瓣便落在宝玉身上、书页上,又掉在地上,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是这样写的:“把树头上的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是个爱花的人,拾起花瓣, 捧到水池里,水是干净的,宝玉认为桃花花瓣应该放在干净的水里。后来,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里拿着花帚”,说应该把花瓣埋在土里,更干净。双玉便一同扫起零落一地的花瓣,装进花囊,埋在了犄角的一处花冢里。这便是经 典的“黛玉葬花”一出,黛玉葬的是桃花。

《诗经》中有多处以桃花入诗,如《周南·桃夭》《召南·何彼稼矣》《魏风·园有桃》《大雅·抑》等篇章中。尤其“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之句,为千古绝唱,唱尽了桃花的艳丽、繁华、多情, 还将桃花与男女情爱联想在了一起,古老的诗歌总是以物起兴, 以物拟人。看到了桃花,便想起了心中爱恋着的美人。

唐朝诗人崔护,写过一首《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很有风韵的画面,美人与桃花连在了一起,很难能分清哪是美人,哪是桃花,写出了意境。

古人是有桃花情结的。唐代诗人刘禹锡有句“山桃红花满上 头,蜀江春水拍天流”,还有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孔尚任的《桃花扇》等 都以桃花入题成篇。

桃树的故乡在中国。在余姚河姆渡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遗存中,便发现了桃核,证明了桃树原产地在中国一说。在新石器遗存发现以前,桃树的原产地一直被误以为是波斯,甚至有人叫桃树为波斯苹果。西汉以后,中国桃才渐渐传至海外。《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果树卷》中是这样写的:“约在公元前 2 世纪的西汉时代,中国桃沿着‘丝绸之路’,从甘肃、新疆经中亚传入波斯, 后经地中海沿岸传入法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9 世纪欧洲的桃栽培逐渐增多,16 世纪传入美洲,18 世纪日本桃由中国传入……”

桃树栽培却是简单的。取成熟的桃核,埋进土里,桃尖朝上,春天即可发芽。桃树长得也快,三年便可结果,树龄似乎也不长,容易老去。清朝陈淏子在《花镜》中写道:“(桃)性早熟,三年便结子。六七年即老。”

陆游的祖父陆佃在《埤雅》中对此也有记述:“谚曰:白头种桃。又曰:桃三李四,梅子十二。”写得很形象,白发老人栽桃也不晚,形容桃树三年即能长大结果。

白居易专以种桃入题入诗,写过一首《种桃歌》:

食桃种其核,一年核生芽。

二年长枝叶,三年桃有花。

忆昨五六岁,灼灼盛芬华。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写到:“桃性早花,易植而子繁。” 三月春风一吹,桃树的枝叶尚未抽芽,桃花便被吹开了。桃花在百花中是早开的,有古谚“桃先百果而华”。桃花花期较短,遇暖春,则更短。花落去,便结下了果。树叶便开始生长。

清朝徐鼎在《毛诗名物图说》中写道:“诗先言华,次实,次叶, 何也?盖诗人之语极有次第。桃当种春时华先盛;华落则结实, 叶尚未茂;厥后其叶蓁蓁而盛,故终言叶也。”

桃子是水果上品。品种多,上市季节便长,从晚春到夏到秋天甚至晚秋,一直都可以看到有桃子上市。水蜜桃主产地无锡,一直到晚秋还可以看到桃农挑着桃子在路旁设摊,个大,色鲜,皮薄,水分足。咬上一口,汁水四溢。

古时桃还是疗饥食物。明朝朱橚在《救荒本草》中有记述,

鲜嫩桃叶过沸水,捞起后,滤干,拌以油盐,即可充饥。桃子还没有完全成熟时,可以煮着吃,还可以晒成桃干,待荒时食用。

朱橚在“桃”条下是这样写的:“其结硬未熟时,亦可煮食。或切成片,晒干为糁,收藏备用。”

中国桃在民间还有驱邪扶正、长寿的功效,有药用价值。

汉代东方朔在其志怪小说《神异经》中写道:“东方有树, 高五十丈,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和核煮食之,令人益寿。”

古籍中还有“玉桃服之,长生不死”一说。民间还有“宁吃鲜桃一口, 不吃烂杏一筐”的谚语。民间为前辈老人祝寿,便有晚辈送桃子的习俗,俗称寿桃。替老人办理寿席,席间,酒店也会送上一盘“寿桃”,不过是用面粉做成桃的形状。

按现代医学解释,桃子含有丰富的维生素E,具有抗氧化抗 衰老的效用。还有丰富的纤维素,能软化血管,帮助消化,对老年人的动脉硬化、肠胃不适均有明显作用。

桃子背后的文化意味,千古不绝,比如《诗经》中“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句。比如曹雪芹笔下的“黛玉葬花”一出。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