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研究之路与心得》2
 72

《本草研究之路与心得》2

00:00
08:56

我到芜湖是下午四五点钟,事先我们通过信,尚老知道我准备研究本草史,非常兴奋,所以我们一见如故。令我感动的是,尚老初次给我讲的,不是他的成就,而是他失败的几次经历。尚老1949年在选择辑佚《唐本草》,这个决策是绝对正确的,但没有任何前辈可以指导他从事辑佚,他也没有办法能获得日本的研究资料,一切要从头摸清。他当时以为《本草纲目》名气最大,就以《本草纲目》作为底本,等他把书差不多辑佚完毕,才醒悟了,《纲目》引文并不严谨,不能作为辑佚底本,于是他断然推翻重来,以《证类本草》为底本,又花了好几年,终于在1958年完成了初稿。这一年,他获得了到北京中药师资班进修学习的机会,并把书稿呈送给医史前辈范行准先生审查。范老一字一字看过去,建议他要用现存的卷子本作底本,再加修订。于是尚老又再次返工重辑,此书由芜湖医专用油印本的形式于1962年内部印行。尚老花了13年,才完成了《新修本草》的辑佚本,他用失败的亲身体会告诉了我:
研究古本草,《证类本草》是基本书,此书汇集了宋以前千余年绝大部分药学史料,其中的条文可以直接引用。
辑佚医药古籍,一定要穷源追根,使用最早的史料作为底本,对后世史料的运用一定要慎重审查其来源。
那天尚老留我吃晚饭,饭后尚老又继续与我交谈。第一次见面,他谈了他为什么选择本草为终生事业,以及他的研究计划、进展、方法等,可以说尚老第一次见面,就倾囊相授,毫无保留。尚老当场赠送给我他的治学秘诀:
“学贵乎博而业贵乎专”。这也从此成为我的座右铭。这也是我以本草为毕生事业的原因。
那天一直谈到夜10点,尚老还是言犹未尽,师母见状出面阻止,告诉我,尚老血压很高,平时都不让他这样连续兴奋。我这才很惭愧地起身告辞。与尚老的初次见面,我终生难忘。是尚老使我走上本草正道,没走弯路。那天尚老师送给我的《证类本草》(影印晦明轩本)一直陪伴着我,我用烂了不止一部《证类本草》,但尚老送给我的这本一直舍不得丢。从1979年到2008年,30年,我与尚老从来没有断过联系,并曾合作写书,学术上互相支持。良师指点,终生幸福!

我们那时3年研究生,有一年是全班在一起集中打基础,学习外语,补习中西医基础课程。第二年才回到老师手下准备论文。在这期间,我一直在考虑论文选题。在学习期间,我读了很多科技史的专著,其中英国科技史家李约瑟《中国科技史》对我的启发最大。李约瑟书里有一句话给很大我启迪:
“每当人们在中国的文献中查考任何一种具体的科技史料时,往往会发现它的主焦点就在宋代。”
这是因为宋代是中国文献由手抄转为版刻的时代,这个时代的各种资料都得到汇集整理,其数量不多,但却十分关键。因此作为本草史研究,抓住宋代就能承上启下!于是我初步决定以《宋代本草史》作为我的硕士论文。
2004年12月我第一次到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参加国际会议,在撒有李约瑟先生骨灰的树下深深鞠躬致谢,后来还专门在该所蹲了一个月,将李约瑟先生收藏的古籍编了一个书目,作为对这位科技史巨匠的感谢。
当我把我的设想与马继兴老师汇报之后,马老师说:“那你先把宋代《履巉岩本草》研究一下,再谈其他的事。”接着老师给我开了关于此书作者王介的7本史书的线索,并让我去国图拍摄此书的缩微胶卷。
此书是南宋的手抄彩色图谱,202个药,一篇序言。我开始不把它当回事。但进入此书之后,发现马老师给的7本书全是当时的同名人,不是画家王介。书是南宋的,吴头楚尾,书也应该是南方的。但第一个图就是“人参苗”,人参不是南方植物。且其形状不是五加科植物。根据序言,此书是作者周边的植物,那么作者(“琅琊默庵”)能是山东人吗?这本地方图谱如果连地方都搞不清,还怎么往下研究啊?我花了几个月,反复查找与“老夫有山梯慈云之西”这句话相关的各种联系,但中国叫“慈云”的地名太多了,无从下手啊。为此我深深陷入了无助的境地。
“读书千遍,其义自见”,我把此书读得很熟,然后扩大宋代知识面,快速浏览与南宋相关的史书、笔记小说、地方志等。最后在《咸淳临安志》中得到了灵感。一通百通,又花了几个月,完成了“《履巉岩本草》初考”论文,交给马老师审查,前后花了半年。此文后来发表在《浙江中医杂志》1980,(8):338。也是我第一篇本草文献考证论文。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拦路虎一扫清,马老师同意我以《宋代本草史》为硕士研究生题目。此后我很快又完成了《宝庆本草折衷》《绍兴本草》的研究,包括对以上三书的校勘标点。发表了2篇论文。
《宝庆本草折衷》及其贡献,《浙江中医杂志》,1981,16(4):180
神谷本《绍兴本草》的初步研究,《中医杂志》,1981,22(2):59
以上三书成为我《宋代本草史》论文的最重要的新内容。1981年我顺利通过硕士论文答辩。此论文原文摘要已于1981
发表在《中华医史杂志》,1982,12(4):204 。全文还没有机会发表。
20年后,我硕士期间初步完成南宋本草三书终于正式出版。这3年,尤其是最后两年,在尚志钧、马继兴两位老师的指导下,我在本草研究方面迈出了第一步。
1981年研究生毕业,还是回到医史研究室。跟随李经纬老师编写《中医人物辞典》《中国中医学百科全书》等医史基础书。同时我也想试试我的药学史功夫有没有实用,于是想起了年轻时的一个困惑:乌龟为什么只能底板?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